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Shrinking It(下)

POI百合病社:

小驴屹耳:

原创;肖根,John Reese/Zoe Morgan;普通级

  

特殊题材警告:微邪教(四叔/图灵)(其实是全员友情向啦,放心食用!)

  

脑洞源自汤(网页链接);详见(上篇)中的说明。

  

电梯间:(上篇)(中篇)(下篇)

  

 

  

***

  

 

  

Shrinking It(下)

  

 

  

       送走Zoe后John一个人慢慢走回警局,试图用步行缓解一下内心的焦虑。理智上他是倾向于信赖Zoe的(毕竟她是Zoe Morgan啊!),可情绪上他多少有些因畏难而生的侥幸:他John Reese干秘密特工这一行也不是混白饭吃的,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Shaw真不一定摸得到线索。

  

       既然天下太平,何苦无事生非。

  

       是吧?

  

       他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试图专心看Zoe送过来的材料,看了半天还是滞在第一页,始终也没看明白。

  

       今天的纽约城似乎太祥和了,怎么就没有一桩案子来帮他分分心?

  

       Riley警官正郁闷着,突然一个纸袋子啪地一声摔在他面前的桌台上,然后一个肥圆敦实的身体轰然塌下,直震得地板似乎都在颤抖。他从文件夹上抬眼,正看见这场微型地震的制造者Lionel Fusco警官满脸不悦地扯开袋子,抓出一只硕大的三明治来,一边开嚼一边气呼呼地嘟囔:“难以置信。难以置信!”

  

       Lionel近来越发地心宽体胖,脾气好得没边儿,一天到晚笑眯眯乐呵呵,也不知为啥总是那么高兴。今天这样子是极反常了。

  

       “怎么了Lionel?”

  

       “刚才在外面碰到Shaw,跟Cocoa Puffs学了一身神经病。我就好心问候一下Root嘛,她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冲我摆个大臭脸。”

  

       John忽地警觉起来。“你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转眼之间Lionel已经吞下整只三明治,又伸手去纸袋里抓出第二只。“我听说Root伤了,就只问了一句Cocoa Puffs还好吗?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药啊,吃的啊,书啊,需要什么只管说啊我给送过去。好嘛,她恨不得拿眼刀杀了我,‘你离Root远点儿,Lionel’,这是她的原话。‘离Root远点儿’,我不骗你,John,她说这话的时候真的像是要吞了我那么凶恶…”

  

       John的心狠狠地往下一沉。完了。

  

       Lionel一边飞速地剿灭第二只三明治,一边继续着他长篇大论的抱怨。“……你说这是多没道理的事,就算她们俩谈个恋爱,也不能这样吧,好歹大家都是队友啊,都是朋友啊,一直这么过来的嘛,欢乐一家亲嘛……怎么突然弄得好像我们这些男人有什么非分之想……谁还不知道Cocoa Puffs……是吧,我就算非分之想,想到她Sameen Shaw的头上也不至于去惹Root啊,我这么爱惜生命的一个人……”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个急刹车,满眼狐疑地看着John。“我说,搭档,Shaw这火该不是发错了对象吧?她应该是冲着你来的吧?”

  

       “嗯……啊?……怎么会?……”

  

       Lionel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又端起杯子灌下一大口凉水。“一定是这样,一定是你的秘密被她发现了。哈!我是无辜被牵连。”

  

       “我的……秘密?”

  

       “John,Campbell医生老来局里找你,我可不瞎。你别忘了最开始的时候是我帮你调查Caroline Turing的。”

  

       噢,哦噢……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透了个糕……

  

       John双手捧住额头,俯在桌子上深深地叹气。“Lionel,我死了。”

  

       “嘿,”Lionel走过来用油乎乎的胖手拍了拍他的肩,“别丧气。Shaw真有心杀你的话,你还能活着?”

