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一隙人间·其一

竹羡:



类型:原创


配对:肖根肖


等级:普通【应该


预警:人兽【。




这次不是短篇,算中长吧,斟酌了很久,写了很久,改了很久【。


设定是单元剧,每一章会有一个故事,每个故事会出现一对副CP,但会酌情分上下章,不知道大家像这样一次看8000字会不会觉得太长,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


大锤get技能:怀中抱妹杀【。


废话完毕以下正文。


———————————————————————————————




     其一 · 狩你以名


 


    细风,酣夜,茂丛,宜捕猎。


    如果用俯视的角度,会发现在一片静谧中,某棵并不起眼的老树上,一个身影正栖息在分叉的枝干上,借着月光可以窥探到她棕色的长卷发披在肩膀上。她独自一人靠树坐着,长腿搁在树枝伸展开来的部分,随意曲起一个角度,正以一个完美的姿态融入夜色。


    时间以一种善解人意的速度擦着树梢而过。


 


    过了很久,踩碎枯枝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


    与此同时,黑暗中坐着的人睁开了双眼。


    她噙着一丝笑,抬手摸到了一旁挂在树枝上的古旧皮箱,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扳开了搭扣,用两指夹出一小盒子弹装进她的风衣口袋里,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踩踏发出的碎裂声越来越近,伴随着浑浊的呼吸,像是某种野兽。


    黑夜被一支看不见的画笔调淡,周围的景致一点一点变得清晰起来,昼夜更替中,一切在有序的紧张中渐次上演,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直到一记清晰的子弹上膛的声音打破平衡。


    像是被摁下了暂停键,画面在短暂的定格后,迎来了迅疾的快进。


    树上的人影一跃而下,工程靴用力蹬了下树干,在树枝的颤动中一个漂亮的翻转,直朝着声音发出的来源袭去。


    “呯——”


    “呯——”


    子弹呼啸而出,却未见其人,古旧的浅棕色皮箱率先闷声砸到地上。接着可以看清的是一只乳白色皮毛的兽类,它发出一声嚎叫,四肢往后退了几步,失去平衡扑倒在草地上,两米多高的身躯倒下带来的震动惊散了周围的鸟类,翅膀拍动发出的声音仿佛鼓掌。


    最后,一个人影稳稳地落到地上,她单膝跪地做了一个缓冲,灰色的风衣后摆被吹起又落下。她从容站起身来,嘴角勾着轻佻的笑意。


    朝阳如约而至,霞光的照射下可以看到几个字母清晰地阴刻在不远处的皮箱一角:Root.


 


    Root是一个猎人,但不是普通的狩猎者,她是猎魔者。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东西是我们乐于看见的,有一些则不是。如果一些特殊的情况出现,普通人无法解决的时候,就需要猎魔者。


    猎魔者行走于世界各个角落解决麻烦,收取相应的报酬或者不收。而Root似乎觉得猎魔者这个名字过于中二,她从来只说:“我是猎人。”


    这次她彻夜蛰伏在这里为了解决一只总是在破晓时分出现袭击人类的巨兽,据说这片林子受到了某种诅咒,大多数镇子上的人都不敢贸然进入。Root恰好经过,接下了这个活,这对她来说难度并不大,诱人的是报酬和这一带曾经有独角兽出没的传闻。确实,这里灵力很盛,或许会有特别的收获。但眼前这只怪兽的模样与独角兽相差甚远,Root有些失望,白白浪费了不少力气,如果刚刚打出去的是银弹而不是盐弹,她又该心疼了。


    面前的兽类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脸狠狠地埋在土里,模样实在有些难看。


    Root撇了撇嘴,懒洋洋地转身去拿不远处的手提箱。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就在转身的一刻,前一秒还倒在地上的巨兽忽然间像发了疯了一样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窜了起来,它浑身勾起黑而长的针,活像一只巨大的豪猪。


    察觉到异动,行动快于思维,Root立刻奔跑起来,正如她一直以来依靠敏锐的感知在黑暗中来去自如一样。她一边跑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子弹盒,但巨兽更快,似乎丝毫没有受到体型的限制,朝她直直的地撞了过去。Root向右避开了撞击,但巨兽的右爪几乎是同一时间从右边甩过来,她没有来得及防备,猛地被拍到了左手边的树干上,剧烈的冲击让耳朵嗡地一声,子弹盒脱手飞出去很远。


