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肖根脑洞(1-10)

Faith:

Shoot Archive:



赵子坷2012:







tianshengqs:















H缺钙:































不小心删除了10,索性放在这里重新发布。
































一、
































“Sameen,“甜却不腻的声音蛊惑着耳膜,Shaw 翻了个身,企图将意识隔绝在这声音的骚扰之外,不用睁眼也知道那个女疯子正用那双浮动着水潋般的大眼睛注视着自己。
































 
































Root见Shaw挪出了空间,索性坐在她的腰侧,早已习惯了Shaw这样,Root嘴角勾起,把玩起了Shaw那黑色马尾的尾梢,“你受了伤,TM说需要趁着这个机会修养半个月。”
































 
































“你的意思是半个月后有好大一票要干?”Shaw感受到那只调皮的手已经游走到自己背部,手指指尖正肆意地在跳着芭蕾。Shaw反手扣住Root的手腕,翻身怒视着她,“别当我说过的话是放屁。”
































 
































Root歪着头无奈地笑了,“Sameen,你都不会说句体己话。”
































 
































“Ms Shaw,每个号码都是重要的,不能用干一大票或者一小票来区分。”Finch睁大了无辜的眼睛,抖着标志性的小颤音说道。Root的视线还粘着Shaw,“Harold,上一票你分配了个只用出动M9刺刀的活儿,我们Shaw可不是白背了一包的弹药出去了?”她的话似乎让Shaw受用了点,手里力道松了些,Shaw意味深长地向Reese递了个白眼。
































 
































Root盯着自己被Shaw捏至发红的手腕,眼角被疼痛微微牵引了下,Shaw这才彻底放过她,从沙发上一跃起来,盯着Finch面前的屏幕,“让我坐月子一样养伤半个月才是废了我。我来看看这次的号码,唔,一对夫妻,都是FBI?”
































 
































“Mr Smith and Mrs Smith,Finch,你投资了这部电影的第二季?”Reese凑上前,看了眼两个号码所属人的照片后耸了下肩,“ Lionel那里还有一票毒贩等着我一起收网,这两个家伙资料很齐全了,我看不如交给Shaw,她那点伤是小儿科吧。”Shaw向Reese投去一个激赏的眼神,Root眉头微微锁起,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她说了,需要我一起。”
































 
































Shaw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起来,“别挡着我爽就行。”Root偏头凝视她,“你可真让我操碎了心。”
































 
































Finch和Reese面面相觑,此刻不知道插什么话好。Reese捞起Finch的外套,“Finch,下面呆久了不冷吗?出去喝杯热咖啡透透气。”Finch点头认同提议。Root笑容更灿烂,“Bye,boys.”
































 
































“哦,半小时后我会回来,还有东西要交给两位女士,麻烦你们先在这里处着,先不要着急行动。”走到楼梯口的Finch回头招呼着,却看到Root已经用甜出水的眼神看着Shaw手里的吸管,“Sweetie,如果你喜欢这个口味的,我可以每天给你做哦。”Finch愣了愣,缩回头离开了地铁站。
































 
































Shaw的胃口似乎瞬间被击穿,她放下饮料,开始低头逗弄着Bear,Root略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挠了下耳后发丝。
































 
































“别碰那里,还没有结痂容易感染。”Shaw冷冰冰的声音传来,Root马上收手,心里却闪过一丝丝得意。“Sweetie,为什么你总是拒人千里之外?”
































