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池鱼故渊(下)

竹羡:



传送门:池鱼故渊(上)




继续写在前面:


暖锤×失忆轮椅根,不接受这个设定的现在……诶你们上篇都看了还点叉?




上下两篇字数都挺足的,我是不是很良心【?


以下正文:




 


10


两天一晃眼就过去了,一切似乎和往常一样,但又不一样。


图书馆里,Shaw踩着木梯,伸手接过Root递来的书,将它们分别塞回指定的书架,她一脸心平气和,看不出丝毫昨天的情绪起伏。


而Gen坐得离她们很远,害怕闪瞎了自己的狗眼。


Root照旧坐着,将手边的书依序递上去,一面观察着主动要求帮忙的Shaw,她扎在脑后的马尾随动作跳跃着,深邃的五官此刻是分外严肃的表情,一丝不苟的。这让她不自觉笑了一下。


“怎么?”Shaw扶着梯子低头看她,好像总能及时发现她的小表情。


Root想了想,说:“今天的你和昨天不太一样。”


Shaw点点头:“昨天的事,别太在意。”


而Root歪起头:“更奇怪了,你真的没什么想问的了?”


沉吟片刻,Shaw将手上的书都摆放整齐,才开口道:“好吧,有一个问题。”


Root停下动作,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为什么来这里?”Shaw指了指脚下:“为什么是图书馆。”


Root转了转眼睛,飞快理解了其中的含义:“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刚开始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确实有抵触,很不舒服。”


惊讶之余,Shaw眼中有什么东西沉了下来,她利索地爬下木梯,一副准备长谈的架势:“能说说吗?”


“是刚刚恢复那会儿,我昏迷了9个月,你知道,”Root拍了拍膝盖:“留下了不少后遗症。那时候我第一次进图书馆,看到这些书架,说不清什么感觉,但我几乎怕到要逃跑了。”


Shaw蹙起眉。


她想起她一年前在剧院门口看到的那个身影,或许那并非幻觉。


“恐惧真实地存在着,但随着时间一长,也慢慢变淡了,如果你想问期间我有没有想起过什么,一次都没有。”Root摇摇头。


Shaw长久地沉默着,她满脑子都是一年前看到的那个萧瑟身影,却因为自己混淆了现实和幻觉而错过了。


见她不说话,Root又问:“那你呢?为什么到这儿来,因为Gen?”


Shaw靠在梯子上,有些颓然地说:“只是来看看。”


“所以,我曾经在图书馆呆过一段日子,是吗?”


Root一下就猜到了,她心思敏捷,一边观察着Shaw的表情。


而Shaw靠着木梯没有动作,半响,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承认道:“是有过一段时间。”


她想念那些日子,但又怕Root强行回忆,于是转移了话题:“还有书吗,让我们把活干完。”说着也不管Root探究的目光,重新蹬上梯子。


Root的目光黏在Shaw身上,欲言又止的。


突然,有个学生自书架侧面拐了个弯,朝她们的方向直冲过来,越过她们的时候,一脚踢到了木梯上,连句抱歉也没说,莽撞地跑了出去。


Root低呼一声。


事情发生得太快,她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木梯晃了一下。Shaw刚爬上去,身体还没站稳,顿时向Root歪了过去,更带跑了梯子的重心,接着整个木梯都朝Root的方向斜了过去。


Shaw心说一句该死,顾不上其他,双手在慌乱中立刻朝书架的方向截了过去,力图找到一个支撑点稳住梯子。


万幸的是她动作足够快,书架也难得牢固得纹丝不动,她得以紧紧抓着救命隔板,腿上用力一扭,吃力地稳住了重心。


Shaw松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冷汗这才后知后觉地冒出来。她低头看向Root,想问她有没有撞到。


下一秒,却跌进了Root那双可以称得上是惊慌的眼中,她虽然坐着,但双手不自然地顿在空中,看起来是打算接住她。


Shaw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就这么盯着她看。


挑高的天花板顶部坠下来的灯盏中,焜黄的灯光均匀地融化在空气里,自Shaw脸上烘托出一抹难得的明朗笑意来。


对方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能帮忙扶一下梯子吗?”Shaw敛了唇角,故作认真。


“咳,当然。”Root迅速接下话茬,推动轮椅,离她更近了些,伸手扶住梯子。


听到动静的Gen小跑着赶过来,满脸担忧,却一眼瞧见这副场景,内心的关心顿时烟消云散,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这家伙还记得她到学校来的原因吗?——她想冲Shaw的耳朵大吼。


