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AU]一隙人间 · 其三 · 旋你以尘(上)

竹羡:

传送门:其一 ·狩你以名  其二 · 沛你以虹 上篇  下篇




类型:原创


配对:肖根肖,希寡


等级:普通


预警:人兽、大概OOC【




-----------------------------------------------------------------------------




    其三 旋你以尘(上)


 


    空气中浮动着尘埃,透过阴影在阳光下遁形。


    山谷里有鸟拍动翅膀的声音,Root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感到耳朵有些嗡嗡作响,她捏了捏被晒得有些发烫的耳垂,转过头。


    Shaw旋即撇开视线,假装不经意地问:“你的耳朵……”


    “放心,Sameen。”Root小声地叫着她的名字,歪了歪嘴角。


    “谁担心了。”Shaw嘀咕了一句,几乎快把头埋到面前的树叶堆里去了。


    她们此时正潜藏在灌木丛后面,观察不远处一个高个子女人,那女人抱着双臂直直的站着,也没什么动静。


    Shaw嗅了嗅:“这是人类吧?”她有些疑惑地问。


    Root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


    这个女人身上的灵气早已超过了一般猎人的范围,就算和什么灵体长时间呆在一起也不可能这么强烈,单从气味来说,已经不能被确认为人类。


    女人站了一会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Root站起来,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腿:“我们得跟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是,麻烦不来找我们,我们就去找它。”Shaw耸肩。


 


    她们驱车跟着高个子女人开往邻市,SUV驶向一幢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Root被挡在闸门外面。


    “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情况了。”Shaw在狭小的车内伸展了一下手臂,轻车熟路地拿起Root搁在仪表盘上的钱包,打开看了看:“……我们能随便接个什么活吗,不要管这个不知道是人类还是其他什么的东西了。”


    Root把车停在大楼前的香樟下,熄了火:“放着不管会出问题的,这是职业操守。”


    “职业操守?你还有这玩意儿?”Shaw表示惊讶。


    “怎么,没见过?”


    “难说。”Shaw挑了挑眉,抽出两张纸币:“要带什么?”


    “你带什么我都爱吃。”Root松开保险带笑得狡黠,结果就是独自被Shaw无视且无情地留在车里了。她噘了噘嘴,将后视镜调整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好让她能看到她的背影。Shaw套着一件薄薄的靛蓝色帽衫,双手插在口袋里,步伐闲适地走在香樟树荫里。


    Root不自觉弯了弯嘴角,收回视线继续她百无聊赖的监视活动。高个子女人进去后一直没有从大楼里出来,Root低头开始把玩手机,右上角的时间跳了又跳,等待有些漫长,而Shaw还没回来。


    直到日光收敛,天空渐渐暗下来,Shaw依旧没有回来。


 


    目标迟迟没有出现,Root看着陆陆续续从大楼里走出来的人有些发呆,她靠在椅背上,双手摩擦着臂膀,忽然意识到一点:Shaw没有手机。Root盯着挡风玻璃愣了足足有三秒钟,所以她们这算是失去联系了。她一下子从靠背上弹起来,迅速旋开车钥匙启动引擎,连安全带都没扣,打死方向猛地掉了个头,一脚油门飞出去,闯了一个红灯。


    这是一个没什么特别的城市,人类一如既往地忙碌着,构成平庸人间的一张粗劣剪影。Root几乎没有想过为什么Shaw会选择跟在她身边,她只是自然而然习惯了这件事,然后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她也变得渐渐想要去了解一些她原本不屑于了解的事物,它们好像有魔力一样指引着她靠近。


    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好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找她一样,只能徒劳安慰自己,坐骑弄丢了实在不划算,她还没准备好再去捕捉一只独角兽或者是其他什么。


    夜色中Root怀着复杂的心情几乎兜遍了整座城市,然而一丝犬鬼的气息都捕捉不到,要回到附近的山谷车程也不短,Shaw独自前往的可能性不大。Root全无思绪,干脆停在马路边,两手撑在方向盘上,独自一人生着闷气,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她强迫自己不去想。


