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肖根】Kill Carmen

秋乙一: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Sameen Shaw/Root(攻受是不科学的),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Shane McCutcheon,Shane McCutcheon/Cherie Jaffe

分级:Fluff,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无

Notes:俺的其他文可以戳【这个目录

欢乐逗比日常温情向,这是POI和TLW(拉字至上)的一个crossover,本打算是一个小短片,结果写成了一个1w多字的大短篇,但是又不够长,所以故事有点单薄,但是恩.....(←_←是的我有点任性)

时间设定在和Samaritan战争结束,地铁站小分队搬回图书馆小分队,进入了每天处理无关号码的美好生活,也就是说,Shaw和Root也进入了同居多(并不)年的日常生活,所以我写得比剧里或是其他地方要亲密一些(←_←是的我就是这么任性);

而与此同时,TLW的时间线在Shane刚逃婚的时候,Carmen然后因情伤从L.A搬到了纽约。

同时,让我们假定...两个时间线在一个时间点上,虽然TLW里面Shane逃婚的那个时候大家都还在用翻盖手机,但是还是让我们假定在一个时间点上_(:3」∠)_(←_←是的我还是这么任性)

本想把Tibette写进去,但是Tibette那个时候太虐,又是带娃逃跑又是和另外的男人结婚之类的,so我就放弃了

最后因为这是一个号码从头到尾的过程,但是中间也没铺张够,所以其实还是很单薄,见谅

照例中英文对话两版,中文版请往后拖,但是因为中文版我是英文写好之后往lofter编辑框一粘,然后引号里面一拖直接现翻的,所以能看英文的还是推荐看英文一点_(:3」∠)_。。西方人物我觉得英文容易入戏。。

Enjoy.

----

【大家好,我是英文版】

EN

Sameen Shaw发现,她的每一个难得的假期早上都会被什么东西吵醒,如果不是楼上那对夫妻又吵起来了的话(或者是又开始了床上运动,那女人的声音真的很令人叹为观止),便是楼下停了一辆叫个不停的消防车,有时也会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Root,但这些东西都并不像今天这个这样锲而不舍。她昨晚喝得稍多了那么一点,导致她睡得很沉,错过了前几轮电话,她昏昏沉沉恢复意识时,第一件事便是不客气的摁掉了正响个不停的手机,但没过多久铃声便又不知疲倦的响了起来,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抓过手机,“What?”

“Hope I’m not interrupting anything, Ms. Shaw, but we have a new number.” Finch的声音一切如常,就像没被她挂掉无数次电话一样。

“What happened to my day off, Finch?” Shaw不满的说,“Where’s Reese?”

“This number is quite …”电话那头的人犹豫了一会儿,似乎不知该如何措辞,“… particular, and I think you would be interested.”

“I don’t think so.”她说,直接挂了电话粗暴的扔在一旁。

“He’s right, you know.”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把Shaw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一把抓过枪猛地转身,发现卧室门口有一个高挑的身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Shaw丢开枪倒回床上,用手撑着上半身,觉得异常恼火,“I thought you weren’t back until tomorrow.”

“Nice to see you too, sweetie.” Root从阴影里走出来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她,嘴角挂着轻佻的笑,但Shaw依然坚持的瞪了回去,直到最后Root认命般叹了口气,“Change of plans. She wanted me here.”

Shaw皱眉,“Something wrong?”

“No.” Root摇头,手有意无意的划过了Shaw半撑着身体的手,“But now …” Root说,手一路上滑,最后停在了Shaw颈间,“You really need to get dressed.”

Shaw斜眼瞥了下自己肩上的手又回头看着Root,不知这女人在打什么主意,而对于Root,可能性的数量从来都是正无穷往上。但不管是什么,Shaw都不打算退让,而且……那些“可能”也并非什么糟糕的主意。“Really?” Shaw说,嘴角轻微的开始上扬。

就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样,Root轻笑了一声,放开手站了起来,肩上瞬间失去了温度,让Shaw觉得有些不舒服。

“Tick tock, Shaw. Trust me, you don’t want to miss this.”

Shaw怀疑的眯着眼,伸手抓过地上的长裤,心知不可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Do I?”

“Trust me.”

Shaw翻了个白眼,在Root所有的鬼话中,这两个词荣登最讨厌榜首。

*

纽约的天阴沉沉的,预兆着暴雨即临,图书馆里沉寂又黯淡,书架间几乎就看不清人脸。Finch在他一贯的位置,被一堆电脑围着,屏幕的蓝光映在他眼镜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Reese依然如往常一样站在Finch座位的后方,一副保护欲过剩的样子,听到进门的声音后,他转过头,眼神立刻落在了Shaw身上,脸上莫名其妙的笑容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她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Finch从屏幕后抬起头,“Good, you’re here, Ms. Shaw.”然后他冲Root点了点头以示招呼,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朝那个贴号码信息的板子走去,手上拿着张照片。

“What’s the emergency, Finch? Need extra hand on this one?” Shaw问,觉得有些疑惑,因为就Reese的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什么紧急状况,而他脸上的笑越发的不怀好意,让她觉得汗毛倒数,同时还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Not exactly.” Finch回答,从板子前回过头,“Our number here, 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 –”

Finch那依然不紧不慢的语气让Shaw觉得心烦,怀疑他估计花半辈子都讲不到重点,她开口打断了他,“What’s so special about this … eh …”她最终决定省略掉后面那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 Carmen?”

“Oh trust me, Shaw. She is special.” Root说。Shaw猛地回过头,发现Root脸上的笑几乎就和Reese如出一辙,了然又神秘莫测,像是等着看什么笑话一样。

很明显,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非常好,真是好极了。

Shaw气势汹汹的朝那个板子走了过去,Finch以与其身体状况及年龄不相称的速度迅速让开了道,一如既往的识趣。Shaw本想讥讽两句,但在看到板子上那张照片时却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Is this some kind of joke?”她不可置信的问。

照片上那人留着一头微卷的棕发,随意的散在肩上,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那人有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除了笑得太过灿烂了一点之外(这让Shaw莫名其妙的觉得火大),活脱脱就是个年轻版的她。

“Never heard about your twin, Shaw.”一旁已沉默半宿的Reese终于开了口,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I don’t think that’s a possible hypothesis, Mr. Reese. Ms. Morales is a lot younger than Ms. Shaw. As a matter of fact, seven years, to be precise.”

Reese颇为无趣的翻了个白眼。

Shaw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根本就没理他们在说些什么,“There’s no way –”

“You believe in doppelganger(二重身), Shaw?” Root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从后面搭在她肩上,好整以暇的靠着她,“I think you’ve just found yours.”

“No.” Shaw一脸嫌恶的皱眉,照片上那人的笑容(的笑容)让Shaw不禁打了个寒颤,她转过头瞪着Finch,“Seriously, I’m not in the mood for this. It’s a joke, right?”

“I’m afraid not, Ms. Shaw. Our number …” Finch顿了顿,走回去重新坐在他的电脑中间,朝其中一个电脑屏幕示意了一下,但Shaw完全没有过去看的心情,“… is a DJ. She recently moved here from L.A, due to a failed marriage.”

“Oh?” Root的注意力终于从Shaw身上移开了,似乎对Finch后面那句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Haven’t the Machine already told you about that?” Shaw不满的问,但Root似乎不打算理她。

“According to her family member’s facebook updates, she got engaged to a girl named Shane McCutcheon, married in Whistler –” Finch顿了一下,“ –almost married. She was left at the alter.”

“See?” Shaw说,一点儿都不觉得同情,“That’s exactly why people should not get married.”

“Oh, Shaw,” Root转头看着她,一脸的笑,“I would never –”

“Shut up.” Shaw咬牙切齿的说。

“If this Carmen shares the same DNA as Shaw, we’re probably looking at a perpetrator here.” Reese说,脸上又扬起了那副讨厌的笑。

“Reese, I swear –”

“Besides, relationship issues are always the best motive for murder.”一点没被她的威胁所动,Reese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Either way, we should get our eyes on Ms. Morales, fast.” Finch说。

Reese点点头,朝图书馆出口走去,半路又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她,“Shaw, you coming?”