 


11


是夜,当繁星再次缀满天空这条轻飘飘的薄毯,风如往常一样,从每一扇打开的窗户钻进卧室里。


屋子里一片昏暗,隐约可以看见柜子上摆着一个花瓶,瓶子插了几朵赶在秋天尾巴上绽放的花,旁边则立着一张相框,透过月光隐约可见照片上的Gen和Root。这张相片只拍出了两人的上半身,Gen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而Root则看起来稍显虚弱,她裹着一件大衣,靠在Gen旁边,笑容有些苍白。


柜子对面是一张床,床边的轮椅上坐了一个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柜子的方向看。


看了一会儿,那人低下头,手搭上扶手,一寸一寸地摩挲过去,仿佛温热的触感还留在金属表面上。


但入手却是一片冰凉。她的上半边脸淹没在阴影里,从窗外倾泻下来的几束月光中,可以看到她抿紧了唇的下巴轮廓。


Shaw坐了很久,久到几乎要成了一座雕像了。


这时的天地一片寂静,夜色深沉得叫人不忍打破。Shaw轻手轻脚地捞起左手边床头柜上的一个药瓶,她旋开盖子,看了看里面剩下的小半瓶艾司唑仑片。


床上正安静躺着一个人,她的长发在枕头上铺开来,呼吸平稳,因为药物作用,她无梦可做。


Shaw仿佛是正在执行任务的杀手,她长久岿然地坐在那儿,似乎在等待一个时机。


但她知道,促使她动手的时机并不存在,至少现在不。


她向后靠在椅背上,任由思绪陷进去。然后在某一个时刻,似乎变得能够感知到 Root的挣扎了。


在很多时刻,这个世界对Root来说是彻底的冰冷。她从昏迷中醒来,面对周遭陌生的环境,以及终日无法离开的冰冷座椅,原本的锋芒一点一点流失,变得脆弱而小心翼翼。


在回忆过去这件事上,Root表现出一贯的紧张和焦虑,她真实地痛苦着,但又一边说服自己接受面前的Shaw,这等同于接受从前的Root自己。


而现在的Root早已不是当初的Root。


直到此时此刻,她终于能够站在Root的立场上思考这一切。Shaw紧紧捏着药瓶,被深海般的无力感紧紧包裹。


想对Root道歉的话语,梗在喉咙中,却发不出一个音。


她起身,绕到床的另一边,背对月光俯身靠近深眠中的人,Root宽大的领口褶皱中隐约露出左肩的一块浅色疤痕,Shaw看了一会儿,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那朵疤痕上留下一个空拍的音符。


虽然Root已经不记得这些了,但时光却以这样一种方式为这几年留下了清晰的印刻。有一个人记得,也许就够了。


窗外黑色的幕布被揭开一角,开始隐隐地泛起红来。


而熟睡中的Root浑然不知,酣然无梦。


 


12


第二天Shaw是被Gen惊醒的,她几乎一夜没睡,天快亮了才摸回宿舍,又过了很久才勉强睡着。


朦胧中只听到门被大力推开,声势浩大,惊得Shaw一下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她下意识就往枕头底下摸枪,直到意识到自己在哪后,才捂着额头倒回床上,一阵天旋地转。


没想到Gen黑着一张脸,扯她的胳膊就就往外拽:“起来。”


Shaw蹙眉,她被Gen一股脑拉起来,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绑了一个沙袋,有些冷冷地说:“你干什么?”


“Ms. Groves找你。”Gen头也不回的说。


“她怎么了?”Shaw顿时清醒了。


“我哪知道。”少女转过身来,气鼓鼓的:“上午我去图书馆,Ms. Groves见你没来,整个人似乎很失望,时不时朝门口看。”


Shaw听完,内心居然很是愉悦,头也不疼了,靠在床上欣赏Gen赌气的表情,直到差点被少女刀刃一般的眼神大卸八块,这才开始换衣服。


不得不说,Root想见她,这很好。


 


甫一进图书馆,只见Bear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正扒拉在Root膝盖上欢快地摇着尾巴,直往她身上跳。


Shaw略一蹙眉,快步走过去,一记口哨把Bear唤回来。


Root抬起头,看到来人后弯起嘴角:“放心,我没这么脆弱。”


Shaw被说中了,显得有些尴尬,她摸摸鼻子,咳了一声。


一边的Gen搂住Bear,一人一狗蹲在地上互相取暖,Gen朝她们努努嘴:“你们不是要聊么。”


Root朝Gen挑了挑眉,倒显得有些熟悉的俏皮了。


Shaw自觉走过去推着她:“去哪里?”