    Root把头发顺到脑后,抬手打开了当地的广播电台,如果运气足够好或足够差的话,实时新闻会告诉她某处出现了一头巨狼正在打架闹事的消息,那头蠢狼。


    随着电流起伏不定的杂音,指针滑向12点,深夜的路上车辆渐少,道路两边一片黑压压的树枝,Root双臂伏在方向盘上,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不要太过于关注这件事,这没什么好担心的。大概是最近睡眠不足,她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打开一条缝隙的车窗里,风灌进来,Root只是闭着眼蜷了蜷身体。


    黑暗漫长而毫无声息,将她渐次包裹。


    直到清晨的第一笔阳光染进来,在微微浮动的尘埃中,将她的睫毛填涂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有一只手有些犹豫地敲了敲车窗门,声音不大,但足以惊醒睡得不太安稳的Root。她猛地惊醒过来,警觉地望向车窗外。映入眼帘的是提着一个袋子站着的Shaw,她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些尴尬,并且往后退了一小步。


    担心化为怒意顺着脊椎一溜冲上了大脑,但Root还没来得及动作,事实上,她连话都还没说,一股巨大的轰鸣声先于一切抵达了她的感官,瞬间击碎了她的所有感受。


    她准备去开车门的手猛地缩回来扣紧了方向盘,低着头,指节泛白。


    在一片混沌的听觉中,车门被粗暴地从外面猛地拉开:“Root。”是Shaw在说话。这也是Root听到的最后一把声音。彼时她拧紧了眉勉强去看半个身体探进来却显得不知所措的Shaw,她可以清晰地看到Shaw的双唇开合着,轰鸣过后双耳仿佛被茧包裹住了一样,变得朦胧而滚烫。Root简直想把自己的耳朵扯下来,她几乎要这么做了——好在Shaw及时介入抓紧了她的手。


    “Sameen,我感觉,不是很好……”她的声音颤抖着。


    Shaw仍旧在说话,表情似乎有些焦急。Root只是朝她摇了摇头,过了几秒,又摇了摇,无力而苍白。


    “我听不见你。”她终于说。


    Shaw握着Root的手顿住了,世界一片寂静。


  


    Shaw一动不动地随Root环过来的双手抱住,她僵在原地,气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凝滞。


    “需要帮助吗?”有人不合时宜地打断了这份凝滞,或许说有些太合时宜了比较恰当,Shaw抬头看去,搭话的人此刻正站在车的另一边,穿着紧身的深蓝色工作服,一本文件夹夹在胳膊下,耳朵里塞着一只蓝牙耳机,一双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她们——正是她们在监视的那个人。


    Shaw没说话,她注意到这个女人周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燃起了隐约的红色萤火,伴随着一种强烈灵力。这时怀里的Root仿佛打了个颤,迅速离开了她的怀抱,Shaw低下头,却看不清Root的表情,对方只是安静地坐回了车里,刚刚的一切仿佛幻觉。她只好摸了摸鼻子,朝带着蓝牙耳机的女人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对方立刻表示,小情侣吵架嘛,常有的,那就不打扰了。然后大长腿扬长而去。


    Shaw:……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空气中弥漫着刚刚修剪完的草木香味,Root端正坐着,她扶着额头,看上去还没缓过神来。Shaw提着袋子绕到另一边坐进副驾驶,皱着眉语气有些犹豫:“你……听得到我吗?”


    “我需要她。”Root答非所问,语气显得有些急促。


    “因为她身上的气息?”Shaw差点被她绕进去,赶紧加了一句:“不,我们先来说说你。”


    “因为她似乎能恢复我的听觉。”Root抬头,额角渗出细密的汗水。


    Shaw目不转睛地看着Root:“你的耳朵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情况有些糟。”Root的嘴唇有些苍白,她捏开瓶盖喝了口水:“但刚才她一走过来,我忽然又能听见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Shaw拧着眉,但也没说什么,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随意擦了擦递出去:“我这就跟过去看看。”


    Root看着那颗苹果,仿佛想起了什么事,语气一转:“等等,你去哪儿了?”


    “呃……说来话长。”Shaw似乎不打算说。


    而Root直直地看着她,一脸没有说法就不走了的架势。


    Shaw清了清嗓子:“好吧,听我说,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女人。”


    Root擦了擦汗,嘴角的笑容忽然有些僵。


    “她说她迷路了,我……非常理解迷路的感受,所以……”


    Root不可置信地打断了她:“所以你帮她了?说真的?”