    必须拉开距离。Root的反应很快,她忍痛艰难地直起身,感觉到胸口异常的闷,此时的情况不容乐观。


    她扶着树干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但指尖触感奇异,她分出神来看了一眼,意外地发现这是一个古老的圆形图腾,刻着一圈一圈模糊的咒文。


    这儿似乎曾经用来召唤过什么,或许是神祗,或许是恶鬼。


来不及思考,白色巨兽毫无章法的鲁莽脚步又渐渐逼近,Root往后退了几步,快速助跑后借力蹬到树干上,她找准时机抓住了眼前能够到的树枝,另一手紧紧握着枪,侧过身体朝迎面而来的怪物又开了三枪。


    如果除去她略显难看的脸色,整个姿势还是十分帅气的。


    然而盐块的攻击力对它来说太小,巨兽仅仅只停顿了几秒,又朝她冲了过去,狠狠地撞上了Root紧抓着的树。


    连续了几个回合后,Root感到虎口发麻,不能继续耗下去了,她皱着眉看向地面,然而令她惊奇的是,地面上显现着一个巨大的图腾的轮廓,似乎在提醒着她什么。


    对了,是那个咒文。不如一试,Root想。


她凭着记忆念出了刻在图腾上的咒文,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脱出,林子里开始刮起强风。恰逢巨兽再次攻击,Root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悬空了,只能紧紧抓着树枝。风越来越大,Root吊在半空中无奈地想:她该不会是召唤了什么恶魔吧。


    白色巨兽在树下发狂一般地吼叫,似乎是在害怕什么。时机正好,Root在心里默数三秒,曲起手臂整个身体向后甩去,借着惯性脱手一跃,准确无误地落在了白色巨兽的身后。趁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半跪着伸手往靴子里摸去,却什么都没找到。


    糟了,那支备用的左轮一定在翻身跑跳中掉了出来,真是祸不单行。


而巨兽猛地回转过躯体,两颗明晃晃的獠牙再次朝Root逼近。


此时风更大了,整片树林被吹得哗哗作响,淡金色的阳光在草地上铺上一层光斑,不知为何比平时的更刺眼,Root不禁抬手遮住了眼睛。


 


    然后她看到了她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


 


    一股小型的龙卷风出现在地面图腾的中央,移动中被风力殃及到的白色巨兽怪叫着挣扎起来,但还没跑两步就被缠得无法动弹。透过指缝Root清晰地看到龙卷风中央闪现出一双若影若现的眼睛,这是一双纯粹墨色的眼睛,黑曜石一般深邃。


    风转瞬化为黑色的躯体。Root缓缓放下了遮挡双眼的手。


一头威风凛凛的巨狼撕裂开缠绕着的风,它浑身的毛黑而光亮,双眼露出凶恶的目光,下一秒就跟白色巨兽撕咬了起来。


    它们体型相当,但巨狼明显更为矫健,动作游刃有余,没一会儿就占据了上风,它腾空扑倒了白色巨兽发出一声吼叫,声音沉稳而有威慑力,而白色巨兽只是象征性挣扎了几下就呜咽着放弃了抵抗,看起来十分害怕。


    在黑色爪牙下,它变得越来越小,直到跟真的豪猪差不多大小了,巨狼松了松前爪,让它逃走了。


    实在是一场漂亮轻松的胜利。


周围猛地寂静下来,黑色巨狼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它收回了爪子,从鼻腔里发出哼哼声,用人类的语言来解释或许可以称做嫌弃。


    Root一动不动的盯着它。


在阳光的照射下它是如此夺目。它纯黑色的长毛被风吹得柔顺而摇曳,反射出一层鳞片似的光芒,像天神一样。


    虽然不想承认。Root一向认为这些被称作灵体的生物最多只能被称赞为漂亮实用,比如独角兽,对她来说,它们只能够被利用。所以当她脑海里蹦出天神这样字眼的时候,她被自己吓了一大跳。


 


    Root看着它,它也在看着Root。


    非常巧,此时Root一眼瞥到了几步开外她丢失的备用左轮,里面装的是银质外壳的子弹,专门用来猎杀高阶难缠的灵体。


    理智把她从盲目吸引的悬崖边拉了回来,她看着眼前的这只巨狼,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是什么善茬。