“Hell no.” Shaw迅速的否决,一想到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亲眼去看?噢天,绝不。Root似乎毫不意外,她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她肩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立刻让Shaw有了种不详的预感,“Guess you and I are on a trip to L.A then.”

“Wait …” Shaw困惑的皱着眉,“L.A?”

“Our girl’s new in town.” Root亲热的挽着她的手臂把她向图书馆外拖,“Meaning we’ll find more about her in L.A. Besides, her ex-fiancée, as in our probable victim still lives there.”

Shaw怀疑的眯着眼,不怎么相信Root的理由。

“And I really want to meet your fa–”似乎察觉到了Shaw凶狠的视线,Root迅速改了口,“– doppelganger’s family.”

“Shut up.”

*

趁着Root敲门的空当,Shaw仔细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栋屋子,典型的郊外风,带车库,小二层,毫无安全防护可言,旁边有一圈棕色的篱笆将这栋房子与旁边那户人家隔开,极矮,让旁边那家人的泳池一览无遗,一池的水在L.A的阳光下晃得刺眼。除了主屋外,院子里还隐隐约约有一栋小屋,隔着重重灌木,Shaw眯着眼往里看了看,发现似乎不是一贯堆放杂物的地方,倒很像是一个工作室之类的东西。而像是感到了Shaw的视线一样,小屋的门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应该是来应门的,Shaw条件反射般的躲在了视线范围外。

Root从门口好笑的看了她一眼,“Don’t be childish, Sameen. Come here.”

“No.”

“Aren’t you at least a bit interested in your … ” Root不怀好意的停顿了一会儿,“… doppelganger’s fiancée?”

Ex-fiancée.” Shaw不假思索的纠正。闻言Root短暂的呆滞了一下,然后脸上瞬间绽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You care about her.”她肯定的说。

“What? No!” Shaw否认,Root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值得庆幸的是,门开了。

“Excuse me, you are …?”

Shaw躲在一旁,从灌木间隙里看到了一个瘦小的女孩,穿着白背心和松垮的运动裤,一头黑发服帖的束在后面,带着精灵般的气质。

呃……好吧,反正她没觉得这人哪儿有吸引力。

“Hello.” Root愉悦的说,“I’m looking for Shane McCutcheon. Is she home?”

“Sorry, she’s not.”那女孩羞涩的笑了笑,将门打开,一手扶着门,身体半靠在一边的墙上,“But I can leave a message for you. I’m Jenny, Shane’s roommate. You are …?”

“Sam. I’m a friend of Carmen’s, from New York. And she once told me, accidently of course,” Root夸张的笑了笑,“that Shane’s a great hairstylist. I’m here on vacation and my wife’s like, why not? So, anyway, we went to Wax, but they said they haven’t seen her like … weeks?”

【Wax一家滑板店,Shane在那里剪头发】

Shaw翻了个白眼,Root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十分友善,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其表现就是相当能说。她能连珠炮般的向外抖出一串串的句子,把人搞得晕头转向,每在那些时候(如果确实无地可逃的话),Shaw都会把那些语句化成模糊的背景音,无神的看着Root的嘴唇机械的一张一阖,直到……

“Actually,”那女孩——不,Jenny的声音成功阻止了Shaw继续往下想的可能,“we haven’t heard from her ever since the wedding. Every call went straight to voicemails.” Jenny挪了下位置,偏头咬着嘴唇,似乎有些不安,停了几秒才抬头看着Root,“How’s Carmen?”

“Fine, I guess.” Root恰到好处的迟疑了一下,“She hardly talks about it but, she’ll be OK.”

“I’m so relieved to hear that. What Shane did, was terrible, and completely unforgivable.” Jenny说,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半响后似乎想起了什么,“Oh, I cleaned up Carmen’s stuff for safe-keeping, it would be nice if you could –”

“I’ll let her know, though she’d probably ask you to just throw them away.” Root笑着点头,行云流水般的说着话,“But do you have any idea where Shane might be? You see, my wife’s a bit obsessed about that and it would help a lot if –”

“Alice might know.” Jenny耸耸肩,“But I don’t know for sure.”

“Alice Pieszecki?”

“Carmen told you about her?” Jenny皱着眉,似乎有些怀疑。

Shaw看着Root的头偏向了一边,明显是在听the Machine说了些什么,“No, I was just wondering if it is the same Alice from the radio. I’m a big fan of the Chart.”

Jenny笑了,“Alice would just love to hear that. Do you want me to contact her?”

“No bother.” Root人畜无害的摇摇头,末了冲Jenny眨了眨眼,“Big fan, remember? I’ve had her number for a long time now.”

Shaw在外面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

“Why don’t you just ask the Machine where this McCutcheon is?” Jenny才关上门没几秒,Shaw就气势汹汹的开始了发问。

Root扬起了眉毛,Shaw对McCutcheon这个词的咬字实在太过熟悉,几乎就和很久前她咬牙切齿的说着“Root”时的语调如出一辙。虽然Shaw明显不会承认,并且还一脸嫌恶的模样,但她分明对这个Carmen很上心,让Root很想开口讥讽一番,不过……现在或许不是时候。“Because …”Root慢慢的说,Shaw的一脸暴躁让她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they got married in Whistler.”

Shaw似乎明白了,“You are telling me, that your all-seeing Machine doesn’t have eyes in Canada?”

Root点头,“Exactly, and Shane’s never been seen since.”

Shaw用白眼对此表示了不满,“Who is this Alice then?”

“Oh,” Root笑了,“the gossip one, obviously.” Shaw又翻了个白眼,估计是想表明不屑,Root没有多加理会,继续说:“And you have to come with me this time.”

“Why?” Shaw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想远离任何与“八卦”二字沾边的东西。

“I can’t probe much further with a lousy excuse like ‘my wife wants to get a haircut’, sweetie.”

Shaw嘟囔了一句很像是“you started it”之类的话后便没再继续抵抗,和她肩并肩的朝Alice的住处走。

Root满意的笑了,今天连着两次Shaw都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某个用词,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只是用来打掩护身份而已,但总的来说,Root还是觉得很满意。

比起以前进步了太多。

是她上去敲的门,Shaw落在她半步之后的地方,而Root不需要转头看就知道Shaw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双手叉口袋里,边翻白眼边摇头,一脸不情愿。

门很快便开了,“Hello?”里面的人探出半个身子,疑惑的看着她,然后眼神便落在了她身后的Shaw上,“Fuck!”那人的眼睛瞬间瞪大了,“Carmen! Oh, fuck!”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妥,那人迅速站直,颇为尴尬打圆场,“You look … eh … older,” Shaw的脸黑了,“and … grumpier?” Shaw的脸更黑了。

Root觉得这对话再往下进行下去估计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她赶紧一步插在了这两人中间,“Hi! Alice, right?”她等了会儿,确定Alice的注意力回到她身上之后才继续往下说(虽然Alice的眼睛依然止不住的往她身后瞥,一脸狐疑),“I’m Sam, and this is my wife Sameen.”她停顿了会儿,确定Alice明白了她的话之后才继续往下说:“We’re friends with Carmen.”

“Oh.” Alice说,伸出头又看了眼Root身后的Shaw,依然一脸怀疑,半响后才说出Root等了半天的那句话,“Would you like to come in?”

“That would be nice.”她笑着回答。

房里的气氛很尴尬,这是从进门坐下到现在十多分钟以来Root唯一的感受,她默默的拿起茶几上的杯子,默默的喝了口咖啡又放回去,在发现无事可做后又默默的拿了起来。她注意到对面的Alice已经把杯子捧了很久了,凑在嘴边,既不喝又不放下,眼睛有意无意的朝Root身旁的Shaw那里瞟,然后又会如受惊的蚱蜢一样猛地缩回去。

Root可以肯定,Shaw的白眼一定已经翻到了天上。

“So … um, Sameen,” Alice终于开了口,迟疑的咬着这个名字,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能说话,“you and Carmen, are you … related?”

