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Drunken Call (十四)

Noramyw:

Root从办公桌上醒来的时候,电脑还在运行着测试。


时间是半夜两点。


好极了,Root想,打着呵欠摸向手机。




Shaw在十点的时候结束了最后一台手术,现在的定位是在......


酒吧。




几乎是同时,Root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没拿稳,震动的手机落在桌上,发出一声响,格外刺耳。


来电显示是Shaw。




Werid.


Root迟疑地戳了一下通话键,开了免提。


“Miss me?”




对面的嘈杂声瞬间在她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响了起来。


Root一点都不羡慕。


一点都不。




“才不。”


Shaw听上去像是喝醉了。




更奇怪了。


Root几乎没见到Shaw喝醉过,她的食量和酒量显然是成正比的。


这也就意味着,Root不知道她喝醉会是什么样子。




特别多话,排除。




“Rooooooooot?”


Shaw发出了一个标准的大舌音。


那像是在叫一种鸟,或者特制的饮料,但起码她没说错。




“I'm here.”


Root咳嗽了一声。


接着,她确定听见了Shaw的笑声。




Root忍不住也跟着笑了一下。




“你找到Finch了吗?”


Shaw像是在分享一个秘密式地压低了声音。


Root几乎把耳朵凑到了内置喇叭上才听清。




语言功能,算是正常?




“Well,纽约没有宠物店卖马里努阿犬,我通过一些别的渠道听说地下交易市场出现过一只,买主是俄国黑帮的一份子,而且,三个月前已经死了。”


Root叹了口气。




“他就在这儿!”


Shaw突然大声说道。


Root仅存的一点儿睡意立马消失了,代价是她揉着自己的右耳。




“大个子把他带出来了?”


Root的嗓子沙沙的,她皱着眉拿起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口。


冷的,苦的,见鬼。




“过度喝咖啡会给心脏加重负担,Root。”


Shaw应该是皱了眉。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像清醒时候的了。




专业能力还在。显然。




“抛开剂量和个体条件不提,是不够客观的。医生。”


Root将咖啡杯推开了。


她瞄了一眼电脑,那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不该喝。”


Shaw嘟哝着。


“你心跳的频率一直不是很正常。”




Root碰了下自己的胸前,挺正常啊。


反倒是她的眼睛很涩......


Root支着脑袋,把眼镜摘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摒弃了视觉,Shaw那儿的声音似乎更清楚了,连带着她的呼吸声也是一样。




“等等,你睡着了?”


Root猛地意识到。


电话那侧传来一阵混乱的声响,十几秒过后,Root重新听见了Shaw的声音。




“我很清醒。清醒极了。”


Shaw似乎在喘气,而且很厉害。


“刚刚某个蠢货把酒泼到我身上了——嘿,你!”




比平常更易怒?不,这就是平常水准。




Root被那阵打斗的响动弄得鼓燥不安。


大概几秒后,Reese的声音从那一侧传来,还有东西不断损坏的声音。


以及,狗叫?




“Shaw喝醉了。”


John Reese听上去倒是挺冷静的。




“我知道。她受伤了吗?”


Root抓紧时间问道,一面思考从公司开摩托车过去快,还是汽车快。




“没有,见鬼,Shaw放开他,看在上帝的份上!”


John Reese声音升高了。


“Bear,停下!”




“Bear只听荷兰语,Mr.Reese.”


陌生的男声说道。




Root莫名地心跳了一下。




“那是Finch,Rooooooot!”


Shaw显然抢过了手机。


Root的办公室里都是她的声音。




“我要告诉你一个他的秘密!”


Shaw笑了起来。


“噢,上帝,你会爱死我的,他是.........”




水声盖过了一切。


Root又听了好一会儿,直到对面挂断。


Shaw的手机掉酒里了?




平衡能力缺失?




Root喝光了那杯冷咖啡,抓着摩托车的钥匙,最后瞥了眼电脑进程。


——等到她上班的时间,应该就差不多了。




现在,她得去接一个醉鬼。




TBC

热度(334)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