    Root沉着脸挪动了两步,很好,快要够到她的枪了。


    但她的阴谋几乎立刻就被察觉了,巨狼并不急,只是转了转眼睛,压低身体,仿佛在狩猎一般等Root慢慢靠近她的目标,在她触碰到枪之前,弹簧一般向Root扑过去,速度极快地将她扑倒在地。


    好了,这下Root也成了巨狼的囊中之物。


    闷哼一声,她的后背生硬地磕碰在草地上,摩擦带来的灼痛让她整个肩膀不自觉地向后后仰。她能感受到冬末春初正在拔高的青草在她后背留下的粗糙而柔和的触感,而眼前是那双凛冽深邃的眼睛,她生硬地吞咽了一下,露出光洁好看的颈线。


    此时黑色巨狼的前爪紧紧地扣着她的肩膀,它漆黑的双眼几乎要把Root看穿。她感到肩膀上的骨头都快被碾碎了,喘了口气说:“Hey,我说,是我把你召唤来的吧?”


    而对方只是哼了一声。


    “所以你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么?”


    ……


    “你会说话么,大狗狗?”这家伙到底是哪儿来的。她疼得要死,打从心底觉得这笔生意做得实在不划算。


    “谁是大狗狗。”正当Root以为它听不懂人类语言的时候,对方说话了,还说了两遍,看来相当记仇:“谁是大狗狗?”


    它低头靠近Root的脸,温热的气息中夹杂着青草的气味,声音低低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但可以分辨出这是一个女性的声音,看来是“她”而不是“它”。


    Root挑眉:“原来你会说话。”


    似乎是觉得面前这个人类的表情颇为有趣,巨狼松了松爪子,给了Root一个活动范围。


    然而Root有个毛病,一旦犯起来就喜欢得寸进尺,本着做生意不能亏本的原则,她说道:“没猜错的话你是犬神?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坐骑?”


    “……”


    巨狼眯起眼睛问道:“坐骑?犬神?”


    Root歪头,一脸胸有成竹:“懂人类语言的巨狼,难道不是犬神?”


对方露出白色的尖牙,狡猾地笑了:“随便吧,总之谢谢你把我放出来。”


    Root也笑了:“谁说我要放了你?”


    ——呯。


    巨狼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张笑得如此迷人的脸,视线下移,红色的血液自体内喷涌而出,而她手中的左轮正对着它,枪口散发着灼人的温度。


    巨狼瞬间变得狂怒,它低吼一声,前爪疯狂地掀了过去。


    Root往旁边一滚,躲过了攻击。动作间大朵的血液滴落在草地上,溅在了Root脸上,温热的触感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因此而露出了破绽。下一秒她的右臂被大力摁住,逃脱不得。


    暗叫了一声不好,Root试图挣脱,子弹盒就掉在不远处。但她怎会如愿,下一秒巨狼就倾身而上咬住了她的脖子。


 


    只要它一用力咬合,一切就都会画上句号。


 


    当温热潮湿的吐息带着尖锐的痛感攀上脖颈,Root甚至下意识闭上了眼,她紧紧握着手里的枪。


    这次亏大了,她想。


    但是巨狼生生停下了几乎快要闭合上的尖牙。停顿了几秒,Root感觉到肩上的压迫骤减,她睁开眼,却只看到它留给她一个颇有深意的表情,接着转身离开。


    很难描述清楚这个表情,带着几分玩味,几分疑惑,或许还有几分期待:“你很有趣。”它说完最后这句话,旋即消失在树林中。


 


    很久之后,每当Root回忆起她们第一次相遇,都会感慨对方说的这句意味不明的话,不自觉地露出颇为调皮的笑容。对方问她怎么了,她只是笑着说我想起你第一次见我就咬我了。


    是吗,对方淡淡答道,本来单薄的影子瞬间涨得巨大,轻轻咬住Root的脖子:“像这样?”