“No.” Shaw十分言简意赅的回答。

Alice嘟囔了一句听起来很像是“Thought so.”之类的话,Shaw明显听到了,靠在沙发上的上半身明显的一紧,而这在Root眼里绝不是什么友好的信号,她赶紧在Shaw来得及说什么之前开口,“Actually,”她说,“It’s an amazing story. Sameen and I were in a bar downtown, and that’s when we saw Carmen.”

“It must be shocking.” Alice说,“You don’t get to meet your doppelganger every day.”

“Indeed.” Root表示同意。

房内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半响后Alice以壮士断腕般的表情开了口:“Jenny called earlier, said you guys are looking for Shane?”

“Yes.” Root点头。

“For a haircut.” Alice怀疑的说。

“Yes.” Root脸上笑容不减,“Carmen mentioned about it once. And now, since we’re here on vacation … What a coincidence, right?”

“Eh … right.” Alice满脸都写着不信二字,然后终于把她手里那个估计已经捂热的杯子放下了,盯着杯子看了会儿后才又重新抬头盯着Root,眼神巧妙的避开了Shaw,“You see, we haven’t heard from her since the wedding, and her phone’s a no go, all we got were voicemails.”说到这儿她忿忿的摇了摇头,摇摇头移开了视线,“Fuck you, Shane. Fuck you.”

“Before we came here,” Root叹了口气,尽力表现得充满同情,“Carmen made us promise that we won’t visit you guys, but Sameen got pretty curious.”她转过头看着Shaw,一脸无奈。

Alice在她和Shaw之间来回看了几眼,似乎无法将“curious”这个词和那个人对上号,半响后说:“I’m sorry, but I really have no idea where she is now, or I would go kick her ass myself now.”

这是个送客的信号,Root也觉得没必要再多做逗留,the Machine早已做好了安排,加上Shaw已经处在了爆发边缘。她礼貌对Alice说了告辞,然后拉着如临大赦的Shaw出了门。

她和Shaw在出任务时没少扮过情侣(不,是本色演出,Root在心里默默纠正),战争胜利之后尤其多,Shaw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坚决反对到满嘴抱怨再到现在的默认,这期间经历了艰苦卓绝而又漫长的斗争。但不论态度如何,Shaw在进入任务时对外的表现一定是无可挑剔的,完全是角色该有的样子,绝不会像今天这样不配合,甚至还颇为抗拒。而这只代表一件事——Shaw真的很不安。

Root笑了,她了解Shaw的情绪和她那些和常人比小得几乎没有的肢体语言,其中的一个,便是Shaw在远离舒适区的时候会变得十分暴躁。

比如刚才。

比如面对她。

“Told you it wasn’t a good idea.” Shaw咕哝道。

“No.” Root摇头,“We got exactly what we want.”

“Yeah, right.” Shaw嗤之以鼻,“You scared the shit out of her. Mission accomplished.”

Root觉得十分好笑,“Seriously? I’m the scary one?”

Shaw张嘴正准备还击,但突然愣住了,像是明白了什么,“Wait, you were doing it on purpose.”

Root没有回答,笑得十分开心。

“Why?”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Root拿出来看了一眼,上面是Alice刚发出的一条短信,收信人是Helena。

「OOOMMMGG!!!!! CARMEN’S EVIL TWIN IS LOOKING FOR SHANE!!!!!!!」

“The thing about girls,”她说,把手机递给了Shaw让她看屏幕,“is that they can’t stop talking.”

先前在她们说话的空当里,the Machine已经把Alice的手机和电脑都接了进来,而她唯一需要做的,便是给Alice一个爆料的材料和动力。

比如一个酷似Carmen、对Shane颇有执念的“evil twin”。

Shaw明显也想到了这层,因为她的脸迅速便黑了,“That,”她恨恨的说,把手机甩回给了她,“was not cool.”

Root歪着头盯着忿忿不平的Shaw,“Sameen.”她慢慢的开口,把这个名字拖得极长,听起来很像是在撒娇(没错,她是在撒娇),“But it worked.”

她委屈的语气似乎让Shaw更火了,她咬咬牙,似乎是生生忍住了什么,然后抬手用力打开了耳机,“Reese, how’s our number?”

John那头嘈杂得厉害,背景里的音乐声大得震耳欲聋,而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竟然还听到了Shaw的问题,这不禁让Root有些惊叹。

“Nothing usual.” John的声音听起来奇异的清晰,背景音渐渐小了下来,他应该是去了一个稍远的角落里。

“No sign of murder or conspiracy, John?” Root问。

“She seems to be quite a people person. Sweet girl, actually.” John不急不缓的说,“What happened to you, Shaw?”

“Fallen for the number already?” Shaw的声音里满是讥诮,“Always the emotional one, don’t you?”

John哼了一声,“Nice to see your charm’s wearing off, Shaw.”

Shaw对着空气怒目而视,“Call if you find anything.”她说,然后便挂了电话。“What?”似乎终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Shaw立刻转身将矛头指向了她。

Root无辜的耸耸肩,“How do you like beach houses?”

“Why?” Shaw问,“You got a new lead?”

Root晃了晃手机,“Helena just called Alice to gossip.”

“Why didn’t you tell me?” Shaw似乎更加火大了。

“You and John were bonding.” Root安抚着说,“And I really don’t want to ruin the moment, sweetie.”

Shaw眯着眼,“Yeah, right.”

真是可爱极了,Root想。

*

“I’m getting a little bored, Root. Tell me a story.”

“According to Alice, out of all the girls that Shane banged, there are only two that she fell for, Carmen and Cherie Jaffe, and the latter had hit on her back when Shane and Carmen were dating. And oh –” The Machine似乎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因为Root偏着头轻轻笑了笑,“The divorce cost Mr. Jaffe a great deal of money.”

Shaw心不在焉的听Root讲着,仔细的把远方沙滩旁那个隐在棕榈间的别墅扫了一圈,“There’s no surveillance in here. We might have the right lead.”她说,然后转过头看着Root,“But do you really think McCutcheon would go straight back to one of her many exes, right after she ran away from the wedding?”

Root眨眨眼,“Were you talking about moral standards, Sameen? I am so –”

“Shut up, Root.” Shaw恼火的摇摇头,转眼继续盯着那边安静的别墅。

“Shane!”一个异常高亢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沙滩上显得格外刺耳。

靠近海边的沙滩上,一个瘦削高挑的身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别墅走,身上是湿透的白衬衣,下面一条黑色的长裤。

“Okay,” Root说,“That’s our girl.”

“Shane, come on!”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I want you!”

Shaw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直接大跨步走了过去,Root似乎想抓她又没抓住,快速跟了上来,“Shaw.”她叫道,声音里带着警告。

“What?”她头也不回的说,但身后一直没有人回答,只有脚踩在沙滩上簌簌的声音紧跟着她。

她走上别墅前的平台上时,Shane McCutcheon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无疑是Cherie Jaffe,后者在看到她时身体猛然一僵,眼里有纷乱的情绪闪过,疑惑、恐惧、愤怒……她身上那人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抬身转过头想看发生了什么。然后,她彻底的僵住了。

“Carmen?” Shane McCutcheon从那女人身上爬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朝Shaw走来,“Carmen …”

“I’m not …” Shaw说,一脸嫌恶的后退一步,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忍住。

“I’m sorry. So sorry … I ……”Shaw忙着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注意到Shane是什么时候跨入她安全距离内的,手还颤抖着搭在了她肩膀上。

Shaw不喜欢身体接触,从来都不喜欢。身体比大脑更快的行动了,她直接一拳挥了过去,末了毫不在意的甩甩手,觉得指关节有些发疼。一定是出拳太过仓促的原因,她想。

Root走了上来,低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Shane又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What?”

“I’m wondering if the Machine mistook your number for Carmen’s.” Root说。

Shaw耸耸肩,看了眼旁边桌上的k粉,“She may die from overdose first anyway.”

Root突然转过头,瞪着Jaffe,“Trust me. You don’t want to do that.”

