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Fucking Vampire (七)

Noramyw:

“抱歉,刚刚我们进行到哪儿了?”


Root舔着唇边的血液。


狼人的血不好喝,Martine的甚至更糟,但她没有别的选择。




吸血鬼不能输给狼人,就这么简单。




“你打算杀了我。”


Shaw飞快地审视着四周,她没能看到趁手的武器。


最糟糕的是,Shaw不知道怎么才能杀掉Root。




捅颈动脉、心脏,都不好使。




“还有第二个选项。”


Root将沾了最多血的外套扔到地上。


她身上只剩下前襟湿透的白衬衫,和一条紧身牛仔裤。




“成为我的血奴。”




【我真的努力试过不杀你了。】


Shaw想起了Root之前说过的话,尽管她不愿承认,但这只吸血鬼的确能杀了Shaw。


但Root没有,所以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特殊原因,譬如吸血鬼被限制着,不能随意宰杀人类之类的。




“血奴?”


Shaw尽可能表现出好奇地问道。


她注意到Root肩膀上被Martine划出的口子愈合得很慢,甚至还在滴血。




或许她拖得足够久,Root会因为失血而虚弱一些。




“其实没有听上去那么糟糕。我只需要在你身上留下个印记,当我偶尔饿了的时候,向你索取血液,你不能拒绝。平常的时候,这印记甚至会保护你,防止其他吸血鬼或者狼人找你的麻烦。”


Root向后靠着借冰柜降温,刚喝了血,她似乎有些热。


说不定是因为狼人的血和人类不一样?




“只是偶尔?”


Shaw观察着Root的动向。


那女人不自觉地因为痛苦而皱着眉,眼神还短暂地失焦了一会儿。




“医院里......血库很足够,我没必要一直喝你的。”


Root感到燥热从体内升起,她顿了顿,吸了口冷空气来镇静自己。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Martine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医院就够离奇的了。


她们之前也打架,但通常Martine会挑刚入夜Root没吃饭的时候出现,而非是像现在这样的深夜时分,这更像是她突然受了什么刺激,然后跑过来挑衅。




等等......


Root意识到胸口的燥热感随着时间过去,不减反增。


艹她的,Martine是因为快进入发情期,浑身的劲儿没处使才跑来的!




“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


Root脱力地坐到地上。


她已经没心情去管Shaw了,狼人的血液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吸血鬼没有发情期,但,如果喝了即将发情的狼人的血......




“什么玩笑?”


Shaw小心地走近一步。


Root抬起头,双目起先有些无神,然后猛地盯上了她。




“滚开。”


Root压制住体内的冲动道。


Shaw必须离开,否则她没办法控制这个局面。




她很可能一边艹Shaw,一边把她的血统统喝干,Harold会气疯的。




“好极了。”


Shaw停住脚步。


她不知道Root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显然这是她逃走的最好机会。




Shaw应该辞职,或许还应该离开纽约......


对了,国外有吸血鬼吗?




“我让你滚了。”


Root突然闪现在Shaw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她的眼睛雾蒙蒙的,仿佛做错事的人是Shaw,而不是她。




“假设你可以让路的话......”


Shaw戒备地后退一步。


她只能试试扭断Root的脖子了,或许还有那只吸血鬼的其他四肢。




“你走的太慢了。”


Root抱怨似地靠近,鼻尖几乎蹭到了Shaw的脸颊。


她显然脑子有些不清醒。




“我刚刚在跑。”


Shaw咬着牙解释道。


人类的跑在吸血鬼眼中就是走吗?还是说Root根本是在嘲笑她?




“太慢了。”


Root贴了上来,毫无廉耻地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她又重复了一遍“太慢了”。




等等?她在做什么?


Shaw几乎是震惊地跳开了,Root自顾自地扯开了牛仔裤上的皮带。




“Shaw.”


吸血鬼又凑了过来,两颗尖尖的虎牙不住地在Shaw脖子上磨蹭。


她的双手伸向了Shaw的裤腰。




啪——


Shaw愤怒地扭断了Root的手腕。


吸血鬼抬起头,眼睛不眨一下地将手折回了原位。




“......”


Shaw真的不知道怎么杀死一只吸血鬼。


这应该写在医院的宣传手册上的。




TBC


作者:我知道我说过这篇会更的很慢,但这一章不写出来不舒服ORZ,就这样,肉等个两天,或者三天吧。

热度(212)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