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Drunken Call (八)

Noramyw:



Shaw并不意外Root给她挑的是个女人。




在她被过家家式地绑着蒙起眼来的时候,Shaw猜测对方也不会让自己太无聊。




起码,Shaw侧耳听着那人走路的足音——很稳当,体力应该不错。








“你打算过来操我吗?”




Shaw确定对方是在打量自己,她不耐烦地摇了摇手铐。




如果她要乖乖被绑着,首先,女人得付出让Shaw认可的努力才行。








女人走到了她的面前。




Shaw的下颚被扣住了,女人的手指大概很纤长,力道也不错。




紧接着,柔软的唇覆上了Shaw的。








够直接。




Shaw想,张开口,比平常热烈地吮吸着对方。




女人的反击在她意料之中,Shaw闻到了铁锈味,她尝着对方舌尖沾着的自己的血,饶有兴趣地以牙还牙——女人没有发出任何嘶声。








Shaw满意地笑了一下。




女人的身子随即紧紧地压着她,牛仔裤上的铜纽扣摩擦着、咯着Shaw,就像她解开Shaw胸衣的扣子那么烦人。








那可有点太快了。




Shaw想,她挣出了一只手,摸向女人的臀部。




那很柔软。








Shaw喜欢挺翘的、紧致的臀部,这代表它们的主人定期运动。




这次落入她掌中的软肉不太一样。女人显然不常运动,或许还常常坐着工作。她的臀部十分饱满,可是隔着牛仔裤Shaw不能确定女人的皮肤是否足够光滑紧致。








Shaw的另一只手打算摘下眼罩,但女人阻止了她。




用出乎意料强大的力气。








Shaw的手腕感到足够的疼痛,作为奖励,她允许女人用吻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当然,这不代表Shaw放弃了主导权。




她的手掌探入了女人的牛仔裤内。








那可......真是......




Shaw重重地抓了一把,被那柔软的触感和细细的一层汗弄得手心发痒,至少Root知道该怎么挑一个好臀。女人依旧没发出任何声音,只除了她报复式地啃咬Shaw的胸口。








显然,女人也有不错的牙齿。




Shaw有那么点怀疑她是个哑巴,这让Shaw忍不住咬向女人的喉咙,舌头舔着那儿单薄的皮肤。她的指尖逐渐滑向女人的湿热边缘,女人的身体紧绷着,这几乎让Shaw立刻兴奋地加重了啃咬的力道。








女人发出了一声轻喘。




极短暂的,立刻就吞吃进自己肚子里的,比起羞涩更像是恐慌。




只有一个人,这种情况下,在Shaw身边会是这种反应。








Root。




Shaw不敢置信地将手塞回相对安全的臀部,又捏了一把。




她怎么不记得Root摸起来是这样的?








因为,她没碰过Root。




Shaw眨了眨眼睛,在女人落下亲吻时犹豫地别过脸去。




她小心地闻了闻女人的呼吸。








是Root。




Shaw顺势咬上了离她最近的耳朵尖,克制着不顺势舔一下。




她发誓,Root颤了一下,这让她更加紧贴Shaw,或许她的胸口还不自觉地蹭了蹭Shaw的。








Shaw内心吸了口气。




“Root?”








Shaw抓着Root的长发,注意是往外拽而不是往自己身上拉。




她摘下眼罩,努力平复呼吸。




“你...”








Root僵住了,她的嘴唇被Shaw啃咬得比平常肿胀饱满,她的眼睛湿漉漉的。




Shaw把那句“你不是真打算和我操吧”吞了下去。




她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眼神。








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见到Root这么看她。




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把衣服穿上。”




Shaw努力保持着冷静的表情,免得Root夺门而逃。




如果Root直接跑了,她也不会意外,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没有脱衣服。”




Root的声音很低,带着颤音,就像她那条该死的牛仔裤上不断顶着Shaw的铜扣。








“我呢?”




Shaw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切完好。该死的。




“你在搞什么鬼?”








“这只是......我找不到任何合适的人选,所以......”




Root试图解释。




Shaw知道这样的Root在担心什么。








“我不打算杀了你。”




——我们还是朋友,我没有生气。








Shaw拍了记Root的臀部,准备抬起身体,Root尴尬地给她让开了。




Shaw被她的神色提醒了。她咬着口腔内壁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她得停止这么做,就算Root的臀部很棒。这不是她和Root平常的相处模式(她碰Root的脸,手,或者肩膀,但绝对不碰任何可能的性感带),她不想把事情搞复杂。








“我很抱歉,Sameen。”




Shaw笑了一下,试图缓解Root的紧张。




“你承认了你能力不足,这很新鲜,感觉挺不错的。”








她们可以完全忘记这件事,Shaw的部分会难一点,毕竟仔细一想,Root老是晃着她的臀部肆无忌惮地走在Shaw的周围。




Root没必要因为她受伤。








“你有任何感觉吗?”

 “现在你欠我两次了。等等,什么?”






TBC


热度(364)

  1. Faith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