Jaffe拿着手机的手僵住了,在Root的目光下慢慢把电话放在了桌上。她全身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着,连带着旁边的桌子都在一起抖,让装k粉的盘子落下去散了一地,不过它和昏在地上的Shane一样,已没人去理会。

“How?” Jaffe颤抖着说,死死的盯着Shaw,“How did you –”

Shaw和Root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目光,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Cherie Jaffe拿出一根烟,试了好几次才塞进嘴里,颤抖着手点燃了烟,“I guess that’s fair.”她说,向后缓缓靠在躺椅上,“An eye for an eye. Go ahead.”

Root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迅速打开耳机,“John, Carmen’s the victim.”

Shaw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Jaffe,眼神估计凌厉得要喷出火来,“Reese.”她对着耳机吼,“Do you copy?”

“A little busy here, Shaw.” Reese说,身后的枪声不绝于耳,“You know, next time, a little heads up would be nice.”

“I’ll keep that in mind, John.” Root说。

Shaw抓着Cherie Jaffe薄得近若无物的袍子把她拉了起来,“Ask your men –”她威胁的凑近了,“–to back off.”

“Oh, you’re not her.” Jaffe笑了,没理正抓着自己袍子的手,把烟凑到嘴边深吸了一口,缓缓把烟喷到了Shaw脸上,“And if you’re in that business, then you would understand contract killers don’t back off.”

Shaw觉得她受够了,举起拳头便准备砸下去,但Root走了过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一边,“John had it under control, Sameen.”她悄声说,“Lionel’s already taken them in.”

Shaw哼了一声,“Amateurs.”

Root一脸好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Shane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醒转了过来,她前后昏迷时间不过几分钟,时间之短让Shaw觉得十分愤慨,这再一次代表,她那一拳太过仓促。Shane摇摇晃晃的朝她们走了过来,一脸恍惚,张嘴就又打算叫她。

Shaw翻了个白眼,在还没想好她是不是要继续一拳过去时,Root开了口,“Agusta King, FBI.”她亮了亮她那不知道啥时候带在身上的FBI小本,“This is my partner, Grey.” Shaw把手插在口袋里,冷漠的站在原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Shane扶着旁边的墙,明显还没从毒品和眩晕中缓过来,她眨眨眼,盯着Shaw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走了过来,“You’re not –”她摇摇头,“Sorry, I –”

“We were investigating a group of domestic activists and they turned out to be organized contract killers.” Root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似乎根本没听她在说些什么,“Three days ago,”她顿了顿,把目光投向了后面的Jaffe,“they got a money transfer from someone named Cherie Jaffe. And according to them, they were told to target 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

Shaw翻了个白眼,Root这故事编得当真天马行空毫无逻辑,也就只能说给眼前这两人听听。

“What?” Shane猛地转过身,Cherie Jaffe依然坐在躺椅上,拿着烟,并没有反驳的意思。她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起Jaffe把她狠狠的撞在了墙上,“What did you do?”

Jaffe笑了,“You crazy little freak.”她说,“Freak.”她又深深的吐了口气,烟喷在了Shane的脸上,但后者似乎毫不介意。“What were you thinking, thinking you were gonna marry that ridiculous girl?” Shane把她压得更紧了,但这似乎让她更加的开心了起来,“That ridiculous little … bouncy … chacha … tiwnkle …”

“You don’t know her.” Shane咬牙切齿的说,把Jaffe凶狠的摔在了地上,“You have no right,”她一拳砸在了Jaffe左眼上,但Shaw怀疑她这毒品的嗨后状态究竟能有多大力气,“no right,”她重重的强调,“to say that about her.”

Jaffe已经竭斯底里的笑了起来,就在Shane的第二拳即将砸下去时,Root拉住了她,“Miss McCutcheon, I think that’s enough.”

不,Shaw想,完全不够。

Shane放开了Jaffe,靠墙坐着,膝盖紧紧的抵在胸口,全身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她抬起头看着Root,“Carmen, she alright? Can I –”她闭着眼,似乎挣扎了一会儿,“Can I speak to her?”

Root低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眼神里闪着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半响后说:“John, you hear that?”一分钟之后她点点头,把手机递给了Shane。

“Shane?”

免提里的声音让Shane全身一震,“Carmen …”

“You’re with Cherie Jaffe, don’t you?”语气里肯定得不容置疑。

Root悄悄凑了过来,在Shaw耳边说:“Straight to the point. I like this girl, especially she just got out from a gunfight.” Shaw狠狠的瞪了过去,但Root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The first thing you can think of,”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哭腔,“is to fuck Cherie fucking Jaffe?”

“Carmen, I –”Shane用手抓着头发,似乎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Fuck you, Shane. You’re pathetic.”

“Carmen, please, let me –”

“I don’t need your explanation!”电话里那个声音又往上提了好几个调,“I already know what happened. That’s just who you are right?”

“You’re the only one, the only one …” Shane泣不成声,如抓着一条生命线一样抓着手机,“I want to make that promise to.”

电话里一声冷笑,“So one day you want to make a promise. The next day, when you don’t feel like it, you just walk away, right?”

“You made me think that I could change, and I …”Shane说,“I’d think I could invest myself in that.”

“It’s over, Shane.”电话那头的声音已冷静了下来,“Go fuck your Cherie Jaffe. I don’t need your promise.”

然后电话里就再也没有声音,Shane一声声的叫着Carmen的名字,直到电话里远远传来一声“Tell her to go fuck herself!”

“Well,” Reese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有些尴尬,“I’m just gonna presume that we’re done here.”然后他便挂了电话。

Shane抱着腿,维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眼神里空洞无物,久久都没有动作。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永远失去她了。

Shaw发现,Root似乎有点失神。

*

Root知道失去一个人时是什么感受,因为几年前,虽前后情景不同,但她便是和Shane一样的姿势,坐在地铁站里Shaw的那个临时床上,攥着Shaw很少离身的列宁勋章,近乎贪婪的吸着气,想从中感受到Shaw的气息。

Root相信那里是有的,Shaw自身份暴露后便在那里住了很久,那里有她的气息,杂糅着酒味、火药味……但它们在随着时间一点点消散。直到有一天,Root坐在那里,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Shaw的气息,她便知道,她是永远失去她了。

但她没管Harold和John的劝阻,依然住在那里,任由心中的空洞渐渐扩大,Martine在她手下痛苦的尖叫都不能将其填满。所以她明白Shane的感受,她明白那种食之无味、耳目之内皆是一片黑、如同涸辙之鱼的窒息感。

但比起Shane McCutcheon,她还是幸运的,因为她终究还是没有失去Shaw,那天她抱着虚弱的Shaw痛哭到失声,脸因笑得太久而僵硬得近乎抽筋。她终究还是幸运的,失而复得让她觉得此生别无所求。但那一年多的黑暗,依然留给她了许多噩梦。

Root睁开眼时,电梯的残像依然在天花板上栩栩如生,还有Shaw中枪倒地的身影,如同被按了循环键一样在她眼里来回闪个不停。她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颤抖着的手和近乎崩溃的情绪,转过头,发现Shaw正撑着头侧躺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The stock exchange again?” Shaw轻柔的问。

她闭上眼,没有回答。她依然能看到电梯缓缓合上的门,还有Shaw……Root移开了目光,“I’m sorry. Did I wake you?”

“It’s okay.” Shaw说,然后重重的打了个哈欠。

她坐了起来,身后有了什么动静,似乎Shaw也跟着她坐了起来。她们就这样在沉默中坐了一会儿,正在Root打算重新躺下、尝试看看能不能睡觉时,Shaw突然有了动作。她伸手揽住Root将她拉回了床上,然后她搂着Root,把Root的头枕在她胸前。

「一,二,三,四……」

在Shaw强装有力的心跳中,Root惊讶的不能言语。

「五,六,七,八……」

或许现在已不需要言语,她认真听着Shaw胸口规律熟悉的心跳,腿紧紧的和Shaw的缠在了一起。

「九,十……」

Shaw还活着,她们都还活着,而一切都早已结束。

她从来就没失去她。

正如Shaw知道她的梦一样,她也知道Shaw有时依然能听到电梯合上时她的尖叫。Root明白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她,而Shaw也早已不是原来的Shaw。

和Shane与Carmen不同的是,她和Shaw早已因彼此改变了太多。

Root用手撑起上半身,认真的看着Shaw,然后低头开始吻她,吻她,吻她,吻她……她有全世界和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吻她。

*

“She’s hot.” Root说。

Shaw坐在吧台旁边的位置上,正慢慢的喝着手里的威士忌,闻言翻了她一个白眼,“No, she’s not.”

