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Drunken Call (十八)

Noramyw:

“冷静,冷静,Shaw。”


John Reese第一时间用双手抓住了Shaw的肩膀。


“这是Thornhill的庆功宴,你不能直接动用武力,否则Root会很难做的。”




“我没打算动手。”


Shaw瞪着他,高跟鞋“不小心地”踩在Reese的脚上。


“一旦她和Root接触了,我插一脚,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Root不会听我的。”




John Reese默默把脚挪开了,但依旧没有放手。


“Root不可能不听你的话。”




“她会为了Martine和我吵架。你什么时候看过她因为别人和我吵架?”


Shaw深吸了口气。


“从不。John,只有Martine。而且,她是金发,你知道Root找女朋友的类型。”




“你的意思是......Root一直在找Martine的替代品?”


John Reese几乎保持不住表情。


好像很对,但是又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啊,对,这和Root告诉他的完全对不上号。




“我有别的法子治她。”


Shaw自顾自说着,从手包里摸出手机,一面往相对安静的洗手间走。


“替我看着Root,我马上就回来。”




John Reese张了张口,把“Root十五岁想亲的不是你吗“和“我得赶着去见Harold”一起吞回肚子里。他叹了口气,认命地看着不远处的Root。




Shaw拨通了那个号码。


在撞见Martine后,她就偷偷从Root的手机里复制了过来。


“请问你是?”




“Sameen Shaw。”


Shaw清了清嗓子。




“这真是个惊喜!天,Shaw......”




“Martine在这儿。”


Shaw打断了对方的兴奋。


她从来都不欣赏这个,Shaw只不过偶然救过这个女人一命而已。




“那是谁?Sam的新女朋友?”




“No fucking way.”


Shaw咬了咬牙,随即不可置信道。


“你怎么能不记得Martine,你是Root最好的朋友,Frey。”




“我嫁人了,已经改姓了,Shaw。”




“Whatever。”


Shaw翻了个白眼。


“总之,我需要你让Root停止和Martine交往,她不能重蹈覆辙。她已经不是十五岁了。”




“十五岁?是那个Martine,天,Sam没事吧?”




“现在应该没事。”


Shaw松了口气,她就说Hanna Frey怎么可能不记得Martine。


“但你不阻止的话,Root很快就会掉进那个女人的陷阱了。我可不想再处理一个心碎的Root,看在上帝的份上。”




“What? 她不是来报复Sam的吗?”




“她当然是来报复的。”


Shaw皱着眉。


“我揍过她,或许这也是Martine想要和Root重修旧好的原因之一,用来报复我。”




“不不,Sam根本不喜欢她,Shaw你在说什么?”




“......”


Shaw愣住了。


她缓慢地眨了眨眼睛,Frey刚刚说了什么?




“Sam当初黑进学校系统,篡改了她的记录,导致Martine被退学。所以,她这次来,是为了报复Sam,对吧?”




“那Root十五岁喜欢的人......”


Shaw张着口。


“她为了谁和我吵架?”




“天,你一直把那个借口当真的?”




“借口?”


Shaw重复着。


“她把Martine当借口,然后把Martine搞到退学了?”




“因为Martine和你打架,你当时还受了伤,对吧?Sam行事太过鲁莽了,我说过她,但是,我阻止不了她想做的事情。”




“所以她喜欢的人,是我?”


Shaw用着最不确定的语气。


“Root十五岁想亲吻的对象,是我?”




“我以为Sam已经和你表白过了?”




“她算是说了。”


Shaw有点恍惚。


“我拒绝了。”




“你不喜欢她?”




“她不喜欢我。”


Shaw咬着下唇,她觉得这个世界在和自己开玩笑。


“现在我不确定了。”




“你是怎么得出Sam不喜欢你的结论的?她和你形影不离,她搬到你的隔壁,她的紧急联系人是你,她甚至亲自告诉你了!”




“她缠着我是因为我救了你的命。她爱你。”


Shaw干巴巴地说。


“紧急联系人是因为我和她住在一个城市,她喜欢我是因为我和Martine性格很像,十五岁的时候她说过因为我和Martine性格差不多,所以想拿我当试验品,而且实际上她总是在抱怨我,她抱怨我总是加班,还错过了她亲手做的七道菜......”




“Sam每个月给我打一通电话,一半甚至全部内容都是关于你的。还有,她不擅长做菜。我甚至只吃过她做的苹果派。”




“她做的挺好吃的。”


Shaw下意识地加了一句。


电话对面停顿了好几秒钟。




“她喝醉的时候,第一个打谁的电话?”




“我。”


Shaw顿了一下。


“是个白痴。”




Hanna Frey挂掉了电话。




TBC

热度(462)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