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AU]一隙人间 · 番外篇

竹羡:

传送门:其一 ·狩你以名 


            其二 · 沛你以虹 上篇  下篇  


            其三 · 旋你以尘(上)(下)


            其四 · 渡你以魄(上)(下)


            其五 · 完结篇




类型:原创


配对:肖根


等级:普通


预警:人兽、OOC




失踪人口回归,别的话就不多说了,明年第五季见!【一定见得到的对吧……【【


本篇是 @卖胶布发言人 说过想看的梗,拖到现在实在抱歉,但好歹今年赶出来了啊【感动自己


以下正文~


-----------------------------------------------------------------------------




    “下面为大家介绍宠物剪毛的步骤,首先,给你的宠物洗个澡,擦上沐浴乳,像这样,然后吹干,让它乖乖地呆在桌上,接着拿起梳子和剪刀……”


    Root正站在一家宠物店门口,大面液晶显示屏中的工作人员穿着可爱的粉色围裙,一边讲解一边修剪一只小巧可爱的白色比熊犬。


    天气有些热,她站在太阳底下抱着双臂饶有趣味地看了一会儿,旁边的玻璃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宝蓝色无袖上衣、打扮优雅得体的女士正抱着一只绝对算不上小巧的金毛走出来,金毛趴在主人肩上吐着舌头,身后的店员正摆手和她们道别。


    Root的视线黏在那只金毛上,大型犬忽然扬起脖子来朝她眨了眨眼睛,Root跟着歪头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目送她们走远,转身之际,她忽然感到手臂一沉,满怀的温热。低下头,她发现自己的薄毛衣变成了蓝色,臂弯中赫然是一条吐着舌头的金毛,还不住地舔她的耳朵;Root眨眨眼睛,回过头,宠物店员穿着滑稽可爱的粉红色围裙正朝她挥着手。


    等她再把视线收回来的时候,大型犬满身的毛不知何时变成了黑色,摸上去是刚修整完的柔软蓬松,它的尾巴似乎变长了,刷刷地从手腕上扫过去,有些痒。


    她不自觉伸手去摸它的头。大型犬闪躲了一下,张嘴就咬她的手。


    “嘶——”


    惊呼着甩开手臂,Root一下睁开了眼睛。


    汽车引擎持续发出嗡嗡声,空调暖气灌进脖子里,吹得人昏昏沉沉,而秋末的凉风被严密地隔绝在玻璃之外。Shaw右手在方向盘上缓缓敲打着的节奏仿佛一首漫长的催眠曲,而Root是彻底清醒了,她揉着微涨的太阳穴坐起来:“我睡了多久?”


    Shaw嘴里咬着一张包装纸,见她醒了,含含糊糊地说:“两个小时,还早。”


    Root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发丝,拧开了手边的水瓶:“你咬我。”


    “我什么?”Shaw吐出包装纸,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驾驶座上的Root。


    她抿了两口水,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道:“你竟然咬我,就算是在梦里也不行。”


    “……”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的小女朋友最近越来越任性了,但话说回来她也没在介意就是了,她说咬就咬了,还能少块肉。这么想着,Shaw继续咬下一块午餐肉。


    “你在吃什么?”Root有些迟疑地问。


    “午餐肉,虽然天气凉了,但你也不能把食物都藏到你的宝贝箱子里吧?”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Root迷茫地看着Shaw的腮帮子上下鼓动了几下,忽然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一把扯住她的皮衣领子:“快吐出来!”


    Shaw一脚刹车踩到底,车头偏了方向猛地停在路边:“!?”


    这一震震得Root头更疼了,她在Shaw的一脸不解中解释到:“这是前两 天Hill送我的试验剂,专门用来抓大型兽的诱饵,吃下去会变回原型的。”声音因为着急稍显尖锐。


    空气胶着了几秒钟,Shaw喉咙滚动了一下,一声清晰可见的吞咽声。


    Root:“……”


    Shaw:“……”一个大写的完蛋。


    Root真想立马掐死眼前这头蠢狼,她深吸一口气,倾身够过去打开驾驶座的车门,Shaw开车从来不系安全带,这倒方便了,她用尽全力把呆在驾驶座上的人撵了出去——开什么玩笑,车要是被撑坏了,生意还做不做了?