得到随便走走的回答后,她了然地点点头。


 


日渐走低的气温和疯狂掉叶子的时光不知疲倦地持续着,好像永远都不会过去。Shaw推着Root沿林荫道漫无目的地走着,偶尔有一两片落叶盖Root在膝盖上,被捻在手心里把玩,走了一段,Root忽然说:“我想我应该记得你。”


她的语气太过自然,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于是Shaw愣了一下:“什么?”她停下来,低头看她。


Root把两边轮子固定住,好让Shaw过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Shaw也确实这么做了。


看着Shaw的眼睛,Root再次气定神闲地说出那句话:“我说,我应该记得你。”


少许阳光从树叶间抛洒下来,在她们身上碎了一层金色的粉末。


“应该?”Shaw皱了眉,思考Root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她明明心里才下定了决心,就算Root什么都想不起来,她也能坦然接受。前几天Root说着或许回忆不愉快的话,像一声叹息在她脑海里回荡着。


“以前我是什么样的?”Root拂走膝盖上的树叶,故作随意地问。


“怎么忽然在意这些?”


“恐怕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想知道你的看法。”她垂着眼眸,手指轻轻在手掌里划过。


喉咙有些干涩,踌躇了一会儿,Shaw的话语有些不连贯:“不管现在的你是什么样子,这都是……都是你的一部分。”


Root微笑起来,没有否认:“但过去一定有很多我在意的人和事,也必定是他们造就了我,使我摆脱了杀手的身份。”


Shaw有些惊讶:“你记得?”


Root摇摇头:“我不记得,只是猜测。如果我还是杀手,仇家早就找上门来了,毕竟那个时候的我太耀眼了啊。”她扬了嘴角,轻轻摸着膝盖上的毯子,语调又沉下来:“我想找回那部分记忆,特别是关于你的。”长时间吹风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可以看出来她的身体素质大不如前,仅仅是风就要把她刮倒了。


Root看着她,树叶间的碎光仿佛盛进了她眼中,显得越发亮了:“我想做回从前的我,你会帮我吗?”


Shaw怔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还是你觉得,我做不回那个时候的我了。”她紧紧捏了一下手中的毯子,又松开了。一双眼睛顷刻间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略带晶莹地看着Shaw,在斑驳的投影下让人无法拒绝。


 


“我会帮你。”长久的沉默后,Shaw忽然握住了Root的手,她眼里的光芒绽开,像是熄灭的蜡烛再被点燃,迸发出一簇火苗,郑重地点了头:“只要你想。”


Root弯起嘴角,像一个终于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在Shaw选择妥协的时候,Root的意愿却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奔去。但无法改变的是,那是她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是无论多少平庸的日子都消磨不掉的。现在因为Shaw的出现,促使Root下定决心再一次试着找回它们。


那些她们曾并肩作战、力挽狂澜的时刻,饱含着深切的爱意与救赎,弥足珍贵。


于是Shaw又有什么理由继续放弃呢?


 


13


把Root送回图书馆后,Shaw却一下午都不见了踪影。


Gen内心则翻滚着各种八卦:她们聊了什么,该不会吵架了吧,Shaw不会一气之下回去了吧,那车我还没开过呢……就这样,一下午焦虑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


幸好Root无意探究,她们两个人坐在一起,彼此各怀心事,交流了几句,就都不说话了。


“我可以叫你Root吗?”半响,Gen撑着下巴,侧着脸看她。


Root愣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是Shaw告诉你的?”


Gen乖巧地点了点头。


“当然。”她回应道。


Gen的兴趣一下子高涨到了某个无法收拾的地步,仿佛打开了某个开关,追问道:“那你跟Shaw,你们……”


Root不由得一笑:“你怎么不问她?”


“我觉得她不会说的。”Gen撇撇嘴,她还不了解这个人吗。


Root露出了然的表情,伸手捏了捏Gen的脸:“可以理解,不过我也希望我可以回答你。”


Gen也不躲,一脸“我懂”的表情。


 “我有点累,今天先到这里,好吗?”Root合上书,放到一边。


“当然,我送你回去。”Gen忙不迭说,又是摸鱼的一天。


 


她经常送Root回家,有时候还帮忙做家务,可谓是轻车熟路。穿过院子,Gen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熟稔地从鞋柜里拿出拖鞋自己换上,又去厨房倒了两杯水。


“谢谢。”Root接过水,小口喝着。


Gen在沙发上坐下了,问她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日常。


关于Shaw的事,这次是Root主动问的:“你们早就认识了么?”