 
































“想听实话?”Shaw摸着Bear的脑袋抬头看着Root,“感情对我而言是废物,那玩意还不如一块牛排来得实惠。”
































 
































Bear“呜呜”了声,像是不满意这个说法,“好吧,你比牛排重要。”Shaw宠溺地再挠了挠Bear,小家伙献媚般地蹭着了蹭她。
































 
































Root撇开头,“说来巧了,今晚我在PeterLuger 预定了位置呢。”Shaw 的眼睛瞬间亮了,听Root用那懒洋洋的强调道,“博君一笑罢了。”
































 
































Shaw听出那语气里的失望,“笑不笑也得等吃到了再说。”
































 
































Root靠在沙发上,看着Shaw专注地陪着Bear满地健身,嘴角那抹若隐若现的笑意昭示着她也不错的心情。这个面瘫辣女受得了她的点击,吃得住她抛下的各种“工作难题”,似乎像个经过精准调制的机器人,但是她怕自己的小调戏。让一个情感缺失者偶尔被自己激起些小波澜,倒也让工作充满了乐趣。
































 
































三件套先生太清正美,Reese也不是自己的那口菜,只有Shaw,扛得了打,发得了狠,耍得起帅,又面瘫乐于M,在当初遇到Shaw时,Root对着TM笑得开心,“我就知道你懂我,给我送来了这么有趣的小东西。”
































 
































“你再这样盯着我,我可不能保证发神经突突了你。”Shaw早就感受到了那火辣辣的直视,有些受不了了。天知道,在基地时她收到过千奇百怪的考验和训练,怎么没有这号训练?
































 
































“你陪我说上几句不可以吗?”Root毫无预警地甜声又传来,Bear都被激得跳起来,狗腿地奔向Root求抚摸。
































 
































Shaw摊手,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Bear,“见色忘义的东西。”
































 
































“你承认我有那么几分‘色’?”Root抬头,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Shaw白了她一眼,“我承认是有那么几分,但对我没用。”
































 
































“Sweetie,你不待见我的外在,是喜欢我的内在吧。所以千山万水也不辞,救了我好几次呢。”Root见到Shaw那张瘦削的脸蛋上泛着冷冷的傻气,都忍不住想伸手捏下,耳旁传来TM的声音,“任务策略修改,Shaw独自行动。”
































 
































“哦?”Root笑,“好吧,听你的。”
































 
































TM又传来指令,“角色扮演——舞女。”随即是地点和时间,Root走进车厢,抽出自己的应急包搜罗出低胸裙,“好吧,我当然可以。”她脱下皮夹克,继而脱下里面的黑色衬衫,匀称的体型背对着Shaw.
































Shaw的胃部泛起了一阵陌生的饥饿感,“这是要去演什么?不和我一起行动了?”
































 
































“Sorry,Sameen,我临时有个活儿得出去了,Smith夫妻的事就都交给你了。”
































 
































Shaw有些不乐意,“你去哪里?”
































 
































“晚上牛排馆见。”Root转身已经,换上了低胸短裙的她开始对着镜子画烟熏妆,“等你哦Baby.”她朝Shaw眨了下眼睛,Shaw 听到了自己肠胃蠕动发出的响鸣。
































 
































 
































二、
































“Root对Shaw?”Reese将咖啡送到嘴边,还想着留在地铁站的两个人。Finch想了想,“Groves女士的确对Shaw有着仅次于对TM的热情。”
































 
































“我们那位Hammer小姐如果也怀有同样的热情,她面对的情敌可是史无前例的强大啊。”Reese坏笑着,喝了口咖啡顺便朝窗外望了望,忽然他被呛住,扯了张纸巾忙不迭地擦嘴,F半张着嘴瞧着橱窗外的“景色”更合不拢口,一身鲜红贴身短裙,哥特烟熏妆的前黑客女士正对着他们笑得魅惑。
































 
































“Hi”,Root自顾从外拉开玻璃窗,“她有新安排,至于我家那位,Harold,John,托你们照顾了。”
































 
































“地下的那位可不是一般的婴儿,现在她也出来了?”Reese微笑着问。
































 
































“她还在等你们甜蜜完了给出信息支援,唔,主要是她的手臂枪伤还没全好,Harold,可别累了她。”Root边说边回头,身边走过几个男人已经忍不住对她吹起了口哨。她露出“Boring”意味的笑容,随即递进来一个纸袋。
































 
































目送走了她,Reese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Finch,“怎么你身边的除了我都是怪物,哈?”
































