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肖根脑洞 13

H缺钙:

果然被暴击后写东西状态不好。越发流水账。


十三


长老会医院的实验楼内,穿着白大褂的Root 靠在柜角躲避着雨点似子弹。“Harry, 给我指条路。”在机器上帝藏匿的缝隙里吐出的号码,必然关联到日后的世界安危。这次任务的难度不在于学校里,而在Samaritan的实验室中。芯片虽然到手,而埋伏的特工却成群而来,即便她是个优秀杀手,也难抵挡是自己几十倍的火力攻击。


 


“我已经叫了Carter和Fusco 前来支援,实验室楼下也遍布了特工。只有上顶楼,那里有John 提前备的滑翔机,但操作难度相当大。朝西北方向而去是公园,我建议在那里降落。”Finch说。


 


“听起来很有趣。”Root 再躲过颗在自己胳膊前擦过的子弹,边回击边退向电梯。她连通和Shaw的通讯线,“Sameen,忙吗?”


 


“忙着带着这个小鬼玩极品飞车。”Shaw 冷静地掌控着方向盘,从后视镜里发现机会后不时回击追击她的Samaritan特工。Gen抱着头缩在座位上,偶然瞥见Shaw冷峻的面部线条,“你都不怕吗?”


 


“是。”Shaw打中了一个特工的肩膀,笑着收回视线继续加速。


 


“那你怕什么?”Gen的恐惧也被自己满脑子的问号冲淡了些。


 


“我感受不到害怕,恐惧,开心,悲痛,小鬼。”Shaw回答,再将对话对象转向了Root,“你那边怎样?”


 


“好得不行。”Root 刚被两面夹击,胳膊上中弹后鲜血淋漓,疼痛让她额上的汗珠颗颗滴下,“一会儿我要去试试滑翔机在纽约上空恣意飞翔的感觉,试试看能不能降落在游艇上。你不在,真可惜。”


 


Shaw又回头反击了机枪,开车在车流中自如地穿梭,“也许下次我也要搞一个滑翔机在车里备着。带着个孩子玩猫鼠游戏可并不刺激。”


 


Root笑,“下次和我一起飞飞看,我还没见过你在海军陆战队里掌握地所有技能呢sweetie。”


 


Shaw带着笑声说,“远超你所想。”


 


Root 撕下衣袖给自己做了简单的止血,连续发射的子弹击倒了数名特工后,她来到房顶,刚刚穿戴好又有人追上,Root朝他们扬起右手似在行礼,“ Bye, Losers .”她并没有发动滑翔机,而是在一群人目瞪口呆中直接跳下楼,当特工们反应过来后齐齐追到房顶边缘超Root射击,她又以一个诡异的行驶曲线忽然抬升了海拔,快速而灵巧地绕过前方的建筑物寻找着降落地点。


 


“我不得不说,John这次帮了我大忙。”Root 不忘记问Shaw的位置,“需要我去驰援你吗Sweetie, 毕竟你带着个半大孩子。”而快速失血后带来的黑晕已经开始袭来。


 


“不用。”Shaw飞速回她。的确,她已经甩掉了两辆车,等了会没有Root的回复,她乌黑的眸子黯了些,“Root?告诉我你的位置,我去接你。”


 


“Hah,Sameen…”Root声音里的疲惫马上击中Shaw, Shaw马上调转方向奔向长老会医院所在区域。


 


“小鬼,一会会有个西装男来接你,你会安全的。”Shaw以最大马力驾驶着汽车,“John。我需要你来接个人。”话音落下,一俩大型卡车就从车头迎面撞上,Shaw下意识扑向Gen护住她,然而很快失去知觉,黑暗降临时,她听到了Gen的尖叫,还看到了恍惚间的那点亮,是Root的 脸。


 


Shaw再睁开眼时看到的Finch,三件套先生期盼又小心翼翼地盯着自己这位行事难以捉摸的同事。“Gen呢?”


 


Finch回答,“被救下了,和她的同学一起现在安全屋中。”


 


“Root 在哪?”她有些累,只好先闭上眼缓一缓,再睁开。


 


“我很抱歉,Ms Groves现在下落不明。可以肯定的是她受伤了,必须要找地方躲藏或者疗伤。”Finch被这次行动整得焦头烂额,看见Shaw忽然坐起,他忙去制止,“Ms Shaw ,你的头部和腿部都受了不轻的伤,寻找Groves 女士的事情我已经交给John和Fosco ,你需要安静地养伤。”


 


Shaw扶着腿坐起,“我不需要休养,至于Root,”Shaw少有地在严肃,Root和她最后一通对话时显然在失去意识,生死未卜地她肯有可能落在了Samaritan手里。“你能定位她最后的手机信号吗?”