“得有四年了吧,毕竟我都高中了。”Gen转了转眼睛:“你想知道?”


Root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我当时惹了点儿麻烦,是她救了我。跟她一起的还有一个没什么表情的大个子,还有我之前的监护人,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Shaw说他现在回老家了,噢,还有Bear。”


“她们是一个团队?”


“是,我知道的就这么几个,不知道你当时在不在。”


Root略一沉吟,示意她继续说。


“当时我被绑架了,Shaw也受了伤,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我,心里特别害怕,但是……”Gen的眼睛亮亮的,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刻:“Shaw真的来了,她一个人闯进来,一枪解决一个敌人,别提有多酷了。”她撑着下巴,沉浸在那段回忆中。


Root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事情过去后,我就来这里了,Shaw她偶尔会来看我,但你知道的,她工作真的很忙。”Gen正了正神色,摸着口袋掏出手机:“说起来一下午没见到她了,该不会有事又跑了吧。”


Gen拨通了Shaw的号码,但只呼出了两秒就被掐断了,她挑了挑眉,又拨了一通,这次干脆提示对方已关机了。


Root身体朝少女的方向倾过去,问她怎么了。


“上一次她不接我电话是因为大晚上在外面突突人,当然我也不是故意要凌晨一点打电话给她的,适应学校环境总需要时间嘛。”Gen从沙发上站起来:“为了防止她把学校炸了,我得出去看看她的车还在不在。”


“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跟快就回来,保证把她抓到你面前好好教育一下。”Gen扬了扬手机。


Root这才又笑了:“注意安全,有消息的话联系我。”


Gen露出一个你放心吧的微笑,匆匆出了门。


 


14


偌大一间屋子就只剩下了Root一个人了,她捧着玻璃杯,慢慢感觉到杯中的温水变凉了,才放回到茶几上。下意识划开手机,时不时查看信息,但是始终没有收到提示。


放下手机,她有些倦地揉了揉眉心。


忽然,她感觉到身后有某种异样,虽然行动不便,但多年来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确,她伸手转动轮子,却在下一秒猛然被人捂住了嘴巴。


Root顿时慌了神,用力前倾挣脱,眼角余光只瞥到一抹漆黑的袖子。身后的人力气奇大,紧紧抓着她的手摁到轮椅扶手上,双手从背后环过她的脖子压制住她,抓着一根尼龙扎带就往扶手上套。


这一年多来Root的体力只减不增,根本比不上这个人,但还是被她挣出一只手来,胳膊往后一拐,狠狠撞上了身后人的腹部。


那人闷哼一记,声音竟有些熟悉,Root扭着身体朝后看去,脖颈却遭到一记重击,接着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恢复意识,强忍着不适感抬起头,面前有个人正靠在桌边,低头捂着腹部,她穿着黑色的背心,外套被随意扔在桌上。


她试着动了一下了,手却被紧紧固定在扶手上动弹不得。那人听到了动静,一双眼睛看向她。


Root跟她对视,身体僵硬,面前的人不是Shaw还能是谁。


 


15


Shaw看上去却像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搁在腹部的手,朝她走来。


“你到底是谁?”Root问道,表情紧绷。


Shaw置若罔闻,走到她面前,半跪下来,与她目光齐平,面无表情:“你不知道我是谁?”说着,她从脚边抓了一根黑色的电线扯过来,电线那头似乎有个沉沉的东西跟着被拖了过来。


Root眼里闪过一丝惧意,她用力磨着尼龙扎带,企图挣脱,没几下手腕就红了。


被拖过来的是一把电熨斗,Shaw慢慢地把它举到眼前,推开开关,重新看向她:“前北极光特工,靛蓝5A,机器执行人,当然,还有很多临时身份,你指的是哪一个?”她说完,倾身而上一只手解开Root的灰色毛衣扣子,露出浅色的内衬。


膝盖上原本妥帖的毛毯此刻被皱巴巴地揉到了一边,Root的声音显出一丝轻颤:“Shaw……”


电熨斗冒出丝丝热气,Shaw毫不在意地沾湿了指尖,轻轻点了一下,伴随而来蒸发的嘶嘶声。


Root的呼吸越发急促了:“你是来杀我的?还是想要什么?”