    那块被咬了一半的倒霉的午餐肉也难逃噩运,跟着滚下了车。Root从另一边下车,绕过车头,看到的是体积涨大了几倍、已经变回犬鬼的Shaw生无可恋地仰天躺在公路上,还好这条路实在偏僻,半天也不见一辆车开过,不然她肯定路人会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发推特: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头生无可恋的巨狼。


    说不定她还能赚个合照费呢,简直好。


    犬鬼黑色的皮毛被初升的橘色太阳刷上了一层蜜,轻轻晃动着。她躺在地上思考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继而举起手,入目的却是黑色的爪心,不由得又重重叹了口气。


    面对一脸“人生没意思”的大型犬,Root及时发表了感想:“该。”然后蹲下来拍了拍她毛茸茸的肚皮。


    犬鬼:“……”


 


    Root摸出手机准备致电Hill寻求解决方法,然而大型犬的目光顿时犀利了起来,仰起脖子死死瞪着她的手机,这让Root觉得有些好笑,她收拢五指轻挠大型犬的下巴:“现在知道丢脸了?”


    大型犬破罐子破摔地躺回去,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就是不说话。Root把手机收回口袋,反正也没信号。


    继续前进是不可能了,当下只能先躲进树林里等药效过去,Hill说过配方还在测试中,效力应该不会持续太久。想到这里,Root放心了不少,随意从后备箱里挑出把手枪,朝犬鬼勾勾手指。


    太阳从她们面朝着的一片山脉中轻盈跃起,光芒转浅,看得出来,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在这种大片人迹罕至的森林里,什么危险都有可能发生,但对Root和Shaw来说,却是最熟悉不过的环境了,她们早已习惯穿梭在这虚幻和真实的交界处,击退各种各样的魑魅魍魉。


    穿着绛红色毛衣的Root走在前面,衣料在稀松的阳光下卷起一层绒毛,将她的脸庞衬托得无限柔和,而犬鬼则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耳朵蔫蔫地耷拉着。


    前进了一段,树林深处忽然发出些响动,犬鬼耳尖抖了抖,迅速跑到Root正前方警觉地四处张望,Root也不动手,只是歪着嘴角看她的小女友。


    从背后看,犬鬼漆黑油亮的毛发和尾巴上的毛连成了一片,厚厚的铺开来,迈起步子来带动着不停上下飘动——等等,它们是不是太长了?


    一个念头浮上心头。


    Root刚想说话,一股奇怪的气味忽然飘过来,像是烧着了什么东西,她下意识挪开脚步看了看。


    风从她们身边掠过,夹带着几片枯黄的树叶旋转着落地的瞬间,冒出了黑烟。


    “不好,有诈!”犬鬼抬起爪子向后一跳,露出锋利的牙,浑身的皮毛抖了一抖。


    地上燃起的残叶顷刻间蔓延开来,火星子化成了火焰,飞快地朝四面八方铺开来,最终围成一张圆形的网格,将她们困在其中。


    面对这样的情况,来不及细想,Root长腿一伸迈开步伐:“快走!”但面前的火焰陡然窜高,像一堵墙横截住前进的脚步,让她紧紧皱起眉。


    “这边走,你先出去!”Shaw的声音在劈啪作响中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只是用后爪顶了一下她的腰。


    Shaw指的地方火势相对薄弱,Root看了一眼觉得可行,立刻调转方向:“跟上我!”意想不到的是,一路上她没有遭遇任何阻碍,四五步就轻易逃了出来——不过这也太顺利了,反而让人心里发毛,担心是另一个陷阱。


    火焰像铁丝牢笼一样紧紧扣了起来,却不向外波及,这大火应该是某种专门对付恶灵的咒语,也就是说,是专门对付Shaw的。


    Root一出火圈就朝里面喊:“Shaw,你还行吗!”


    犬鬼此刻正在火圈内徒劳地转着圈,怎么也无法越过这些火线,一双漆黑的眼睛被熏得泛红,她低低地喘着气,但无论往那个方向跑,就是出不来。


    火层层叠叠整整齐齐地在固定的圈内徘徊流窜,四下无水,Root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几乎要再次冲进去将她拉出来了。


    她确实也这么做了,但刚踏进火圈,就被Shaw突如其来的声音吼了出去:“箱子接好!”