    Shaw的耳根蓦地有些红。


    Root靠在座位上轻声笑了起来,一扫先前的抑郁。这实在太丢脸了,Shaw刚想发作,但想到Root先前还一脸痛苦的模样,忍着没吭声。


    “所以你就把身上的钱都给她去打车了。”Root替她说完了这个老套的故事,她笑得隐隐有了泪花,连座椅都被连带着有些颤动:“乐于助人是好事啊,Sameen。”


    仿佛为了救场,Shaw咬了咬牙,把手里的一袋子苹果往Root怀里一塞:“如你所见,就够买这些了。”


    Root搂着苹果袋子,笑起来露出两排白白的牙齿,明晃晃的。


    “切。”Shaw不屑地扭过头,道路两边的树叶摩擦发出参差不齐的声音。


    “不过,欢迎回来。”笑够了的Root声音透着一股柔和。


    Shaw没回头,她仿佛嗅到了香樟树的香味,有些浅,微醺。


 


    这两天Root的听觉问题越来越严重,从耳鸣到失聪,越发频繁,但她嘴上从来不说什么,有时候Shaw跟她说话,而Root却没有平时的调笑和反应,她就知道,Root又听不到了。而Root表示坚决不去医院,Shaw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直到她们再次遇见那个高个子女人才得以有转机。


    这是一个平和的午后,风平和地吹,阳光平和地照。Root闲散地在树林里穿梭,满目春天暖洋洋的的绿色,而后面的Shaw脸色却不太好看,这得归功于Root拿钱包里所有的钱去做了一匣银质子弹,这实在是一种成本极高的武器,让她们不得不停下监视工作回到山林里搞点本职工作。但这也是个轻松拿钱的活,仅仅是勘测这一带灵力的移动趋势,所以气氛还算和谐。


    接着她们见到了这个一直在寻找但总是神出鬼没的人。


    高个子女人穿着她平时一贯穿的深色紧身衣,从标志来看像是什么国家安全局一类的机构。和前几次一样,依旧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她们迅速找了个掩体,Root将盐弹上膛,然而这细微的声音却引起了高个子女人的注意,她从背后拔出枪来,准确地指向她们的方向:“谁在那儿?”


    Root朝Shaw使了个眼色,Shaw点点头,靠着树干没动。Root缓步走到空旷的地方,她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目光却毫不避忌。


    那女人维持着举枪的姿势向她靠近。 


    Root露出微笑,她们之间的距离减短,在不到两米远的距离,高个子女人问了话:“你是谁?”


    “这不重要,但你只要再靠近一步——”Root看着她迈出的脚步,笑意更甚:“像这样。”她身体灵巧,转瞬欺身而上劈向高个子女人的手腕,那女人情急之下脱手甩开手枪,反手格挡过Root的手刀,Root手肘向上直击对方面首,然而又被躲过了,那女人迅速矮下身体,抢在Root之前捞回了枪柄。眼见失去了先机,Root啧了一声,迅速后跳了两步。


    高个子女人调转了枪口,微微笑了一下表达了胜利的喜悦:“像这样?”


    而Root漫不经心地打开不知从何时出现在手上的黑色皮夹:“国土战略安全局指挥官,Maria Hill。听起来真不错,你说呢?”


    高个子女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差点没绷住:“你想知道什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Root眯着眼睛,阳光照耀下的红色萤火渐渐显现在Maria Hill的周围,一阵乱窜。


    “如你所见,写得清清楚楚。”


    “这么说,你是人类?”Root笑得十分轻蔑,她拔出腰后的枪。


    “什么?”高个子女人蓝色眼睛里顿时有了疑惑。而她周围的红色忽然剧烈地移动起来,像是摇落了一树火红的花瓣,纷纷扬扬,直朝Root包围过来。


    Root毫不犹豫地开了枪,萤火顿时沿着盐弹的飞行轨迹让出了一条直线,它们好像有意识一样,躲开了Root的攻击。


    与此同时Root的耳朵一阵低鸣,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晕眩,她脚下虚晃,还没找到支撑点就被迅速扑倒在地。日光下犬鬼巨大的毛茸茸的的身影正对着她,黑色的身躯将Root护在阴影里。Root眯着眼睛勉为一笑。


    犬鬼长啸一声,没有过多停留,直朝着Maria Hill冲了过去,一部分原本已经扩散到Root身边的飞红立刻追着Shaw过去了。


    Root奋力爬起来,强忍着眼前的阵阵发黑抬起枪,对似乎处在震惊中的Maria Hill高声到:“快停下!”