    Root吃吃地笑着,两个影子重叠到一起。


 


    而现在Root躺在草地上回味她的劫后余生。其实她的左轮里本来就只剩下仅仅一发子弹,如果刚才巨狼真的决定咬杀她,她是万万捡不回这条命的。


    金色的阳光暖洋洋的地融化在草地上,蔓延到那行一直蜿蜒到树林深处的血迹上。Root侧过脸看着它消失的地方,生平第一次,她发自内心地想要一只坐骑。


 


    接近中午,Root回到小镇拿了一份丰厚的报酬。她决定好好放松一下,但敏锐的感官告诉她,她被跟踪了。


    找不到来源,对方的行动速度应该非常快。Root扫视四周,什么发现都没有,但被跟踪的感觉十分强烈,怪了。


    手臂和脖子上有些擦伤,特别是脖子部分,赫然一个牙印,需要进行消毒,Root愤愤然,这次真的是被狗咬了。


    然而一踏入药房她就惊住了,整个场面像是被狂风扫过一般,从货架到医护人员都狼狈不堪,Root礼貌性地问候迎来了医护人员的哭诉:“刚才太可怕了,一个女人闯了进来,抢夺了我们的医疗器具,接着居然从肩膀里取出了一颗子弹。”


    Root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柜台边的一个陶瓷器皿里安静地躺着一枚带血的银质弹壳。


    她的眼神立刻放出光芒:“噢,那是我的,不建议我把它拿走吧?毕竟这挺贵的……”


    Root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医护人员,挑眉一笑:“而且要保密哦。”


    她包起弹壳扬长而去,并且没忘记把药钱留下了。


 


    推开玻璃门,Root再次察觉到一束从某处投来的目光。闭了闭眼,这次她嗅到了,那微乎其微的,散发在空气中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马路对面有一家餐厅。她低头看了看时间,露出一抹微笑。


    所谓下个套等狼来钻,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十分优雅地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牛排和派,Root带着一种莫名期待的心情,完全忘记了她之前差点命丧爪下。好奇心实在是害死猫。


或许是这个灵体的质量实在很高,让她可以摒弃它所带来的危险和不确定性。


    她一刀一刀慢慢切着牛排,却并不吃,也并不急,因为她知道,总有狼要忍不住出现。


    果然,过了几分钟,Root对面的位置扑通坐下了一个人,来势汹汹的。


    Root垂眸一笑,放下刀叉抬眼看去。


    三分意外,七分惊喜。


    来人个子并不高,穿着黑色背心,浓黑的眉拧着,一副谁欠了她百八十万的表情。她看了一眼Root,又看了一眼牛排,拿起了刀。


    “……你先放下刀。”Root差点没坐住。


    “……”对方挑了挑眉,表情好像在说好吧是你说的,接着她拿起Root切好了牛排的盘子移到自己面前,直接用叉子叉了一大块送进嘴里。


    而Root早已把她从发梢到指尖来来回回扫视了好几遍了,她裸露着的肩膀上有一个浅显的伤口,几乎已经愈合了,但可以看出是一个枪伤。


    极快的愈合能力,对方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的灵兽。Root心里打着小算盘,她是真的很想省一笔路费下来,虽然看起来对方食量有些大,能力尚且不清楚,总的来说还是划算的。


    “你考虑过我的提议了吗?”Root露出招牌笑容。


    “想得美,”对方咽下一口食物:“再废话咬死你。”


虽然此刻她的话实在没什么说服力,Root还是往后靠了靠,达到一个安全范围后,露出了一脸那你怎么不来咬啊表情,反正大庭广众的,她总不能变回狼吧。


    对方塞了满嘴的肉,鼓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一脸我没空跟你计较的表情。


    中午的阳光从落地窗外铺进来,冬日的气息慢慢退去,暄和愈暖,一切都显得柔和起来,包括对面的人黑色眉梢上染着的一层金色。想到三个小时前她还是一头漂亮的巨狼,而此刻对周围的一切却没有表现出丝毫不适,Root就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很有趣。


    她在心里再次确定,战狼一类没这么大的体型,然而也并非犬神,那么你到底是谁呢。


    思考间她心里徒然升起一种异样的预感,非常模糊,但有什么事就要发生——


    她不动声色地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忽然窗外街道上的行人开始三三两两跑了起来,Root还没来得及疑惑,面前的女人却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凝重:“起火了。”说完扔下叉子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什……喂等等!”Root连忙抽了张钱放在桌子上,跟着冲了出去。


 


    这女人跑得实在太快了!Root一边喘气一边腹诽,并且再次强调:她需要一只坐骑,现在立刻。


    她站在林子入口处,浓烟自深处飘过来,消防车还没有到,而那头蠢狼已经冲了进去,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Root皱着眉思考了片刻,拎紧了手中的皮箱,长腿一迈。