 
































Shaw靠在沙发上喝着Root带来的冰啤酒,手里还把玩着珍送她的列宁奖章。她从来想过有人会理解自己,这个10岁的小姑娘说出“你只是音量被调低了,但只要倾听也听得见时。”Shaw感受到了心脏的一阵收缩。从以“情感无能,缺乏同理心不适合做医生”被“请出”医学院起,Shaw就从没指望过自己被了解,开始她还会愤怒,之后就是漠然。因为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这份工作,每天都是新挑战,每次都可以学新技能,更重要的是没有那些“羁绊”。
































 
































对人的喜欢,还比不上对眼前这条狗的。
































 
































Shaw仰脖又喝了一大口,此刻鼻尖还萦绕着Root的气息。她揉着鼻尖,走到Bear的水盘前弯腰倒酒,“反正你那俩爹也不知道,不会喝酒的狗狗不是好狗狗,对吧Bear?”
































 
































Bear伸出小舌头卷点了些啤酒,几口再下去索性埋头“胡噜胡噜”起来。Shaw笑了,“乖孩子。”
































 
































“Miss Shaw,我想前天Bear午睡了4个钟头就是你的杰作吧。”Finch站在楼梯口,看着一人一口对饮畅怀,他脖子都僵硬了。
































 
































Shaw被抓包后拿着酒罐笑得颇贼,“我难得一知己啊。”
































 
































“我想论知己,没人比Miss Groves更了解你。”Reese将纸袋扔给Shaw,Shaw打开,发现是自己最爱的芥末三明治。
































 
































她迫不及待地拆开袋子大口吃起来,“她可不是知己。”嘴里还不忘反驳上,“我可没忘了当初她电击我的那股子猖狂劲儿。”
































 
































“还有这套衣服,也需要你换上。”Finch走下楼梯,手里提着个袋子。Shaw抽空瞄了眼,“唔,什么衣服?”
































 
































“晚礼服。”Finch眨了眨眼睛,“Smith夫妻今晚要参加一个晚宴,你的身份就是Miss Samantha。”Shaw往嘴中塞了片生菜,顺便白了眼显示屏,“能不能换个名字。”
































 
































“我想不能。我黑进了所有出席嘉宾的电脑和手机,才发现这位Samantha女士今天要赶飞机去西雅图和情人会面不能出席。”Finch边说边走到Bear身边,Bear抬起迷离的眼睛“呜呜”叫了声,“还有,Miss Shaw,请不要再喂Bear喝酒了,我想这对它的肠胃不好。”
































 
































Shaw耸肩不置可否,Reese走到旁边,“你还会喂的对吧?”他低下头用更小的声音,”我想这么试试也很久了。“
































 
































Smith夫妻要参加的晚宴由金融富商Cullen举办,作为特工夫妻档同时出现在宴会,不得不让Finch他们怀疑会有事发生。
































 
































“一切正常,漂亮妞儿陪老头子们。”Shaw端着酒杯迈着优雅的步伐穿梭全场,眼神却在Smith夫妻身上巡梭,“这两人并没有同时到场,Smith先生身边陪着位女士,Smith太太则显然打入了富老头交际圈很久了。”Shaw不经意般地和Smith先生擦身而过,手机迅速配对成功。
































 
































Finch托腮看着电脑,忽然嗅到一股酒气,他低头怒视着Bear,“酒色全沾,你真是让我惊喜。”查着匹对好的电脑,Finch翻着任何可疑的信息,“哦,Miss Shaw,原来这位先生花名在外,是个花花公子,今晚11点还约了人去酒吧。”
































 
































“所以你让我穿的裙子短得刚好兼容酒吧和宴会?”Shaw往下拽了拽裙角,遇上了Smith火辣辣的目光。“没想到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Shaw笑了,向Smith先生抛了个媚眼,又绕到了人群深处。
































