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肖根 ABO 外科醫錘x殺手根

山口mica:

ABO
ABO
ABO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外科醫錘x殺手根

 
下次可能寫身分顛倒的吧。
先來試試水溫

  













有個像野貓一樣的女人,一旦被貓黏上了就永遠甩不掉了。

 

 

  Sameen Shaw在阿富汗擔任了四年隨軍醫退役後,受聘到紐約的一間私人診所執業,退役的退休金與診所的薪資應付她的伙食和生活需求還算有餘裕,沒事她會去賭場賭賭小錢,Shaw的住處位於地下產業熱絡的區域,在前戰友的介紹下,時常會有負傷的黑手黨或黑警來找她,在戰場上磨練過的技術面對這些槍傷劍創什麼的是小菜一碟,她從不問這些顧客們的任何資訊,正如同他們都會在治療後立刻匯款到她的帳戶裡,作為醫師的普通人和遊走危險邊緣的黑社會人士兩者相敬如賓,她只是為客戶提供所需的醫療服務。也為了應應這項服務,她的冰箱常備有新鮮的血漿庫存。

 

客觀而言,她並不討厭這樣副業,偶而可以拿病患來練練手,又可以聞到過去熟悉的硝煙氣味。

 

 

是的,Shaw不否認自己懷念過去在戰場上度過的日子。

 

 

 

 


其中她有一位常客,一位Omega的殺手,是她在下班的路上撿到的,沒有像日本連續劇裡在紙箱裡或是在垃圾堆的貓窩中撿到那樣浪漫,那個女人帶著腹部的槍傷還有地板上那點點總和不超過二十平方公分的血跡出現在她的家門口,看著地上的血漬,她心想:她絕對要對那個女人加收清潔費!
Shaw不太有耐心的拿出大門鑰匙,門扉開啟後,那位槍傷病患終於開口。

 

「請給我最好的醫療服務,還有保密協定。」

附帶一把上膛的Glock 17還有藏在捲髮下的一抹微笑。

 

秘密,治療,哪個來這裡求醫的人會不提這兩個詞?

 

「我要加收清潔費,如果有下次,記得先發簡訊。」

她攙扶起手壓著腹部出血點的女人,Shaw眼角餘光瞥見對方胸口附近貼的Beta貼片,在近距離肢體接觸的情況下,嗅聞對方的信息素很輕易就可以辨識出其性別,一個腹部中槍貼著Beta貼片的Omega,密醫在心底一點點記下她用肉眼觀察到的訊息。

 

 

「一切聽妳的,醫生~」

在關上門前,那個Omega在Shaw的臀部捏了一把,瞬間油然起的不悅和無奈迅速的表現在Shaw的臉上。

 

「You  can call me Root. Doc.」

Omega的臉頰撐起甜甜的笑容,那把上膛的Glock 17仍貼在Shaw的側腹。

 

又是被槍抵又是被吃豆腐,

Doc.Shaw決定待會少打些劑量的麻醉,讓這個Omega痛個半死。

 

 

 

 

 

 

野貓Root就這樣黏上了Doc.Shaw,每次不分晝夜,Root都會傳一封簡訊或是直接拖著負傷的身體出現在Shaw面前,在Shaw每次結束縫合脫下手套後,Root都會帶著同樣的話語,用纖長的手臂勾住密醫的頸子。

 

「Doc.Shaw,妳知道我喜歡用身體支付我的醫療費。」

 

說歸說,在每次事後,Shaw的帳戶裡還是會收到來自某人的治療費,Root是她唯一一個收取雙重費用的病患。

 

兩人第一次做,是因為好玩。

第二次是Root滿身傷的到她家裡,冰冷的Glock 17貼在密醫的胸前。Root在執行任務時發情期來了,儘管避免了最壞的情況並完成了任務,她仍努力維持理智到了Shaw的家裡。

 