电熨斗一点一点贴过去,让她不得不别开了脸。


“我要的,这不是来取了么。”Shaw晃了晃手中的电熨斗,依旧面无表情,但她似乎拿捏着距离,身体尽量不碰到Root毫无知觉的双腿。


“这里什么都没有,我想你应该已经找过了。”Root消耗着为数不多的镇定,指甲嵌进皮质扶手里。


“没关系,我要的东西,在你身上。”她表情阴郁,像个十足的杀手。


“那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没有,也不知道。”Root再次避开了几乎要贴上她脖子的熨斗烫面,鼻尖冒出细细一层汗珠,她开始大口喘气,脑袋嗡嗡地叫嚣。


Shaw眯着眼睛看她,意味深长地说:“只是现在的你不知道。”


没过几秒,压迫感骤降。Root睁开眼,眼中浮起几丝疑惑,Shaw放下了熨斗,。


“试试这个?”


Shaw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握在手里,按压开关,蓝色的火花冒出来,伴随着噼啪声,闪成一条短短的蓝色曲线。


Root眼中有什么忽然凝滞了。


而Shaw抿着唇,一言不发看着她,似乎比Root还紧张。


注视着蓝色的耀眼火花,在Root脑海中若隐若现的片段几乎被一双无形的手搅了个粉碎。那些漆黑的屋子、地下通道、货车车厢、自动售货机……一个个场景如闪电般划过,接着被扔进巨大的搅拌机里,转瞬成了粉末。


她此刻恨不得自己也能纵身一跃,跳进搅拌机里来个痛快,但是不能。她的手指死死抓着扶手,咬紧了牙,太阳穴突突的胀痛,汗水从额头上淌下来。


Shaw皱着眉,脸色异常难看,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观察Root的反应。


而Root嘴唇颤抖,整个人弯腰伏了下来,断断续续地呢喃着什么,但声音太轻了。


屋内几乎听不到任何说话声,只有电击器工作的声音。


Shaw几乎快把电击器捏碎了,她看着Root毫无血色的嘴唇和满脸的冷汗,心脏像是被骤然拿捏住了,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晃了晃脑袋,安慰自己:一分钟,再过一分钟,就立刻停下这该死的戏码。


艰难地呼出一口气,她猛地把Root压回到椅背上。


Root双眼一瞬茫然,鼻尖是Shaw发间的香气,耳畔响起的,除了电光噼啪的声音,还有那把低沉却紧绷的嗓音。


“Root,帮个忙,把从前的你,带回来。”


 


16


Shaw侧了脸想看Root的表情,她的气息游移在她耳朵上,可以看到Root整个人打了个颤,下一秒,肩膀猛烈地一疼,被一口咬住了。


Shaw一动不动,任她咬。


蓝色的电流消失,一时满屋寂静,只剩Root压抑的喘息声,和目光所及,渐渐从窗外溢进来的晚霞。


“够了。”似乎过了很久,Root低低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像是哭了。


Shaw终于绷不住了,她甩开电击器,扳过Root的肩膀。


眼前的Root已经是筋疲力尽,她面色苍白,头发散在胸口,额头上因为用力而暴起青筋,脸上挂着泪痕,看起来十分狼狈。


有什么从心口碾了过去,Shaw急忙低头解开Root手上的扎带。


扶手上的皮革几乎要被Root抓破了,她手腕上更是磨出一圈鲜红的血痕。Shaw说不出话来,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她开始后悔了。


“抱歉。”捧起Root的脸颊,Shaw看着她:“别慌,没事了。”


Root像水中缺氧的鱼,大口呼吸着,她试着抬了一下还在颤抖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痕迹,声音沙哑:“我知道。”


她的手旋即被一双更为温暖的手握住,Shaw靠她近了点。


Root看着她,呼吸渐渐平稳起来,她睫毛湿润,像是撒了一把珍珠。


鬼使神差地,Shaw攥着她的手,倾身过去吻了吻她的睫毛。


Root的脸变得有些泛红,也许是刚才擦的太用力了,或者是喘得太用力了,但没有立刻说话。


Shaw只好站起来,把桌上的玻璃杯递给她,示意她喝水。Root伸了手却没拿住,杯子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看着一地的碎片,连带着Shaw也愣了一下。