“She is.” Root坚持。她说的真没错,整个舞池的人都在为台上那个DJ而摇动着、疯狂着。

“No, she’s not.”

“Oh, Sameen,” Root收回视线,转头盯着旁边大口喝酒的Shaw,“You’re jealous.”

“No, I’m not.” Shaw哼了一声,像是要表明这是最不可能的事一样。

“Yes, you are.”

“NO, I AM NOT.” Shaw用力握着瓶子,似乎想把那杯酒捏爆。

“Wanna go say hi?”

“NO.”

FIN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我是中文对话的分界线----------------------

Sameen Shaw发现,她的每一个难得的假期早上都会被什么东西吵醒,如果不是楼上那对夫妻又吵起来了的话(或者是又开始了床上运动,那女人的声音真的很令人叹为观止),便是楼下停了一辆叫个不停的消防车,有时也会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Root,但这些东西都并不像今天这个这样锲而不舍。她昨晚喝得稍多了那么一点,导致她睡得很沉,错过了前几轮电话,她昏昏沉沉恢复意识时,第一件事便是不客气的摁掉了正响个不停的手机,但没过多久铃声便又不知疲倦的响了起来,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抓过手机,“干嘛?”

“Ms. Shaw,很抱歉打扰,但我们有了一个新号码。” Finch的声音一切如常,就像没被她挂掉无数次电话一样。

“不是说好的我今天休假么?” Shaw不满的说,“Reese跑哪儿去了?”

“这个号码比较……”电话那头的人犹豫了一会儿,似乎不知该如何措辞,“特别,我觉得你会想来看看。”

“我不觉得。”她说,直接挂了电话粗暴的扔在一旁。

“他说的没错。”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把Shaw吓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一把抓过枪猛地转身,发现卧室门口有一个高挑的身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在这儿干嘛?” Shaw丢开枪倒回床上,用手撑着上半身,觉得异常恼火,“不是明天才回来么?”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亲爱的。” Root从阴影里走出来坐在床边,低头看着她,嘴角挂着轻佻的笑,但Shaw依然坚持的瞪了回去,直到最后Root认命般叹了口气,“计划变了,想让我回来。”

Shaw皱眉,“出什么事了么?”

“没,” Root摇头,手有意无意的划过了Shaw半撑着身体的手,“现在的话……” Root说,手一路上滑,最后停在了Shaw颈间,“你真的得先把衣服穿上。”

Shaw斜眼瞥了下自己肩上的手又回头看着Root,不知这女人在打什么主意,而对于Root,可能性的数量从来都是正无穷往上。但不管是什么,Shaw都不打算退让,而且……那些“可能”也并非什么糟糕的主意。“真的?” Shaw说,嘴角轻微的开始上扬。

就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一样,Root轻笑了一声,放开手站了起来,肩上瞬间失去了温度,让Shaw觉得有些不舒服。

“Shaw,时间很紧,相信我,你不想错过这个号码的。”

Shaw怀疑的眯着眼,伸手抓过地上的长裤,心知不可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你确定?”

“相信我。”

Shaw翻了个白眼,在Root所有的鬼话中,这三个字荣登最讨厌榜首。

*

纽约的天阴沉沉的,预兆着暴雨即临,图书馆里沉寂又黯淡,书架间几乎就看不清人脸。Finch在他一贯的位置,被一堆电脑围着,屏幕的蓝光映在他眼镜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Reese依然如往常一样站在Finch座位的后方,一副保护欲过剩的样子,听到进门的声音后,他转过头,眼神立刻落在了Shaw身上,脸上莫名其妙的笑容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她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Finch从屏幕后抬起头,“啊,Ms. Shaw,你到了。”然后他冲Root点了点头以示招呼,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朝那个贴号码信息的板子走去,手上拿着张照片。

“Finch,有什么紧急情况?还是人手不够?” Shaw问,觉得有些疑惑,因为就Reese的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什么紧急状况,而他脸上的笑越发的不怀好意,让她觉得汗毛倒数,同时还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不太是,” Finch回答,从板子前回过头,“这次的号码,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 ——”

Finch那依然不紧不慢的语气让Shaw觉得心烦,怀疑他估计花半辈子都讲不到重点,她开口打断了他,“这个……呃……Carmen,”她最终决定省略掉后面那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有哪儿特别了?”

“噢Shaw,相信我,她十分特别。” Root说。Shaw猛地回过头,发现Root脸上的笑几乎就和Reese如出一辙,了然又神秘莫测,像是等着看什么笑话一样。

很明显,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非常好,真是好极了。

Shaw气势汹汹的朝那个板子走了过去,Finch以与其身体状况及年龄不相称的速度迅速让开了道,一如既往的识趣。Shaw本想讥讽两句,但在看到板子上那张照片时却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这是恶作剧么?”她不可置信的问。

照片上那人留着一头微卷的棕发,随意的散在肩上,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那人有着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除了笑得太过灿烂了一点之外(这让Shaw莫名其妙的觉得火大),活脱脱就是个年轻版的她。

“Shaw,我从没听你讲过你有双胞胎。”一旁已沉默半宿的Reese终于开了口,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Mr. Reese,这假设可能性不高,Ms. Morales比Ms. Shaw年轻很多,准确来说的话,要小七年。”

Reese颇为无趣的翻了个白眼。

Shaw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根本就没理他们在说些什么,“不可能——”

“Shaw,你相信二重身么?” Root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手从后面搭在她肩上,好整以暇的靠着她,“我觉得你应该是找到你的那个了。”

“不信,” Shaw一脸嫌恶的皱眉,照片上那人的笑容(的笑容)让Shaw不禁打了个寒颤,她转过头瞪着Finch,“说着的,我没心情跟你们玩恶作剧,这是在开玩笑对吧?”

“恐怕不是,Ms. Shaw,这个号码……” Finch顿了顿,走回去重新坐在他的电脑中间,朝其中一个电脑屏幕示意了一下,但Shaw完全没有过去看的心情,“是个DJ,她才因婚姻失败的原因从L.A搬过来。”

“哦?” Root的注意力终于从Shaw身上移开了,似乎对Finch后面那句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The Machine都没告诉你这些么?” Shaw不满的问,但Root似乎不打算理她。

“就她家人的状态更新来看,她和一个叫Shane McCutcheon的女孩在Whistler结的婚,” Finch顿了一下,“差点结婚,Ms. McCutcheon逃婚了。”

“听到没?” Shaw说,一点儿都不觉得同情,“人一开始就不该结婚。”

“噢,Shaw,” Root转头看着她,一脸的笑,“我绝对不会逃——”

“闭嘴。” Shaw咬牙切齿的说。

“如果这个Carmen和Shaw的DNA一致的话,她估计是个行凶的。” Reese说,脸上又扬起了那副讨厌的笑。

“Reese,我发誓——”

“而且,感情问题是谋杀最好的动机。”一点没被她的威胁所动,Reese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不管怎样,我们都应迅速找到Ms. Morales。” Finch说。

Reese点点头,朝图书馆出口走去,半路又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她,“Shaw,你不来么?”

“绝不。” Shaw迅速的否决,一想到那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亲眼去看?噢天,绝不。Root似乎毫不意外,她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把手搭在她肩上,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立刻让Shaw有了种不详的预感,“那么,你就要和我去趟L.A了。”

“等等……” Shaw困惑的皱着眉,“L.A?”