  

       “我该怎么办,Lionel?Zoe说我该跟Shaw坦白从宽。”

  

       “这还犹豫什么,当然听Zoe的,John。永远听Zoe的。”

  

 

  

~~~

  

 

  

       John直在警局里耗到天黑也没看见Shaw过来他们的办公室。这意味着他晚上还想入睡的话只能当机立断,选择大无畏:亲自跑一趟Shaw和Root的家。

  

       有什么不敢的呢?就连罪大恶极的号码,最惨也不过被废了膝盖。Shaw是重情义的人,是跟自己枪林弹雨里一起过来的战友,互相掩护彼此后背才活到今天。有这样的情分在,Shaw不至于……

  

       说得好像他John Reese心虚一样。他做错什么了?没有。零。不存在!凭啥气短?毫无道理。

  

       可那他真的站在门前抬手按铃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发毛。

  

       他来过这地方两次,一次是他开车把Shaw从地铁站里简陋的病室里转移过来,那个时候Shaw离开他的支撑甚至不能站立。另一次是在那之后的两个月,他们所有人在这里办了个小派对,庆祝机器的重新上线。彼时Finch的新图书馆总部已经开张,但他们还是选择来Shaw和Root的“家”。那天的气氛非常好,连Shaw的脸上都有笑模样,派对结束后他还留下来帮Root将客厅的一角改造为健身房。

  

       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仿佛所有人都默认了这次集体活动的象征意义一样,谈话间说到这个地方,不再是说“Shaw和Root的‘地方’”,而是说“她们家”。

  

       John Reese陷入忧郁的沉思,Shaw嚯地一下拉开门,倒把他吓了一跳。

  

       Shaw脸上的怒气,真的是Lionel描述的那样,像要把人吞了那般凶恶。

  

       “见鬼的你在这里干什么,John?”

  

       “嗯,啊……这个,Shaw,”他约束住自己的目光不去往屋里瞄,“不知道你现在方便吗?……我有话跟你说。我们出去喝一杯?”

  

       Shaw翻了个白眼。“Root不在,你有话进来说吧。”

  

       他忐忑地迈进客厅,看见角落里他帮着Root搭起来的那个健身房,比上次见到的时候丰富得多了,差不多半间屋子都是Shaw的器材。Shaw在开门前似乎正在练拳击,手套被胡乱扔在地上,硕大的沙袋还在来回来去地晃。

  

       “我听Zoe说Root在家养伤,怎么这就又出门了?”

  

       “见鬼的机器!”Shaw踢上房门,压低声音咒骂了一声。“可就这一个界面,报废了都没得换新的。”

  

       她进厨房里去叮叮咣咣一阵,抓了两只瓶子走出来,将已经开盖的啤酒瓶塞到John手里,看也不看,径直越过他,在被挤到墙角的沙发上重重地坐下,拧开自己的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地灌。John犹犹豫豫地在她身边坐下,也狠狠灌下几大口啤酒。

  

       两个人都两眼向前,盯着对面的……墙壁。John用余光扫了扫,发现本该占据那个位置的电视被转移到了最里的角落,正对着Shaw的跑步机。

  

       “Lionel说你今天冲他发邪火。”

  

       “他自找的。”

  

       “他做什么了?”

  

       Shaw的声音里带着把刀。“他亲了Root。”

  

       John的下巴差点掉了。

  

       “不是真的,是虚拟,可天杀的跟真的一模一样!Root把机器弄好了,我研究了一下……那天……证交所……机器的各种演算……见鬼的你猜我看见什么了?!Lionel……你说机器怎么偏偏拿他来模拟,该死的、愚蠢的机器!”

  

       哦,原来还真是这样。Finch跟他讲解过的,机器运行的基本法则。

  

       Oh~shit! Finch那鬼机器一秒钟能算出千千万万种变化来,该不会有一种里头是他自己在干什么傻事而Shaw只不过还没来得及查到吧?

  

       “那只是……模拟啊,Shaw,又不是真的。你这火发得不应该。Lionel是好人。”

  

       Shaw半天没言语。

  

       “你……不在的那段时间,Root……过得,挺难。大家都很关心她,就和我们关心你一样。”

  

       Shaw沉默着呼出长长的一口气,身体明显地放松了,向后一倒,窝在了沙发里。John自己却还紧绷着,挺着腰板,眼望前方。

  