 
































“今晚我有个酒吧狂欢,一起来如何?”Smith先生不知何时已经贴上来。
































 
































Shaw收起和对方太太刚刚匹配好的手机,用小指撩着耳边的发丝,“那要看是不是无聊的聚会了。”她嗓音低沉下来,让Smith边听边眯起了双眼。
































 
































“Miss Shaw,我想Smith太太也有自己独特的趣味,她包养了不下三名情人。”Finch托腮,思考着这次跳出的两个号码是不是相爱相杀型。
































 
































“我还真想看看谁先倒下。”Shaw回答着Finch,却惹起了Smith先生更大的热情,将纸条塞进Shaw的手中,他眨了下那双湖蓝色的眸子,“10点半,我来接你。”
































 
































Shaw笑着颔首,心里却想到了Root的眨眼,比这个男人可爱多了。晚上10点半,Shaw坐上了Smith的跑车,“嘿,我还没知道你的名字呢。”Smith问。
































 
































“Samantha,”Shaw回答,“你,结婚了吗?”她一直胳膊撑着车窗,含着探究的笑意问对方。
































 
































“这很重要?”Smith车速越来越快,“好吧,对这么美的女士可不能撒谎,我有妻子了,但两个人各玩各的,你懂的,我们的股票债券等等资产混乱不堪,我想得花点时间来理一理才可以离婚。”
































 
































Shaw的笑容有些僵硬,心里却想着这样俩夫妻谁死了问题也不大嘛。
































 
































“Samantha?你是做什么的?”Smith将话题转移到Shaw身上,“我?”Shaw笑出了声,“我有些爱好,比如溜溜狗、品尝美食,还有射击运动之类。”
































 
































“哇,那很丰富。我想我比你以往遇见的任何,任何银行家都要有情趣。”Smith换挡的手附上了Shaw的手背,Shaw忍住暴踹他的冲动,职业地微笑。
































 
































晚上10点50,他们来到了一家地下酒吧门前,里面早就音乐喧天,Smith拉着Shaw的手腕走进了酒吧,中间舞池的一个人正在众人的口哨欢呼声中跳着妖娆的钢管舞。那投入忘情的模样可不比她对着TM说话的劲头差,正是Root。
































 
































Shaw端上杯酒,挤过人群上前,Root也发现了她和身后的Smith,Smith兴趣浓郁地朝Root举杯,靠近Shaw的耳朵说,“今晚会非常有意思。”
































 
































Shaw盯着Root,似笑非笑地喝了口酒,Root又朝她抛了个媚眼,引得欢呼声更大。“我去下洗手间。”她对Smith道,边朝洗手间方向走去,“Finch,咱们那位疯子小姐挑起钢管舞可不要太卖力。”
































 
































“Groves女士可能有她自己的打算。”Finch回答。
































 
































“是她的打算。”Root的声音同时传入两人耳内,她跳下舞池,也随着Shaw进入洗手间内。关上门,她盯着Shaw胸前一篇春光微笑,“Sweetie,我们两个人的约可能要到半夜了呢。”
































 
































Shaw任她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那股独属于Root的香气又袭击了她。
































 
































“你来做什么?”她的眼睛往天花板瞟着,就是不正面看着Root。
































 
































“这对和特工夫妇重名的一对,手上拥有一家庞大的信息处理软件公司,是谁要他们死,我想不言而喻了。”Root跳了好一会儿舞,额上泛着晶莹的汗光。Shaw抽出自己的纸巾给她,Root笑得更欢喜,“不枉我一晚上解决了三次暗哨。”
































 
































“谁的暗哨?”Shaw不解。
































 
































“他妻子的,希望通过注射过量的氨茶碱让她那甲亢的丈夫心脏骤停,所以,我来做这个。”Root擦好了汗,又替Shaw整理了下发丝,“你什么样子我都好喜欢呢。”柔出水的声音让Shaw不禁又翻起白眼。
