「Fuck me or die.」

Shaw的家裡常備著Omega用的即效型抑制劑,放著抑制劑的抽屜就在她的身後,眼前臉頰沾染血汙的Omega正散發美味的信息素,她是個Alpha,她並非毫無感覺,或許她在這方面比大多數的Alpha還遲鈍些。Doc.Shaw能夠在幫一位發情中的Omega病患處理好傷口後,在毫無顧忌的上她,就像檢傷分類,任何事情都有次序的,Doc.Shaw是抱持著醫學的理性在看待這一切事情。

 

 

 

 

 

「像妳這樣當殺手的Omega很罕見,能滾在子彈裡的大多不是很快就死了,就是在任務中時發情期時被Alpha抓去玩弄凌辱一番後殺掉。」

事後Shaw一貫的穿回背心,一樣是背對床上的枕邊人把衣物一件件套上。

「Well, Doc.Shaw,心疼我有個黑暗的悲傷人生故事嗎?」

Root趴躺在床鋪,菸草燃燒後的白煙從她嘴裡傾出奔騰向空中。她腰際以下小腿之上的部分被棉被遮掩,展露在外的背脊刻劃一道又一道的縫合痕,還有幾個彈孔在肩胛骨附近開著煙花。

「穿好衣服,不要抽我的菸。」

說歸說,Shaw並沒有對Root進行實際驅趕的動作,Shaw並不否認她在這樣扭曲的醫病關係下對Root產生了感情。

「如果很心疼的話,就趕快把我娶回家好好疼愛吧。」

野貓,Root用食指和中指的指縫夾住捲菸,做出了不比貓優雅的四肢伸展,儘管這不是她第一次的直球,她仍很期待Shaw每一次的反應,說不定今天可以看到一次不一樣的。

「……」

沉默側著身思索,一發不語的Shaw。每次,殺手都在心底按下好幾次小小的快門,把密醫的一切身影收盡腦海裡,以防哪天死前人生走馬燈缺少可以被播放的膠捲。

 

「我是可以考慮現在標記妳,然後在我家把妳玩到壞,玩一輩子。」

待捲菸的菸草燃燒到最後,Doc.Shaw不等她丟掉手中的菸,又重新把她壓在身下,由上而下俯視她的樣子,Root不管看幾次都愛不釋手。

 

「As your wish.」

 

 

 

或許Root距離看到人生走馬燈的日子還要很久,在這之前她有更多時間可以蒐集更多的回憶。

 

 

 

 

「我的主治醫師告訴我,在術後不要進行太劇烈的床上運動,避免傷口裂開。」

Root的腹部被紗布添了一方白色,激情過後她的身體沁出了一層薄汗,欺在她身上的Shaw同樣也滿頭大汗,嗯,她也很喜歡她的Alpha奮力流汗的畫面。

「如果妳的傷口會因為這樣裂開,那妳的主治醫師一定是個廢物庸醫。」

Shaw扭動了腰桿,讓兩人的距離又貼近了幾吋。

「我想我不會喜歡妳這麼說她的。」

她咬了Shaw的鼻子一口,接著又蹭了Shaw的臉頰幾下。

 

 

 

 

 

Root原本以為在這段感情中品行較為低劣的人是自己,沒想到Shaw玩得手段比自己還大,在殺手事業收山前她前去解決自己的老敵人,懷抱赴死決心的她在彈盡援絕時,天使意外的降臨了,Shaw和一個西裝高個出現來拯救她。

 

 

「Hey,親愛的,妳是怎麼找到我的。」

三人躲在貨櫃後一邊填裝子彈一邊迎敵,儘管自家愛人的救援行動感人又溫馨,但Root對於Shaw能夠找到自己仍感到好奇。

 

「…….」

Shaw依然保持沉默,同行的大漢循著Shaw停留在Root身上的視線發現了答案。

 

「等等,妳在她的體內放追蹤器嗎?」

Shaw用槍聲代替她的回答。

 

 

 

 

 

 

--------------------------------
感謝您的閱讀

热度(290)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米卡 转载了此文字
  2. Faith米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