“她才来纽约,” Root亲热的挽着她的手臂把她向图书馆外拖,“这代表我们在L.A能发现更多的东西,而且,她的前未婚妻,也就是我们的潜在受害者还在L.A。”

Shaw怀疑的眯着眼,不怎么相信Root的理由。

“而且我很想见见你的家——”似乎察觉到了Shaw凶狠的视线,Root迅速改了口,“你二重身的家人。”

“闭嘴。”

*

趁着Root敲门的空当,Shaw仔细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栋屋子,典型的郊外风,带车库,小二层,毫无安全防护可言,旁边有一圈棕色的篱笆将这栋房子与旁边那户人家隔开,极矮,让旁边那家人的泳池一览无遗,一池的水在L.A的阳光下晃得刺眼。除了主屋外,院子里还隐隐约约有一栋小屋,隔着重重灌木,Shaw眯着眼往里看了看,发现似乎不是一贯堆放杂物的地方,倒很像是一个工作室之类的东西。而像是感到了Shaw的视线一样,小屋的门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应该是来应门的,Shaw条件反射般的躲在了视线范围外。

Root从门口好笑的看了她一眼,“Sameen,别这么孩子气,过来。”

“不。”

“你对你…… ” Root不怀好意的停顿了一会儿,“二重身的未婚妻一点兴趣都没?”

未婚妻。” Shaw不假思索的纠正。闻言Root短暂的呆滞了一下,然后脸上瞬间绽放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你在意她。”她肯定的说。

“什么?怎么可能!” Shaw否认,Root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值得庆幸的是,门开了。

“不好意思,你是……?”

Shaw躲在一旁,从灌木间隙里看到了一个瘦小的女孩,穿着白背心和松垮的运动裤,一头黑发服帖的束在后面,带着精灵般的气质。

呃……好吧,反正她没觉得这人哪儿有吸引力。

“你好,” Root愉悦的说,“我在找Shane McCutcheon,她在家么?”

“不好意思,她不在,”那女孩羞涩的笑了笑,将门打开,一手扶着门,身体半靠在一边的墙上,“但我可以给你留个信,我是她室友Jenny,你是……?”

“Sam,我是Carmen纽约的朋友,她有次告诉我……当然,是不小心说漏了,” Root夸张的笑了笑,“她说Shane是个不错的理发师,然后我正好到这里来旅游,我妻子就觉得,何乐不为呢对吧?所以我们先去了Wax,但他们说有……好几周都没见到过Shane了?”

【Wax一家滑板店,Shane在那里剪头发

Shaw翻了个白眼,Root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十分友善,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其表现就是相当能说。她能连珠炮般的向外抖出一串串的句子,把人搞得晕头转向,每在那些时候(如果确实无地可逃的话),Shaw都会把那些语句化成模糊的背景音,无神的看着Root的嘴唇机械的一张一阖,直到……

“其实,”那女孩——不,Jenny的声音成功阻止了Shaw继续往下想的可能,“我们在婚礼后就没听到过她的消息了,电话都没人接,” Jenny挪了下位置,偏头咬着嘴唇,似乎有些不安,停了几秒才抬头看着Root,“Carmen还好么?”

“我觉得还好吧,” Root恰到好处的迟疑了一下,“她几乎不谈这事,但我觉得她会没事的。”

“那就好,Shane做得太过分了,绝对不可原谅。” Jenny说,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半响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哦,我整理了Carmen的东西保管了起来,如果你能——”

“我会告诉她的,虽然我怀疑她会直接叫你扔了,” Root笑着点头,行云流水般的说着话,“但你知道Shane可能在哪儿么?我妻子对这个有点执念,如果能——”

“Alice应该知道,” Jenny耸耸肩,“但我不确定。”

“Alice Pieszecki?”

“Carmen跟你讲过她?” Jenny皱着眉,似乎有些怀疑。

Shaw看着Root的头偏向了一边,明显是在听the Machine说了些什么,“不,我只是在想是不是和电台那个Alice是同一个人,我特别喜欢她那个关系图。”

Jenny笑了,“Alice会很高兴的,你需要我联系她么?”

“不用了,” Root人畜无害的摇摇头,末了冲Jenny眨了眨眼,“我收听她节目很久了,她号码我早有了。”

Shaw在外面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the Machine这个McCutcheon在哪儿?” Jenny才关上门没几秒,Shaw就气势汹汹的开始了发问。

Root扬起了眉毛,Shaw对McCutcheon这个词的咬字实在太过熟悉,几乎就和很久前她咬牙切齿的说着“Root”时的语调如出一辙。虽然Shaw明显不会承认,并且还一脸嫌恶的模样,但她分明对这个Carmen很上心,让Root很想开口讥讽一番,不过……现在或许不是时候。“因为……”Root慢慢的说,Shaw的一脸暴躁让她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她们在Whistler结的婚。”

Shaw似乎明白了,“你是说,你那个什么都看得到的Machine不清楚加拿大的事?”

Root点头,“没错,而从那之后就没人看到过Shane。”

Shaw用白眼对此表示了不满,“那这个Alice又是谁?”

“噢,” Root笑了,“很明显,八卦的那个。” Shaw又翻了个白眼,估计是想表明不屑,Root没有多加理会,继续说:“这次你得和我一起进去。”

“为什么?” Shaw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想远离任何与“八卦”二字沾边的东西。

“亲爱的,单单‘我妻子想剪个头发’这个理由,我问不出什么的。”

Shaw嘟囔了一句很像是“你自己惹的”之类的话后便没再继续抵抗,和她肩并肩的朝Alice的住处走。

Root满意的笑了,今天连着两次Shaw都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某个用词,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只是用来打掩护身份而已,但总的来说,Root还是觉得很满意。

比起以前进步了太多。

是她上去敲的门,Shaw落在她半步之后的地方,而Root不需要转头看就知道Shaw现在是个什么表情——双手叉口袋里,边翻白眼边摇头,一脸不情愿。

门很快便开了,“你好?”里面的人探出半个身子,疑惑的看着她,然后眼神便落在了她身后的Shaw上,“卧槽!”那人的眼睛瞬间瞪大了,“Carmen!哦卧槽!”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妥,那人迅速站直,颇为尴尬打圆场,“你看起来……老了些,” Shaw的脸黑了,“暴躁了些?” Shaw的脸更黑了。

Root觉得这对话再往下进行下去估计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的后果,她赶紧一步插在了这两人中间,“嗨!Alice,对吧?”她等了会儿,确定Alice的注意力回到她身上之后才继续往下说(虽然Alice的眼睛依然止不住的往她身后瞥,一脸狐疑),“我是Sam,这是我妻子Sameen。”她停顿了会儿,确定Alice明白了她的话之后才继续往下说:“我们是Carmen的朋友。”

“哦,” Alice说,伸出头又看了眼Root身后的Shaw,依然一脸怀疑,半响后才说出Root等了半天的那句话,“你们要进来么?”

“十分乐意。”她笑着回答。

房里的气氛很尴尬,这是从进门坐下到现在十多分钟以来Root唯一的感受,她默默的拿起茶几上的杯子,默默的喝了口咖啡又放回去,在发现无事可做后又默默的拿了起来。她注意到对面的Alice已经把杯子捧了很久了,凑在嘴边,既不喝又不放下,眼睛有意无意的朝Root身旁的Shaw那里瞟,然后又会如受惊的蚱蜢一样猛地缩回去。

Root可以肯定,Shaw的白眼一定已经翻到了天上。

“所以……嗯,Sameen,” Alice终于开了口,迟疑的咬着这个名字,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能说话,“你和Carmen,你们是亲戚么?”

“不是。” Shaw十分言简意赅的回答。

Alice嘟囔了一句听起来很像是“我就知道”之类的话,Shaw明显听到了,靠在沙发上的上半身明显的一紧,而这在Root眼里绝不是什么友好的信号,她赶紧在Shaw来得及说什么之前开口,“其实,”她说,“这挺神奇的,有次我和Sameen去酒吧的时候,正好撞见了Carmen。”

“一定有够震惊的,” Alice说,“不是每天都能见到二重身。”

“没错。” Root表示同意。

房内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半响后Alice以壮士断腕般的表情开了口:“Jenny刚打了电话,说你们在找Shane?”

“没错。” Root点头。

“就为了剪个头发。” Alice怀疑的说。

“没错,” Root脸上笑容不减,“Carmen提过一次,然后正好我们来这儿旅游,挺凑巧的对吧?”

