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Fucking Vampire (十一)

Noramyw:

“Sameen.”


Shaw几乎是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咬紧牙关。


“Don't call me that.”




明亮的光线毫不客气地刺入她的角膜,周围暗色的家具安静地蛰伏着,提醒主人现在的处境。


她在自己的公寓里,一个人。




那把甜腻的嗓音,棕色的紧盯着她的眼睛,还有温热的黏在耳边的气息统统消失了。


Shaw眨了下眼,坐了起来。


她松了口气。




“What a fucking night.”




Shaw的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显示着大大的6:00 A.M.,比她平常醒的时间要晚半小时。


但没关系,Shaw不需要上班。


她很确定昨天在院长办公室的隔间洗完澡后,把辞职信和Root都扔在了浴缸里(Shaw可能用上了一点儿不光彩的手段)。




按着惯例,Shaw简单洗漱完毕,抓上外套,出门锻炼。


比平时暖一些的阳光照着她,倒也不算太坏。




吸血鬼怕阳光么?


Shaw被冒出来的念头惊到,她摇了摇头,索性慢下步子往回走。


纽约是不能再呆下去了。




“嘿,‘一定过了个不错的夜晚’小姐,不来份热狗吗?”


熟悉的开朗声音叫住了Shaw。


她忍住了白眼,大步走过去,拿着递来的热狗嚼了起来。




Mmm.....她会想念这个的。




“昨天糟透了。Lionel。”


Shaw含糊不清地说着。


她面前的中年男人长得敦实,眼神却很机灵,一直在这条街上摆摊。




最重要的是,他做的热狗是最好吃的。




“我可不会这么说......”


Lionel Fusco促狭地笑了起来。


“尤其是你比平常起的晚了很多。”




“......”


Shaw翻了个白眼。




“我听说吸血鬼的床上功夫都不错。”


Lionel Fusco忽地道,咧着嘴,但眼神有些担忧。


“你很幸运没被杀死,Shaw。”




“......你知道吸血鬼?!”


Sameen Shaw忍着揪起对方领口的冲动。


Lionel算得上一个朋友(他毕竟会做很好吃的热狗)。




“一点儿。John算是个老朋友,所以眼镜儿那边的事情我也多少知道。”


Lionel Fusco观察着Shaw的脸色。


很明显,这些她已经知道了,而在Shaw医院里的就只有......




“天,你不是和可可泡芙搞上了吧?!”




Shaw将竹签猛地插在Lionel手边,没说话。


她目光打量了Fusco几圈。




“我是说Root,呃,或者Samantha?她名字太多了我记不过来。”


Lionel Fusco声音颤了颤。


“Shaw你应该离她远点,有时候Finch都管不住她,奇了怪了,吸血鬼下级对上级的绝对服从在这父女俩身上愣是不起效,大概眼镜儿太宠女儿了吧......”




“What are you, Fusco?”


Shaw猛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她皱着眉。


“吸血鬼,狼人,血奴,还是什么从书里走出来玩意儿?”




“百分百人类,纯的!”


Lionel Fusco反应过来,讪笑了一声。


“十年前是个猎人,现在退休了。”




“所以你杀吸血鬼和狼人,结果还成了他们的好朋友?”


Shaw又拿了根热狗啃了起来。


她绝对需要多吃点食物来消化事实。




“猎人只负责帮忙处罚不听话的非人类,有些吸血鬼和狼人还会主动在这上面帮忙,所以准确来说,我还曾是John的搭档。”


Fusco简单地解释着。




“Well,Lionel帮了很多忙。”


一道低低的嗓音插了进来。


Shaw下意识地用竹签捅了过去,正中John Reese的心口,签子登时被崩断了。




“没人告诉你狼人的皮很厚实吗?Shaw。”


John Reese耸了耸肩,目光扫过对方的黑眼圈。


“我猜你昨晚上过得不错?”




Shaw翻了个白眼。




TBC
作者:过渡章

热度(177)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