       “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件事,Shaw。”

  

       Shaw从鼻子里挤出一声闷哼。“你们警局那个心理医生的事吗?就是你的神秘前女友?”

  

       好吧,这是他有心理准备的。就该听Zoe的,Lionel说的没错。

  

       “你都知道了?”

  

       “嗯哼。”

  

       他的好奇心很想知道究竟是Root告诉Shaw的,还是她自己研究机器研究出来的,自我挣扎了半天,他决定闭嘴,不问。

  

       有什么区别吗?没有。

  

       这到底是两个女孩子(还是三个?)之间的事。啊,女孩儿。可爱的女孩儿们呐。

  

       “可你还没有冲我发火,就像……对Lionel那样。”

  

       “你是吃错药了吗John,你还想在这件事上跟Lionel比一比?”

  

       这里面逻辑的荒谬,教他突然感到有必要为自己的男性魅力辩护一下了。“真的,Shaw,难道我连Lionel都不如?”

  

       Shaw从背后伸过拳头来在他肩上狠狠砸了一下。“你是真想死?”

  

       他夸张地“嗷”了一声,也放松身体向后靠,沙发突然塌陷下去一大块,Shaw几乎歪倒在他身上。

  

       即使发福,他John Reese也是美男子一枚,不能容许被这样轻视。“要知道Root喜欢你身上的那些素质,我几乎全部具备。”

  

       Shaw挪直了身体,又抬起腿来踹了他一脚。“嘿,帅哥,你还不认识我的朋友Root吧?我介绍一下,噢,不好意思,你身上有样东西她不太喜欢。滚!”

  

       两个人就都笑了。Shaw起身又去厨房里拿出两瓶啤酒来,他们肩并肩地陷在被他压出一个大坑的沙发里面,慢慢喝完各自手中的啤酒瓶。

  

       Shaw终于说:“我很高兴你跟Root成了朋友。我是说,在她需要支撑的时候……”

  

       这话教John感到有点胸闷,喉头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没法答话。

  

       “见到Lionel的话代我道歉,是我发错了脾气。”

  

       他将酒瓶稳稳地放回茶几上,努力把胸口的一团东西咽下去。“要知道,Shaw,你担心Root,是可以跟她讲清楚的。”

  

       “有什么用?这个疯子……她一句‘相信我,相信机器’,我的什么话都给堵回去。”

  

       他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机场,心里有那么多话却什么都来不及说,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总比不说好。别学我。”

  

       Shaw咬着嘴唇低下头。“Root不曾试图丝毫改变我,John。至少……我能回报她的,是不去试图改变她。”

  

       有些时候,这两个人也真是傻得教人没脾气。“那么或许下次,你有空的话可以陪她一起去。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

  

       他想起Root的笑,每次看到Shaw时的那种笑,啊,美丽的女人,笑起来简直教人心都要化了。

  

       “John,我发誓,如果给我再看见一次你想到Root时脸上是刚才那个表情,我会开枪的,而且瞄准的绝不是膝盖。”

  

       “啊,亲爱的Sameen,我只是高兴你回来。真的,非常、非常高兴。”

  

       Shaw腾地起身,拽着衣肩拉他起来,她的臂力果真大,一推就将他直推到门口。“我可不高兴再一次见到你大半夜出现在我家门口。晚安,John!”

  

 

  

       他弃了停在公寓楼下的车,花了一个小时慢慢走回自己的住处,浑身走出一层细汗,被微凉的夜风一吹,感觉整个人轻了20斤那样地畅快。生活是很好的,他这样想着,往自己的床上一倒,睡了个踏踏实实的好觉。

  

 

  

FIN

  

 

  

[还有篇番外,解释一下根妹诡异的尾椎之伤……]

  

 

热度(183)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Ri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