“呃……是的吧。” Alice满脸都写着不信二字,然后终于把她手里那个估计已经捂热的杯子放下了,盯着杯子看了会儿后才又重新抬头盯着Root,眼神巧妙的避开了Shaw,“这样的,婚礼结束后我们就没看到过她,电话也打不通,”说到这儿她忿忿的摇了摇头,摇摇头移开了视线,“Fuck you, Shane. Fuck you.”

“我们来之前,” Root叹了口气,尽力表现得充满同情,“Carmen叫我们不要来找你们,但Sameen……有些好奇。”她转过头看着Shaw,一脸无奈。

Alice在她和Shaw之间来回看了几眼,似乎无法将“好奇”这个词和那个人对上号,半响后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如果知道的话,我自己都早过去了。”

这是个送客的信号,Root也觉得没必要再多做逗留,the Machine早已做好了安排,加上Shaw已经处在了爆发边缘。她礼貌对Alice说了告辞,然后拉着如临大赦的Shaw出了门。

她和Shaw在出任务时没少扮过情侣(不,是本色演出,Root在心里默默纠正),战争胜利之后尤其多,Shaw的态度从一开始的坚决反对到满嘴抱怨再到现在的默认,这期间经历了艰苦卓绝而又漫长的斗争。但不论态度如何,Shaw在进入任务时对外的表现一定是无可挑剔的,完全是角色该有的样子,绝不会像今天这样不配合,甚至还颇为抗拒。而这只代表一件事——Shaw真的很不安。

Root笑了,她了解Shaw的情绪和她那些和常人比小得几乎没有的肢体语言,其中的一个,便是Shaw在远离舒适区的时候会变得十分暴躁。

比如刚才。

比如面对她。

“早告诉过你了,没用。” Shaw咕哝道。

“不,” Root摇头,“目的已经达成了。”

“对,一点没错,” Shaw嗤之以鼻,“你把她吓得屁滚尿流,任务完成。”

Root觉得十分好笑,“真的?你觉得我才是吓人的那个?”

Shaw张嘴正准备还击,但突然愣住了,像是明白了什么,“等等,你是故意的。”

Root没有回答,笑得十分开心。

“为什么?”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Root拿出来看了一眼,上面是Alice刚发出的一条短信,收信人是Helena。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邪恶版的Carmen找我来要Shan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卦的本质就在于,”她说,把手机递给了Shaw让她看屏幕,“她们会相互说个不停。”

先前在她们说话的空当里,the Machine已经把Alice的手机和电脑都接了进来,而她唯一需要做的,便是给Alice一个爆料的材料和动力。

比如一个酷似Carmen、对Shane颇有执念的复仇天使。

Shaw明显也想到了这层,因为她的脸迅速便黑了,“这方法,还有你,”她恨恨的说,把手机甩回给了她,“一点都不厚道。”

Root歪着头盯着忿忿不平的Shaw,“Sameen.”她慢慢的开口,把这个名字拖得极长,听起来很像是在撒娇(没错,她是在撒娇),“但起作用了呀。”

她委屈的语气似乎让Shaw更火了,她咬咬牙,似乎是生生忍住了什么,然后抬手用力打开了耳机,“Reese,号码怎样了?”

John那头嘈杂得厉害,背景里的音乐声大得震耳欲聋,而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竟然还听到了Shaw的问题,这不禁让Root有些惊叹。

“没什么奇怪的,” John的声音听起来奇异的清晰,背景音渐渐小了下来,他应该是去了一个稍远的角落里。

“没有谋杀或是阴谋的样子?” Root问。

“她看起人缘很好的样子,人品也不错,” John不急不缓的说,“Shaw,你怎么就不这样?”

“Reese,这么快就爱上号码了?” Shaw的声音里满是讥诮,“你总情感过剩对吧?”

John哼了一声,“Shaw,你真是魅力不比当年。”

Shaw对着空气怒目而视,“发现什么的话,打电话。”她说,然后便挂了电话。“干嘛?”似乎终于注意到了她的目光,Shaw立刻转身将矛头指向了她。

Root无辜的耸耸肩,“你喜欢海景房么?”

“为什么这么问?” Shaw问,“有新线索了?”

Root晃了晃手机,“Helena刚打电话来找Alice八卦来着。”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haw似乎更加火大了。

“你和John在联络感情,” Root安抚着说,“我实在不忍打扰。”

Shaw眯着眼,“对,一点没错。”

真是可爱极了,Root想。

*

“我有点无聊了,Root,给我讲讲故事。”

“就Alice的话来看,Shane的众多前任中,她只爱过两个,Carmen和Cherie Jaffe,而在Carmen和Shane的交往期间,Jaffe也来找过Shane,而且——噢,” The Machine似乎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因为Root偏着头轻轻笑了笑,“和丈夫离婚似乎很为Jaffe赚了点钱。”

Shaw心不在焉的听Root讲着,仔细的把远方沙滩旁那个隐在棕榈间的别墅扫了一圈,“这里没有监视,这线索应该没错,”她说,然后转过头看着Root,“但你觉得McCutcheon会在逃婚后立刻跑到她某个前任的床上去么?”

Root眨眨眼,“Sameen,你是在说道德准则么,我真是——”

“Root,闭嘴。” Shaw恼火的摇摇头,转眼继续盯着那边安静的别墅。

“Shane!”一个异常高亢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沙滩上显得格外刺耳。

靠近海边的沙滩上,一个瘦削高挑的身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别墅走,身上是湿透的白衬衣,下面一条黑色的长裤。

“好吧,” Root说,“就是她。”

“Shane,快来!”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想要你!”

Shaw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直接大跨步走了过去,Root似乎想抓她又没抓住,快速跟了上来,“Shaw.”她叫道,声音里带着警告。

“干嘛?”她头也不回的说,但身后一直没有人回答,只有脚踩在沙滩上簌簌的声音紧跟着她。

她走上别墅前的平台上时,Shane McCutcheon正趴在一个女人身上,无疑是Cherie Jaffe,后者在看到她时身体猛然一僵,眼里有纷乱的情绪闪过,疑惑、恐惧、愤怒……她身上那人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抬身转过头想看发生了什么。然后,她彻底的僵住了。

“Carmen?” Shane McCutcheon从那女人身上爬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朝Shaw走来,“Carmen …”

“我不是……” Shaw说,一脸嫌恶的后退一步,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忍住。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Shaw忙着控制自己的情绪,没注意到Shane是什么时候跨入她安全距离内的,手还颤抖着搭在了她肩膀上。

Shaw不喜欢身体接触,从来都不喜欢。身体比大脑更快的行动了,她直接一拳挥了过去,末了毫不在意的甩甩手,觉得指关节有些发疼。一定是出拳太过仓促的原因,她想。

Root走了上来,低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Shane又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干嘛?”

“我在想the Machine是不是把你和Carmen的号码搞混了。” Root说。

Shaw耸耸肩,看了眼旁边桌上的k粉,“反正她很可能先死于吸毒过量。”

Root突然转过头,瞪着Jaffe,“相信我,你不想那么做的。”

Jaffe拿着手机的手僵住了,在Root的目光下慢慢把电话放在了桌上。她全身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抖着,连带着旁边的桌子都在一起抖,让装k粉的盘子落下去散了一地,不过它和昏在地上的Shane一样,已没人去理会。

“怎么可能?” Jaffe颤抖着说,死死的盯着Shaw,“你是怎么——”

Shaw和Root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目光,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Cherie Jaffe拿出一根烟,试了好几次才塞进嘴里,颤抖着手点燃了烟,“这挺公平的,”她说,向后缓缓靠在躺椅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们动手吧。”

Root的眼睛猛然瞪大了,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她迅速打开耳机,“John,Carmen是受害者。”

Shaw向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Jaffe,眼神估计凌厉得要喷出火来,“Reese.”她对着耳机吼,“听到没?”

“Shaw,我有点忙,” Reese说,身后的枪声不绝于耳,“下次的话,能早点提醒么?”