树林里充斥着刺鼻的气味,她眯着眼睛,视界模糊不清,影响了方位判断。


找了一会儿,一声熟悉的叫声从前方传过来,Root惊了一惊,摸出风衣内侧的手枪,拉开了保险。


    烟雾变得浓烈,火势很快就会蔓延过来,Root捂着嘴忍不住咳了两声。


    “你来送死?”恶狠狠的声音忽然从右边响起。


    仿佛找到了目标,她立刻靠近了那个站在离她几步远的人,对方正冷着脸回头看她,语气不善。


    “别小看我,”Root放轻了声音:“那家伙在哪?”


    “找不到。”似乎有些挫败。


    “大狗狗不是听觉很灵敏的么?”Root不忘调侃。


    对方的语气更加生硬了:“别让我发火。”


    然而此时Root仿佛又听到那急促的笨重的脚步声,她屏住了呼吸。


    小个子此时也发现了什么:“喂,你听见了么?”


    Root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发现对方转瞬变回了巨狼的样子,一下比Root高出了不少,正用那双漆黑的眼睛自上而下看着她。


    仅仅愣了一下,她点头会意,从皮箱里取出一支猎枪背在身上,抬头看了看左手边一棵距离相对靠近的树,退了两步后熟练地跃起勾身上去,还不忘在越来越稀薄的空气里对树下看着她的狼扯了个大大的笑容。


    若欲抱得坐骑归,必先扰其心智,扰其心智,扰其心智。


 


    近战远程皆已备好。


    Root潜伏在高处不动声色地倒数着,她甚至从她的棕色百宝箱里翻出一个呼吸面罩戴上了。


 


    火焰噼里啪啦摧枯拉朽地烧过来,林子外面响起消防车尖锐的鸣笛声。


在两种声音的交错下,还能准确感受到怪物来的方向和距离,得益与Root易于常人敏锐的听觉。


    就是现在。


    她瞄准烟雾中的一片虚无,扣动了扳机,痛苦的叫声立刻响彻了整片树林。但让她疑惑的是,那脚步声反而越来越清晰了。


    直到一个庞然巨影出现在视线里,Root才明白了原因,她不敢相信这还是她们早上遇到的那只怪物了,它现在起码比那个时候大了整整三倍。


    由于它身上厚厚的皮毛,银质子弹几乎没有给它造成太大的伤害。Root的远程攻击似乎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


    树下伏击的巨狼掐着时间扑咬了上去,然而跟此时的怪物比起来,她显得太小了。锋利的爪牙被隔绝在皮毛之外,而白色怪物用力扭动着身躯想要甩开她。巨狼发出低吼声,却无法做出攻击,只能任它甩来甩去,背上的倒刺和体型的悬殊限制了巨狼的行动,在她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


    她不得不从怪物身上跳下来,寻找别的办法。


    而此时Root忽然站了起来,她迅速扯下面罩纵身一跃,不偏不倚地落在怪物的脖子上——那是唯一它暴露在Root眼中没有倒钩的一处皮毛。


    Root紧紧抓着它,从腰带里拔出一把手枪,抵着它的脖子就是两枪,白色巨兽疼得顷刻间发了狂,它两爪腾空,站立起来的样子巨大而滑稽,盲目地朝周围乱拍。尘土飞扬间,险些拍倒几棵大树。而Root还没来得及抓紧,猝不及防被带了下去。


    从这样的高度下摔下去,运气不好还会被倒刺扎成仙人掌,感觉到风从耳边快速掠过,Root紧闭着眼想,简直是人间惨剧。


    然而预想中的惨剧并没有到来。


    黑色巨狼以力不可挡之势俯冲而上接住了下落的Root。


    不可不说的英姿俊逸。


    Root摔在巨狼柔软的脊背上,她没工夫喘气,立刻一个翻身抱紧了她,直到落地。


    这边的白色巨兽被打中了要害,已是强弩之末。它獠牙森然,看起来更狰狞了,掉头就朝Root这边撞过来,而Root还没站稳。


    一道电光闪过,Root原本扶着狼皮毛的手瞬间捞了个空,下一秒却搂到了谁的腰上。


    巨狼,不,她现在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样子,顺势夺过Root手里的枪,抱着她转了个身,瞄准怪物的面首果断开了枪。


