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肖根】酒精上脑二十题(上)

荼白:

后二十题不劲爆一点儿我都不好意思只放前十题


不过前提是你们敲碗.....哈哈哈


最近很喜欢这种格式 最适合我这种没逻辑的人类了


Orz……预热511






酒精上脑二十题


 



 


你能想象一个酒量不好的人还坚持在出任务的时候,为了任务的完成度不惜冒险去和别人拼酒吗?


Shaw听到Finch的话后,在掐掉电话的时候几乎失去理智。


对于Shaw这种小气吧啦又独占欲超强的人来说,她无法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还能保持基本的特工素质,礼貌,冷静。


 


还有面瘫冷漠脸。


 


而且人在生气的时候,难免会脑补过多不必要的画面。


 


她几乎能想到“喝醉的Root为了套到黑帮老大口里的秘密而不惜陪他们喝了很多很多酒最后醉倒在别人怀里”的画面。


说不定他们还会玩“兄弟情深一口闷”的划拳游戏。


 


细思极恐。


 



 


Shaw抬起头,看了看自己家墙上挂着的那口可怜兮兮的钟。


“叮咚”一下,突然闯进来的报时吓得Shaw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十一点了。太晚了。


Shaw不是很想打电话过去询问Root的状况,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要说她和Root之间,有一个人吵吵闹闹有一个人安静如斯这样互补的关系其实挺完美的,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主动的那个人不主动了,选择这么危险(Shaw自认为)的任务Root竟然没有打电话来趁机揩揩油占占她的黑发小女友的便宜,实在是不正常。


更何况,Shaw已经被Root宠坏了。在某方面,高素质高效率高能力的二轴特工还天真地认为不管自己什么样的态度,那个褐发女子总是会第一时间黏过来,把“在乎Sameen Shaw的感受“放在自己的人生大事第二位。


对,妈的,第一名是那个破机器。


虽然Shaw曾经为它服务,但是遇见Root的以后,对这个被称为“上帝”的玩意儿总是带有一点儿自己的私人情绪。


 


很可惜,情感障碍的她没能体会到“爱情”里名为“吃醋”和“在乎”两种常见情感,这两种情感要是交织在一起并且处理不当,就能够掀起惊涛骇浪。


更可惜的是,Shaw她连“爱”都没能很好的体会到。


令人惊喜的是,“Root出任务却没向她汇报”这种行为对她造成了一系列的影响,Shaw的内心里,不出所料地掀起了惊涛骇浪。


 


黑客小姐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为她的小女友的进步鼓鼓掌。


她生气,至少代表她跟她一样在乎自己啊。


 


但是,Sameen Shaw小姐,你在生气的时候是不是完全忘了你自己这种行为属于“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啊,这才是我的女孩儿。


 



 


十二点了。


在这一个小时之内,Shaw告诉自己,如果在十二点之前Root没有联系自己,她今天晚上绝对不会让她踏进自己可爱的屋子一步。


 


为此,她还“好心地”在十一点五十九的时候,准备以“按错了”为借口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结果当然是在一阵冗长的忙音之后,被冰冷地女声告知“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刹那间,特工就忍不住差一点没把手机给砸了。


 



 


“告诉我她的位置。现在。”大半夜的,在外人看来,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面容姣好的女人仰着45度的角度对着空气说话,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而且那个女人还一身掩不住的煞气。


 



 


到达那个酒吧的时候。已经午夜十二点半了。白天衣冠楚楚的白领们披上捕猎者的外衣,成群结伙地出动了。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曾经一度Shaw很喜欢这里,谁不喜欢扛着一天的压力然后到这里来释放呢?不过现在某人的心境实在是无法享受这一刻。面容肃杀的女人表面心如止水地环顾四周,心里却暗自咒骂着那个不识趣的工作搭档。


“小姐,你今晚…..”一个凌厉眼神甩过去,惹得油嘴滑舌的搭讪者讪讪地住了嘴。


 


抓住你了。


在忽明忽暗的环境下,视力极好的前特工花了极短的时间确定了要解决的目标。


是的,你没看错,她的目标是指——被Root依偎着的那个男人。


 


Shaw一步一步地走过去,脸上甚至浮现出极淡的一抹古怪的笑容。她穿过狂乱舞蹈热衷于兴奋致死的人群,步履优雅,不慌不忙。


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对于食草动物做最后伏击前的准备。


 


本来善良的特工只想射穿他的膝盖的。但是,两个影影绰绰的身影进行了最后一个无疑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行为。


他们两个,在众人的起哄下,做出了交、杯、酒的姿势。


 


啊哦。


 



 


“不好意思,”黑发女子在昏乱的酒场里举着枪,不紧不慢地说道,“不介意我把这位可爱的小姐带走吧?”


Shaw摸到旁边那位的手的一瞬间就知道她现在被灌得有多醉了。机器到底有没有预料到现在的状况才敢放任她的人型交互界面到这一步的?


 


喝醉酒后的人,身体温度烫的可怕。Shaw不想在带着一个情绪失控的炸弹的情况下大开杀戒。所以在估清对方人也是快到崩溃的边缘,Shaw才赌了一把直接全身而退地拖走了身边这位醉得稀烂的累赘。


 


顺便还趁机泼了那个和Root喝交杯酒的家伙一脸酒。


 


“既然想喝,何不大口喝呢?”


 



 


“你给我进去待好了!”


 


很明显,Shaw也被现在某人的一副窝囊样惹得火气直窜。到底是Root酒量差,还是那帮人灌得多?


 



 


接人的司机钻进车后用力地带上了车门,下意识地往车后座看了一眼。


Root双手勉强支撑住自己身体的平衡,但看起来摇摇晃晃也是马上要倒下去了。她仰着头,露出被酒气染红的脖颈,像一只骄傲的天鹅。高而挺的鼻尖下,平时令Shaw着迷的小嘴此时微张,努力汲取车上的氧气,一下一下,狭小的空间里马上进行了气体的交换,弥漫出还属于刚刚那个觥筹交错的场所的味道。


虽然特工看到了平时难得看到的景象,心情已经平复大半,但是酒气冲天的感觉实在不好。


 


“你要是敢吐在车上,我就让你……”


 


“呕——”


 


巧克力泡芙小姐以一声极其具有毁灭性的单音节词结束了她们之间并不美好的谈话。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Root拖回宾馆。


不不不你搞错了,正经的特工小姐此时仍然保持着政府特工的最后一点尊严,她不想把她拖回去以后,温馨又整洁(?)的小家立马被糟蹋的一无是处。


她对于这个浑身酒气的人,真是一点想法都没有。她只想把她料理好了然后安静地度过这一晚上,然后明天把新账旧账一起算。


Sameen Shaw多么清纯可爱,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才不一样呢。


 


只不过这个人竟然拒绝喝醒酒药,这就麻烦了。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小疯子会变成大疯子。


 


妈的。今天你不喝也得喝。


 



 


宾馆地毯清洗的钱算你的。


毕竟是你失手打翻了解酒药。


黑发女子居高临下地望着不省人事的Root,波澜不惊地自发做了决定。


只不过,抽动的眼角出卖了主人并不美好的心情。


 



 


“要抱抱~”掺了酒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腻人。


Shaw刚刚很人妻的收拾好一切乱糟糟的东西后准备离开。她闻言后带着不耐烦的情绪转过身,一把扯掉背心下摆挂着的那只手。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醒的?还一脸傻白甜的笑容?


Shaw眯起眼,蹲了下来,视线和那个神志不清双眼朦胧的女人平齐。


 



热度(174)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荼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