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正剧】Unfold

S君:


上次点梗的番外在写呢,先来个小甜饼
—————————

你打开行李的时候有了和之前每一次在安全屋或旅馆unpack都不一样的感觉。
你和Root都习惯于在城市间奔波,机器似乎把大多数纽约之外的任务都分给了你们,大概是因为它知道John比任何人都不放心把Harold扔在地铁站。于是你们隔三差五地就要往剩下的四十九个州跑,有时候是单人的任务,但更多时候是你们一起(对于这点,你很确定Root并没有暗中作祟,那些任务的确需要你们两个同时出现才能搞定)。
你的公寓里有个小行李箱,里面常年备着假身份、枪支、外伤药、换洗的衣服和其他一些必需品,你可以随时提上箱子出任务。你一向轻装上阵,所以unpack的过程也很快,但那一次你住进廉价的旅馆房间,在昏暗灯光下打开行李箱,对着一件T恤发愣了很久。
那次你们一起去了波士顿,耐冷不耐热的Root再也受不了皮衣和里面的长袖。你笑话她这么大人了出门也不看天气,她嬉笑着说只能借你的了。
你并不介意Root穿你的衣服,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期待,事实上你很乐意让Root染上你的味道,或者反过来也不错。但你们的尺码实在不太相符,她穿着你紧身短袖的样子让你发笑。她露着一截小肚子,胸部也完全撑不起来,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给娃娃穿错了衣服。你们去买了Root喜欢的宽松些的T恤,那上面印着蠢蠢的卡通图案,那个下午你破天荒地忍不住一次次扭过头看Root,而Root厚颜无耻地说你窥视她的美貌(Well,这也确实不算冤枉你)。
后来有件事你一直没和她讲过,你特地去买了一件Root穿得下的纯白T恤,放在了你旅行箱的最下面,免得Root以后又带错了衣服。但是那件T恤并没能派上用场,你甚至忘记了它的存在,直到你这次打开箱子收拾时才发现。
很多年之前母亲告诉过你,你总会遇到一个让你打破自己的条条框框的人。你觉得那个人大概就是Root.
至于你是怎么发现的,也许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拒绝Root和你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你和John去高中同学会的那次住在了同一家酒店,John一进门就坏笑着感叹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他当然是在开玩笑,但你还是把他赶了出去。
而Root可不止是抢了你的房间,还心安理得地霸占了那张双人床。她是那么确定、那么自信地预料到你不会拒绝,那让你有点生气,却也有着被看破的释然。
你也明白了自己曾经为什么反感Root的调情,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你讨厌自来熟的人,另一个更重要的则是,那种心思被人猜透的感觉让你不爽。
在她之前从没有人能看透你。没人能像她能轻而易举地预测到你的行为模式,就类似于机器能模仿她那样......哦不你现在不想提这个。
无论如何,你对Root来说是个可能是个比其他人更精心设计过的代码,而她最擅长的就是梳理代码。相比之下Root对你而言更像是个自变量,是个不定因素,也是不可抗力。
她能做到像unpack baggage一样把你也unfold,你却总也猜不透她的心思。于是你把这种不公平发泄到了物理层面。
你喜欢在做-爱的时候撕扯她的衣服,或者野兽一样在她身上留下啃咬的痕迹,就好像通过那种方式你才能看透她躯壳里藏着的那个原原本本的Root.
但那并没有用,也没能让你感觉舒服一点。
你真正想明白这些事的时候,Root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管子,屏幕上显示着她平稳的心跳。你坐在床边,端详着她比以往都还要煞白的面孔,伸出一只手拉住她,她本能似的也用手指扣住了你的。
你觉得你终于看透她了。她不是机器的狂热信徒,不是不择手段的黑客,她是个普通人。她也需要有人可以随时牵住她,给她一个坚持下去的理由。
你忽然觉得自己很笨,在过去的四年里你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你早就该明白的,从你为她买了那件T恤时就该明白了。她能触及到你隐藏起来的、最柔软的一面,你对她也是同样。
Root曾经提到过童话故事,你想起了“美女与野兽”。你觉得自己大概是Beast,你习惯于用略显粗鲁的举动和冰冷的态度吓退所有人,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个疯狂到差点把你吓着的女人。
但这个故事里没有“美女”,你们都是“野兽”。但至少你们足够幸运,你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族群。
野兽可以打破另一个野兽的诅咒。
Root醒过来的时候你哭了。大概是因为太庆幸了,你这样想着,一切都还不晚。你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
你们离开疗养院的那天只带了一个箱子,比你们以前用的大了好几圈。行李是你收拾的,你们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放一起,最下面依然压着那件白色的T恤。
你们在陌生的城市里走着,你拉着她的手,坚信着自己比机器的导航更让她安心。
————————

热度(218)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