“下次的话,我会记住的,John。” Root说。

Shaw抓着Cherie Jaffe薄得近若无物的袍子把她拉了起来,“叫你的人——”她威胁的凑近了,“——滚远点。”

“噢,你不是她,” Jaffe笑了,没理正抓着自己袍子的手,把烟凑到嘴边深吸了一口,缓缓把烟喷到了Shaw脸上,“如果你也是干那行的,那你也知道杀手不可能放弃任务。”

Shaw觉得她受够了,举起拳头便准备砸下去,但Root走了过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一边,“Sameen,John已经控制了局面,”她悄声说,“Lionel都在去收人的路上了。”

Shaw哼了一声,“业余选手的下场。”

Root一脸好笑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Shane已不知在什么时候醒转了过来,她前后昏迷时间不过几分钟,时间之短让Shaw觉得十分愤慨,这再一次代表,她那一拳太过仓促。Shane摇摇晃晃的朝她们走了过来,一脸恍惚,张嘴就又打算叫她。

Shaw翻了个白眼,在还没想好她是不是要继续一拳过去时,Root开了口,“Agusta King, FBI.”她亮了亮她那不知道啥时候带在身上的FBI小本,“这是我搭档Grey。” Shaw把手插在口袋里,冷漠的站在原地,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Shane扶着旁边的墙,明显还没从毒品和眩晕中缓过来,她眨眨眼,盯着Shaw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走了过来,“你不是——”她摇摇头,“对不起,我——”

“我们在调查一群国内激进分子,结果发现他们属于一个杀手组织,” Root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她,似乎根本没听她在说些什么,“而三天前,”她顿了顿,把目光投向了后面的Jaffe,“他们收到了一笔来自于Cherie Jaffe的汇款,而据他们招供,目标的姓名是Carmen de la Pica Morales。”

Shaw翻了个白眼,Root这故事编得当真天马行空毫无逻辑,也就只能说给眼前这两人听听。

“什么?” Shane猛地转过身,Cherie Jaffe依然坐在躺椅上,拿着烟,并没有反驳的意思。她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起Jaffe把她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你做了什么?”

Jaffe笑了,“你个小怪物,”她说,“怪物,”她又深深的吐了口气,烟喷在了Shane的脸上,但后者似乎毫不介意。“你怎么会想到要娶那个可笑的女孩的?” Shane把她压得更紧了,但这似乎让她更加的开心了起来,“那个荒谬可笑的……自大……洽洽……小妖精……”

“你不了解她,” Shane咬牙切齿的说,把Jaffe凶狠的摔在了地上,“你没有资格,”她一拳砸在了Jaffe左眼上,但Shaw怀疑她这毒品的嗨后状态究竟能有多大力气,“没有资格,”她重重的强调,“那么说她。”

Jaffe已经竭斯底里的笑了起来,就在Shane的第二拳即将砸下去时,Root拉住了她,“McCutcheon,够了。”

不,Shaw想,完全不够。

Shane放开了Jaffe,靠墙坐着,膝盖紧紧的抵在胸口,全身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她抬起头看着Root,“Carmen,她没事吧,我能——”她闭着眼,似乎挣扎了一会儿,“能跟她说两句么?”

Root低头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眼神里闪着一些意味不明的东西,半响后说:“John,听到了么?”一分钟之后她点点头,把手机递给了Shane。

“Shane?”

免提里的声音让Shane全身一震,“Carmen …”

“你和Cherie Jaffe在一起,对吧?”语气里肯定得不容置疑。

Root悄悄凑了过来,在Shaw耳边说:“开门见山,我喜欢她,而且她才刚经历了一场枪战。” Shaw狠狠的瞪了过去,但Root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你能想到的第一件事,”电话里的声音带着哭腔,“就是去上那该死的Cherie Jaffe?”

“Carmen,我——”Shane用手抓着头发,似乎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Fuck you, Shane。你可悲得令人恶心。”

“Carmen,求你了,让我——”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电话里那个声音又往上提了好几个调,“我知道为什么,你就是这种人对吧?”

“你是唯一的,唯一……” Shane泣不成声,如抓着一条生命线一样抓着手机,“让我愿意许下承诺的人。”

电话里一声冷笑,“所以就是,今天你可以满口承诺,明天你突然不想了,就可以随意拍拍屁股走人?”

“你让我以为我能够改变,让我——”Shane说,“让我愿意去尝试。”

“Shane,都结束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已冷静了下来,“去上你的Cherie Jaffe吧,我不需要你的承诺。”

然后电话里就再也没有声音,Shane一声声的叫着Carmen的名字,直到电话里远远传来一声“让她操她自己去!”

“呃,” Reese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有些尴尬,“我可以假定已经说完了?”然后他便挂了电话。

Shane抱着腿,维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眼神里空洞无物,久久都没有动作。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永远失去她了。

Shaw发现,Root似乎有点失神。

*

Root知道失去一个人时是什么感受,因为几年前,虽前后情景不同,但她便是和Shane一样的姿势,坐在地铁站里Shaw的那个临时床上,攥着Shaw很少离身的列宁勋章,近乎贪婪的吸着气,想从中感受到Shaw的气息。

Root相信那里是有的,Shaw自身份暴露后便在那里住了很久,那里有她的气息,杂糅着酒味、火药味……但它们在随着时间一点点消散。直到有一天,Root坐在那里,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Shaw的气息,她便知道,她是永远失去她了。

但她没管Harold和John的劝阻,依然住在那里,任由心中的空洞渐渐扩大,Martine在她手下痛苦的尖叫都不能将其填满。所以她明白Shane的感受,她明白那种食之无味、耳目之内皆是一片黑、如同涸辙之鱼的窒息感。

但比起Shane McCutcheon,她还是幸运的,因为她终究还是没有失去Shaw,那天她抱着虚弱的Shaw痛哭到失声,脸因笑得太久而僵硬得近乎抽筋。她终究还是幸运的,失而复得让她觉得此生别无所求。但那一年多的黑暗,依然留给她了许多噩梦。

Root睁开眼时,电梯的残像依然在天花板上栩栩如生,还有Shaw中枪倒地的身影,如同被按了循环键一样在她眼里来回闪个不停。她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颤抖着的手和近乎崩溃的情绪,转过头,发现Shaw正撑着头侧躺在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又是证券交易所?” Shaw轻柔的问。

她闭上眼,没有回答。她依然能看到电梯缓缓合上的门,还有Shaw……Root移开了目光,“对不起,我吵醒你了么?”

“没事的。” Shaw说,然后重重的打了个哈欠。

她坐了起来,身后有了什么动静,似乎Shaw也跟着她坐了起来。她们就这样在沉默中坐了一会儿,正在Root打算重新躺下、尝试看看能不能睡觉时,Shaw突然有了动作。她伸手揽住Root将她拉回了床上,然后她搂着Root,把Root的头枕在她胸前。

「一,二,三,四……」

在Shaw强装有力的心跳中,Root惊讶的不能言语。

「五,六,七,八……」

或许现在已不需要言语,她认真听着Shaw胸口规律熟悉的心跳,腿紧紧的和Shaw的缠在了一起。

「九,十……」

Shaw还活着,她们都还活着,而一切都早已结束。

她从来就没失去她。

正如Shaw知道她的梦一样,她也知道Shaw有时依然能听到电梯合上时她的尖叫。Root明白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她,而Shaw也早已不是原来的Shaw。

和Shane与Carmen不同的是,她和Shaw早已因彼此改变了太多。

Root用手撑起上半身,认真的看着Shaw,然后低头开始吻她,吻她,吻她,吻她……她有全世界和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好好吻她。

*

“她很性感。” Root说。

Shaw坐在吧台旁边的位置上,正慢慢的喝着手里的威士忌,闻言翻了她一个白眼,“哪儿有。”

“她确实性感。” Root坚持。她说的真没错,整个舞池的人都在为台上那个DJ而摇动着、疯狂着。

“她哪儿有了。”

“噢,Sameen,” Root收回视线,转头盯着旁边大口喝酒的Shaw,“你嫉妒了。”

“我没有。” Shaw哼了一声,像是要表明这是最不可能的事一样。

“你就是嫉妒了。”

“我。没。有。” Shaw用力握着瓶子,似乎想把那杯酒捏爆。

“要过去打个招呼么?”

“不。”

FIN

热度(517)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