 


Finch点头,“信号点位置我们已经寻找了几遍,还是一无所获。”


 


“我睡了多久?”Shaw起身,腿部伤口裂出一道血痕。


 


“10小时。”


 


Shaw走向武器柜,心里盘算着此时的Root 因为受伤可能情况不妙,“我得带走Bear。”她吹了声口哨,Bear马上奔过来。


 


“Ms Shaw,我想还是提醒你的伤势,如果无法阻止你,还要提醒Ms Groves 一旦落入Samaritan手里,我们要从长计议。”


 


Shaw弯腰拣着武器,听到Finch“从长计议”四个字,她直起腰看着眼前的男子,“Finch,没有从长计议。她受了伤,随时会丢了性命。你放心她在Samaritan那里哪怕一分钟?我一定要带她回来,没有一旦。” 


 


前特工的脸色阴沉得可怕,Bear都感知到,只怯怯地低呼了声算是和Finch打招呼告别。Root,你会在哪儿?Shaw 打开手机重新定位了和Root最后的通话地点,想起Root说的降落在游艇上,她心里有种强烈的直觉,当John他们利用科技和推理在寻找Root时,前特工决定走点不一样的路子。


 


距离长老会医院10公里是海港,那里聚集着大量的外国船只,如果她是Root,也会找到俩车并且去那里躲避。前特工快速到了海港,第一件事就是查找药店,Bear反应更快,扑向一个药架,仔细看墙角有血滴。Shaw转身出去,放眼看了四周后连通了Finch,“我需要北边海湾10小时内的进入记录。”


 


Finch效率向来惊人,已经提前锁定了三艘游艇,“FERRETER 号游艇在8小时前出港,但录像上没有显示有人进出,只有搬运柜。等等——”Finch像想到了什么。


 


Shaw紧接着问,“方向?”


 


“我把出行10公里内的坐标发给你。”


 


Shaw看着Bear,“Buddy,找到那个疯女人,我要不要揍她一顿?”


 


 


Root眼前一片模糊,失血让她浑身无力,这艘自动控制形势的游艇带着她在海上飘了也不知多久。她彻底昏迷前还记得做了带了些药物在身上。正摸着口袋时,舱外传出可疑的声响,Root 轻轻挪动身体到门后,右手握住了枪。


 


那阵声响也停了,然后是Bear熟悉的叫声。Root绽开笑容放下枪,门被踹开,她看到了那张叫她安心的脸。


 


倚着墙壁,Root笑,“我知道你会找到我。”她身上多处擦伤,胳膊上的血顺着流到了手背结痂。虚弱的Root,还对着Shaw含情脉脉的Root, Shaw想挥起拳头,但最终化为搀扶的动作,再自然而然,她抱住了Root.


 


“下一次,我一定会揍你的。相信我。”Shaw说。


 


 


之前在躲避Samaritan 人的路上,随着Gen的问题越来越多,她不得不暂时切断了和Root的联系。


 


“你好像在担心她?”Gen 说。


 


“我担心整个任务。”


 


“你们有很多人?”Gen 又问。


 


“我们只有几个人加一条狗。”


 


“你最喜欢Root,还是那条狗?”这小鬼很刁钻。


 


“为什么这么问,我喜欢那条狗,OK?事实为了它我才加入的。”


 


“可你说你没有感觉的。你怎么会担心?”这小鬼让Shaw想缝住她的嘴。


 


“感觉和在意担心不同,OK?”


 


“那你很在意她?”Gen 问得Shaw都下意识抓紧了方向盘。


 


她没有回答,躲过了一串子弹后,她偏头看了一眼小鬼,“你知道什么叫在意?”


 


“当然,就是不想失去。”


 


Shaw无奈地摇头。


 


在没有麻醉的前提下实施手术,医生Shaw亲身体验过数次,但帮Root取弹确实第一次,她也希望是最后一次。幸亏Root做了急救措施尽量不让伤口进一步恶化,盯着那枚嵌入肌肉的子弹,声音柔得她自己都没发觉,“忍一下。”


 


Bear蹲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两人,听到Root压抑地痛呼,它上前伸出舌头舔着Root另一只手心。


 


Root的声音因为虚弱而沙哑,“真开心受伤时有Sameen 医生在。”


 


Shaw犀利的眸子白了她一眼,“我不可能次次都在,好了,快了。”手起弹落,黑客手臂上的子弹被顺利取出。Shaw为她进行了包扎。


 


“你失血太多需要补充血液。”她示意了下Bear,小家伙叼起一个冷藏急救箱而来。


 


“医生,你怎么知道我的血型?”Root的神智尚还清醒,额上的汗珠一颗颗滑落,她的Sameen 那样温柔地看着她,“从你第一次为我们受伤后我就知道了。”


 


耳蜗女满意地努了努嘴巴挑起了笑容,然后沉沉入睡。


 


 


“你在意你的病人吗?”曾在被审查医师资格时遭遇过这样的问题。Shaw没有说谎,她在意,那也是她唯一一次承认自己的在意。


 


“承认吧,你在意我。”耳蜗疯子也这么说过。Shaw当然奉送白眼,她才不在意——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在意,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被承认拥有这份在意。但她被这个疯子轻易看透,当她扭过头时,耳蜗女只是点到为止,一笑而过。


 


 


手术后的Root呼吸声非常清浅,医生Shaw也终于决定疲倦,这艘FERRETER号在海上漫无目的地漂浮,远处还有低沉的雷声。两人一狗,浮生半世,Shaw握着啤酒盯着Root那张沉谧的脸,第一次觉得原来她的感觉里也有“静好”一说。


 


她抬起手想替Root整理下发丝,要落下去那瞬间她看了眼Bear, 小家伙伸着舌头似乎等她好戏,“Good boy,你可不许说。”Shaw轻笑,落下手,首次主动触碰这份她在意的存在——Root, 她在的。


 



热度(64)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特喜歡這一章節
  3. No.20160418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佚名啊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5. 赵子坷2012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6. 琴瑟和鸣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7. tianshengqs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