掌心后知后觉地传来阵阵刺痛,Root看了一眼左手手心,那儿被弹起来的玻璃碎片划开了一道血痕,正淌着血。


她怔怔地看着那一道鲜红,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来:“看来我做不到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Shaw神色凝重,说了句你等等,立刻去翻急救包。


 


等她回来的时候,Root的状态恢复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平静了许多。她手心朝上搁在扶手上,伤口像一束红线横亘在她掌心的纹路上。


Shaw蹲下来给她包扎。


从Root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Shaw的头顶,和她耳朵后面晒成健康小麦色的肌肤,她的马尾散在肩膀上,随着动作轻轻甩动,右侧肩膀上一圈深色的齿痕。


Root看得有些恍惚,一种莫名的冲动浮上心头,她问:“你以前是医生吗?”


Shaw打结的手一顿,抬起头看她。


“别误会,我没有想起来,只是觉得熟悉。”Root看着她眼里的光亮起又熄灭,像一支忽明忽暗的蜡烛。


“看来浪费了你准备了一下午的演技。”Root笑了笑:“不过很有趣。”


“有趣?”Shaw草草地收拾着工具。


“也很刺激。”Root略一思考,歪着头问:“这像是我以前会说的话?”


“你不知道你有多擅长说这些。”Shaw笑了笑,表情明朗了些。


Root攥紧了手掌里的纱布,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么,我还是现在的我,让你失望吗?”


Shaw身上像是染了一圈毛茸茸的红色海草,随着霞照的移动而上下沉浮,显得异常温柔,她一字一顿地看着Root说:“你没让我失望过,从来没有。”


 


在这样的注视下,Root感到一种久违的如释重负,她似乎真的开始笃定,这个人会在她身边,无论是从前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


她向后靠在椅背上,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顿时又累又困,但又不舍得放开Shaw的手,只是说:“我有点累,你陪我坐一会儿吧。”


Shaw点点头,收好急救包,在沙发上坐下了。


她前一晚几乎没怎么睡,此刻陷进柔软的沙发里才觉到疲惫汹涌袭来。合着渐渐模糊下来的日光,和Root停留在她脸上若有似无的视线,Shaw的眼皮越来越重,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17


感觉到身体从沙发靠垫上滑下来,Shaw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窗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她眨了眨眼睛,Root并不在视线范围内。她下意识拿出手机,有两条Gen叫她加油的短信,她简单回复完,站起身来找Root。


客厅暖黄色的灯光像是焗了一层蜜糖,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外面开始滴滴答答地下起雨来。


她四处找了一圈无果,正有些焦急的时候,发现了窗外那个背对着她独自坐在花园里的身影。


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而Root看起来完全没有回屋的打算。默默抱怨了一句天气,Shaw在门口找到一把伞撑了出去。


Root浑然不觉她的靠近,似乎只是出神的望着某个方向。


 


雨伞在头顶遮挡开细细的雨丝,Shaw的面容出现在伞下,她抿着唇,看着Root笼在蒙蒙的水汽中的侧脸。


Root感觉到她直白的目光,勾起嘴角,有些狡黠的望着她:“醒很久了?”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Root脸上的笑容是她那一贯自信的、带着挑逗意味的笑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却又真的什么都在乎。


压下心中的震惊,Shaw说:“不算久。”


Root伸手握住她撑着伞的手,把她从左侧拉到了面前,嘴角笑意更甚。


熟悉的感觉自手背蔓延到心底,有些凉,Shaw将伞往Root那边偏了偏。


Root的手没有停顿,直接覆上了Shaw的脸颊,另一只手勾住她的脖颈,勾得Shaw弯下了腰。这个动作像是做了千万遍那样自然,她轻声说:“你还是老样子。”


 


数不清的银丝自天空倾泻下来,悄无声息地打湿了雨伞。


Shaw灼灼的看着她,这是她的Root,如假包换。


她一手抓着Root停留在她脸上的手,倾身缩短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如此,失而复得,得而不易,最为珍贵。


而今夜的雨下过之后,明天一定会是一个好天气了。


 


END






-----------------------------------------------------------------------------




这就是我想写的结局,此刻心愿达成,分外傲娇【【骄傲。


接下来的故事,大家可以预见一个浇花种田虐狗虐Gen的日常了~至于轮椅这件事,相信黑科技,活蹦乱跳分分钟的事儿,放心脑补【?




然后下一篇文又要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低下羞愧的狗头……


总之感谢各位观众老爷,酱~








热度(317)

  1. 易亦弋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竹羡:
  2.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