    而Root背对着怪物,心里十分郁闷:小个子变身居然自带黑色背心这不科学。


    两声枪响,怪物的两只前爪分别被击中,趔趄着扑到地上。


    小个子推开Root,一步步走上前,眼神里却是满满的杀意,她再次举起了枪。而那怪物还张着长长獠牙的嘴企图咬死这个在它面前显得很渺小的人类。


 


    呯——


    子弹直直没入怪物的嘴巴,结束了它的生命。


 


    Root抱着手臂站在后面,眼神里满是欣赏。她明显已经缓过来了,完全看不出来一分钟前还在鬼门关前晃悠的样子。但对倒在地上的怪物就没这么友好了,Root看了它一眼,就好像看着一块猪肉:“这只豪猪是怎么变得那么大的?”


    小个子背对着她沉声答道:“这里灵力溢出,引发了变异。”


    “是因为你?”


    小个子没说话,她看着远处沉默了一会儿:“火烧过来了,得走了。”


    “烧了也免得节外生枝。”Root走上前表示肯定。


    “图腾被毁了,我不再属于这里。”


    Root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似乎要说什么。


    “我走了。”她没看Root,转身就要走。


    “喂,等等。”Root出手阻止她。但眼角的余光瞥到一抹白色,她随即惊讶地转过身。


    不远处正停驻着一头通体雪白的独角兽,矫健而优美,它额前白色的螺旋角是高贵的象征。如果能够捕获它将成为此行最大的收获,Root看着独角兽,突如其来的惊喜让她忘记了原本要说的话。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远了。Root转身看向小个子消失的地方,抿了抿嘴。再回过头,原本眼里的惊讶和欣喜蓦地消失地无影无踪,她低头看着面前的草地,默不作声收起了枪。


    独角兽在原地踏了两步,消失了。


 


    Root独自站在树林的中央,朝某个已不可得的地方望了一会儿,然后捡起皮箱,向围拢过来的人群走去。


    她身后是渐渐被控制住的火焰,脚下是初春的青草,开着细致的浅色花朵,独角兽在远处低头进食,耐心地避开了这些花朵。


    图腾被大火烧成灰烬,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


    而她还不知道她的名字,Root想。


 


    夜晚,Root在小镇的酒吧里呆上一会儿,然后准备离开。


    她坐在吧台边,要了一杯酒,独自喝着。


    不时有人来搭讪,她笑得无害,不着痕迹地拒绝他们,直到看见一个身影。


    那人在另一边坐着,她们当中隔了一整片席位。灯光闪烁,音乐嘈杂而无趣,人们大声地交谈,做出亲密的举动,然而她只是独自坐在那儿,手里拎着瓶啤酒,一脸索然。


    Root丢下某个还在喋喋不休的男士,朝吧台的另一边阔步走去。她风衣的衣角染了绚丽的灯光和醇厚的酒精,随着轻快的步调一路发酵,她终于再次走到她面前:“Hey,又见面了,大……”


    “别这么叫。”对方及时打断了她:“Sameen Shaw,我的名字。”


    Root笑了:“我下午去了图书馆。”


    “嗯哼?”


    “Sameen Shaw,你是犬鬼。”


    小个子女人挑眉:“还算聪明。”


    Root仿佛猜对了答案的小孩子一样露出得意的笑脸。犬鬼,曾经的神祗,因为落入不善的封印而化为犬鬼,极为少见,皮毛呈纯黑色,体型大于战狼,多行走于黑暗之中。


    “有兴趣跟我去下一个地方么,我接到一个委托,去找一片不会结冰的湖。”


    “听起来还不错。”Shaw喝了一口酒:“离这有多远?”


    “一整晚够了,我开车。”


    Shaw摇了摇手指:“不,我来开。”


    Root笑意更甚,在酒精的作用下一点头:“成交。”


    “对了,那只独角兽没跟你来么?”Shaw假意看了看四周。


    “当然,因为……”Root故意顿了顿:“我已经找到想要的坐骑了。”


    “……你这家伙。”大型犬的脸色立刻变得不太好看。


    “叫我Root。”


    她伸出手握住了Shaw的手,在对方使劲抽出来之前,说完了台词。


    “我们在一起会很有趣的。”


 


    TBC.






———————————————————————————————




下章副CP预告:RF


欢迎讨论!XD



热度(243)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4. Ri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