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Fucking Vampire (九)

Noramyw:



她没有得到一个吻。




Root在头脑的晕眩、背部的疼痛和欲望的不满中,忽然闪出这么一个念头。




Shaw正将她按在墙上,粗暴无礼地亲吻着她的前胸,有声地将那儿凝固的血色舔舐干净。








(她也喜欢鲜血?)








Root的手伸到了脑后,触碰到皮带的结,然后停住了。




Shaw机警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低低地从喉头发出响声(像小动物似的,Root不可避免地对此有些着迷),猛地抓住Root的手腕。








“别玩花样。”




Shaw警告着对方,攥着Root的手腕,塞进女人背部和墙壁之间窄细的缝隙中。




她的前额顶着Root的锁骨,将吸血鬼更进一步地钉在墙上。








(她只不过想要个吻。)








Root半气半笑地哼了两声,支着身子,胸口柔软恰好地轻撞上顽人的唇。




Shaw没抬头望她,也没顺着吸血鬼的心意放松禁锢,或是啃咬送到嘴边的香软,只是握着Root腕骨的手悄然向下,滑进轻薄的布料内部,用力地捏了一把。








Root歪了头,抬腿将Shaw勾得更近,耻/骨紧紧贴着对方的小腹。




她口衔着的皮革粗糙地擦过Shaw的脸颊,权做报复。








(这女人怎么能如此自然地对着Shaw撒娇?)








Shaw皱着眉,指尖探入半节,并不突兀前进,而是在原地时重时轻地压磨。




Root咬紧了皮带,遮掩似地仰着脖子,她能感到自己的尖牙没耐心地变长。








(吸血鬼在和人发生关系时捕食的传统是有依据的。)








Shaw渐渐变成一团模糊的影子,又渐渐变成了移动的血库。




储存着新鲜的,可口的,近在咫尺的血。








(Root为什么总盯着她?)








Root感到饥饿,她的手再次不自觉地向脑后挪动。




只差一点。








出乎意料的,Shaw飞快地吻了下她的颊。




Root惊讶地眨了眨眼,几乎像是被谁捶了一拳,顿住了动作。








(该死,Root的眼睛,为什么她的眼睛那么......)








“吸血鬼也会出汗?”




Shaw的声音满溢着好奇。




Root近乎沮丧地叹了口气,还是默默地收回了手,转而主动地迎合Shaw的动作。








(尽管医生有科研精神总是招人喜欢的,但不包括这种情况。)








第一次登上顶峰的时候,Root的意识被燥热烧得有些模糊。




直到几秒,或是十几秒后,她被口水呛得咳嗽起来,才又找回了理智。




Shaw嘲笑似地冲她翻了个白眼。








(傻透了的漂亮吸血鬼。)








Root用那双无辜可怜的眸子注视着Shaw,甜蜜的目光沿着她沾着血的嘴角,紧绷的手臂线条,被汗浸湿的背心逐渐向下。




之后,吸血鬼毫不脸红地、直白地蹭了蹭对方的腰。








她甚至挤出了点算得上清晰的声音来。




“A. Again.”








Shaw不可察地吸了口气。




她低吻上Root的左胸,那儿的伤疤已经不见了,只是皮肤明显比周边的要嫩一点儿。




女人因此发出了急促的鼻音。








Shaw满意地继续,手掌抚上对方的腰身,适度地揉按着帮她放松。




Root的下嘴唇倏地碰上Shaw的耳廓。








Shaw明显地僵了下身体。




这是个太亲密的、她没有打算从Root这边得到的动作。




或者说,Shaw只打算保持着Root被紧紧禁锢着,不能动弹的姿势。








理由很明显,这女人是个吸血鬼。








Shaw抬起头,还没来得及警告出声,Root的手指便扣住了她张开的唇齿,黑色的指甲油在她瞳孔的倒影里一闪而过。




Shaw注意到Root只抽出一只手对付她,另一只手被她自己限制在了背后。








自大的家伙。




Shaw想,与此同时,Root的指尖挑起了她的舌尖。




这就像是宣战。








Shaw毫不客气地咬了下去,而Root轻松地曲着指节,顶住她柔软的上颚,尖端向舌后探去,反而逼的Shaw不得不对抗生理条件反射的干呕。




Shaw恼怒地瞪视过去。








Root欣赏似地盯着她看,这让Shaw意识到自己眼里一定泛上了水光。




艹她的,Shaw扬起手来,箍住了对方的腕骨,重重地掐着。








Root朝她爱娇地眨眼,似乎一点也不觉得疼,只是懒懒地舒着指段,转而在Shaw的口腔内打着圈,猫捉老鼠似地捕捉着她的舌头,在Shaw试图咬时就重复令人干呕的动作,或是干脆用钝钝的指甲边缘用力割着Shaw的口腔壁。








Shaw极力抗争着,好几秒过后,她才意识到Root是在用这种方式吻她。








TBC




作者:辛苦了,来,吃肉。


热度(229)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