    而高个子女人做出了一个令她匪夷所思的动作,她伸出手在四周捞了捞,那些残余的红色萤火立刻浮到她的手边。


    Root皱着眉,再次警告到:“别玩花样,快控制它们停下!”


    Maria Hill只是问:“这儿有些什么,是吗?”


    Root一下子被问懵了,面前的Maria Hill无惧她的枪口,正迷茫地看着自己的掌心,目光直接穿过那些红色萤火。


 


    远处突兀地响起落水的声音。Root顿时也顾不上管这个看起来像是要问十万个为什么的人了,拔腿就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跑。


    路上躲避不及,擦到零星浮游的红色萤火,它们触碰到Root的皮肤,顿时针扎一样疼。


    “嘶。”Root一边跑一边翻过手腕,赫然两根细小的刺扎在皮肤上。


她赶到的时候,Shaw正维持着犬鬼的形象坐在不远处岸边的一块石头旁喘气,她全身都湿透了,黑色的皮毛秃秃地贴着,狼狈又滑稽。Root草草拔了刺,确定没有人追上来后才收起枪走到Shaw身边,感叹:“够狼狈的啊?”


    “差点被扎成马蜂窝。”犬鬼咬牙,无视Root就要抖身上的水。


    “等等。”Root及时阻止她,一阵窸窣后,一块白毛巾从天而降盖住了Shaw的脑袋。


    犬鬼:“……”


    “防止你再溅我一身水啊Honey。”Root的声音里含着笑意。


    犬鬼被毛巾蒙住了脸,不能看见Root的表情,只能感受到Root纤长的手指隔着毛巾在她脑门上乱揉一气,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立刻传来Root的笑声,带着一股甜腻在空气里发酵着。


    仰着头顶开了毛巾,犬鬼立直后肢,顿时高了不少,而Root虽然也站着,却只能勉强够到犬鬼脖子上的毛巾,她拍了拍她的脖颈:“别闹。”


    犬鬼梗着脖子哼哼了一声,没动。


    Root狡黠一笑,双手捏着毛巾的边角,兜着脖子把犬鬼拉到了面前,她们离得有些近,Root像是要数清楚她的睫毛一样,几乎要蹭到她的鼻尖了。只见那双尖耳朵抖了抖,又抖了抖,犬鬼的表情明显有些僵硬。


    Root唇边的笑容明快。


     池边春色正好,一人一兽的身影倒映在湖中,涟漪被风吹动,柔和地晕散开来。


    犬鬼毛茸茸的的尾巴在草地上轻轻扫过。


 


    然而疏忽间Hill已经循着路跟了过来。她飞红中站定了,观察了一分钟后,从后腰掏出一副墨镜来戴在脸上,然后装作不在意地咳了两声。


    犬鬼闻声,身上的毛几乎立刻炸了起来,弹簧似的蹦到Root前面,作出防备的姿势。


    Maria Hill也拔了枪,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风吹草动,剑拔弩张中,Root忽然一言不发地单膝跪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发出的还有一声轻微的叹息。犬鬼回过头,漆黑的双眼里顿时变了情绪。


    接着Root的身体就这样轻飘飘地栽了下去。


    “你快要害死她了。”Hill看着她们,缓缓放下枪。


    犬鬼两步跳回到Root身边,又对Hill怒目而视。


    Hill有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看来你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看来这注定不是一个能让人好好放松的天气。




    TBC.




-----------------------------------------------------------------------------


    艺(蠢)术(梗)来源于生活,恩。


    欢迎讨论~



热度(174)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4. 赵子坷2012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5. Ri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6. JFM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