 
































“Miss Shaw,我想你应该出去了,Smith太太也出现在了酒吧,被挟持的。”Finch的声音传来,打断了Root的温情脉脉。
































 
































“我可不想这两口子黄了我的约会,Sweetie,你呢?”她问Shaw。
































 
































Shaw看着她微笑,“看你的TM了。”说完摸了摸包里的枪。
































 
































 
































三、
































酒吧卡座里,Smith夫妇的争吵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我和小三偷情?说得好像你的小四、小五都是手办似的。”妻子如是反驳丈夫。
































 
































“哦好吧你就承认吧,你就是舍不得我和联名持有的那些股份,眼瞧着还有一大笔溢值,现在离婚不划算罢了。”Smith先生也不甘落后。
































 
































“我真是后悔嫁给你这个废物加混球,没有我你还在西弗吉尼亚端盘子呢。”Sminth夫人激动地挥舞着胳膊,“话说到这个份上不如挑明了,你派人想制造我车祸身亡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这个挨爱千刀的等着下地狱吧。“
































 
































“该是想让丈夫心脏骤停的毒妇下地狱才是。”
































 
































“Finch,”Shaw无聊地灌下一大口烈酒,“我都快忍不住把这俩货都突突了拉倒。”
































 
































“那可不行,”Root顺手拿过Shaw手中的酒杯,轻轻转到隐约还有Shaw唇印的杯口就着饮下,“他们两个人还有件东西需要我去拿,先得活着。小心点有人乘乱取命.”Root微微朝上方使了个眼色,Shaw发现一个金发女子正冷笑着举枪。
































 
































Shaw快速拔枪射击,酒吧里顿时乱作一团,刚才在对撕的夫妇也愣住,傻傻看着对方。
































 
































“Finch,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呢。”Shaw说。
































“Miss Shaw,我想这个问题应该请教Groves女士。”Finch竖着耳朵听着酒吧里的状况,回答道。
































 
































“所以我提前来了几小时,把这两口子派来的杀手都绑在了楼上,唔,外面的汽车导航都植入了病毒动不了,除了,我的。”Root朝Shaw挑眉一笑,Shaw也笑了,不需多言,她和Root人手一只拎小鸡似的,提着Smith夫妇的衣领往门外拖去。
































 
































还有枪声朝楼上还击着,其中一枪不偏不倚打在金发特工的胳膊上,Shaw兴奋地侧头,看见Carter朝挥了挥手,“Finch,我就知道你算无遗策。”
































 
































“是Groves女士提出的建议。”Finch回答。
































 
































Shaw看着画了烟熏妆的Root,“好吧,待会脸洗干净了晚餐我请客。”两人边拖着Smith夫妇,边回击着楼上的特工们。Smith先生还在不断嚎叫,“放手,你究竟是谁,要拉着我去哪儿?”
































 
































Shaw不耐烦地朝他头上一击,Smith太太看到失声尖叫得更甚,Root歪着头看着Shaw,只见她眨眼功夫抬手送了这夫妇俩情侣套餐。
































 
































Root喘息着将人塞进汽车后座,“Sameen,我来开车,你休息会儿。”
































 
































Shaw二话不说进入副驾驶,“去安全屋?”
































Root勾唇,“去个约会的好地方。”
































 
































汽车在夜幕里快速行驶着,Root一面专心看路,一面接受着TM随时带来的指示。Shaw百无聊赖,低头继续玩着珍送的那枚列宁勋章。
































 
































Root眼角瞄到,“我听说,你对那位小姑娘颇不同呢Sameen.”饶是Shaw情感缺失,她的耳朵还是可以每次能精确捕捉Root那懒懒的小延长音,她没抬头,“记忆深刻罢了。”












热度(191)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Faith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Shoot Archive 转载了此文字
  3. No.20160418羽咲绫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4. 佚名啊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咲绫乃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6. 琴瑟和鸣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
  7. tianshengqsH缺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