    火焰骤然拔高,阻止Root进入,一只皮箱淬着火星子迎面飞了出来,Root堪堪伸手接住,却因为惯性被带得后退了几步,踉跄跌到草地上。火焰有越来越嚣张的势头,再这样下去保准是等着吃烤肉了,Root干脆坐着,一手攥着草皮,强迫自己凝神思考。


    忽然有微小的水声自耳畔流过,她举目四望,声音却陡然消失了。


    周围并没有发现池塘一类,难道是听错了。她一急,呼吸渐渐粗重,被四处飞散的黑烟呛得直咳嗽。


    忍着喉咙冒烟般的难受,Root闭上眼,那细微动听的声音就又再次从地底下钻出来,灵巧地躲进耳朵。只一瞬,她醍醐灌顶,飞快爬起来从皮箱中抽出一支迷你霰弹枪,装弹上膛一气呵成,单手瞄准她刚刚跌倒的地方,果断把泥土轰开了个窟窿。


    果然,草皮下露出破损的输水管来,水冲破阻断从管道中喷薄而出,形成一道高高的水柱,又随着压力减小渐渐下落,整个是一道喷泉的样子,恰好够到火圈。


    借着这股清流,火终于慢慢熄灭,Root松了口气。


    这时,远处忽然出现细碎的脚步声,慌乱中还踩断了一根树枝。


    “谁在那里!”


    那脚步声一顿,迅速消失了。浓烟挡住了视线,单凭那两秒钟的模糊背影,只能勉强辨认出体型,应该是个人类,Root下意识就要追。


    这边犬鬼咳着嗽拂开弥漫的烟雾踏出来,她一眼就猜到Root要做什么,于是说:“上来,我带你。”


    “好。”Root闻言转身,却在下一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犬鬼顺着她的视线低头检视了自己一番,身上的毛烧的烧焦的焦,又淋水淋了个饱,十分沉重狼狈,简直像是渡了劫。


    她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哼哼两声以示抱怨。


    Root笑得可恨又耀眼:“需要形象顾问吗?”


    “打住,不需要,还不追?”


    Root看了一眼身后:“那家伙早跑没影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先打理打理你再说。”


    见Root那不怀好意的表情,Shaw内心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对她来说,接下来才是渡劫的开始。


 


    劫后余生的阳光特别灿烂,葱郁的树林深处,景致豁然开朗,一条流动的小溪缎带似的缀着几笔岩块横亘在大片草地上,青草醉人的气息浮动。


    Root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在一瞬间卸下了全部防备,她想起她们前一夜还满身是泥的被困在某个不知名的山洞里跟长毛怪斗智斗勇,好容易捡回条命,一路到现在都没怎么消停,眼下确实泛出些困意来。


    溪水安静地淌着,偶尔冒出几个气泡。水底清澈透明地映着不少卵石,Root沿河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朝差不多已经被风吹干了毛发的大型犬勾勾手指:“过来。”一边从皮箱里抽出一把剪刀。


    ——准备好实现梦想了吗?宠物店标语如是说。


    犬鬼的表情更僵硬了,用一种你逗我吗的表情瞪着Root。


    Root不以为然,一副“横竖你要从了我就不要挣扎了”的表情,在对方眼里看来就是高深莫测四个大字。


    ……好吧,反正也不能比现在更糟了。她认命地挪过去,尾巴刚沾上草地就被站起来的Root兜了个满怀。对方搂着她的脖子,煞有介事地举着剪刀,三两下就把附近被烧焦的毛剪了:“Oops.”


    “?”


    “剪坏了,有点丑。”语气含笑。


    “……”犬鬼强忍住想一巴掌拍过去的心情,试图挣脱。


    “左手给我。”不依不饶。


    百般不情愿但又只能由着她来,人生没意思。


    Root握住她乖乖伸出的爪子,上面一小撮烧焦的卷毛:“Good boy.”


    犬鬼的尊严在哪里?


 


    Root甚至哼起了不知名的欢快曲调,东一剪西一刀地修理完四肢的焦毛,又一本正经地绕到她的背后说:“尾巴上还有一块,别动。”


    Shaw也没防备,她正盯着满地的油黑光亮,想象着自己此刻的悲惨模样发懵。


    冷不防尾巴被人握住,向上掀去。


    犬鬼全身的毛一下子炸了起来,跳起转身一掌就把始作俑者拍倒在草地上,但力度掌握的恰到好处,不重不轻的。


    于是造就了Root一声惊呼:“Sweetie,我腰不好~”却顺势滚到地上开始耍赖的景象。


    Shaw忍无可忍,但知道发作了也没什么用,到时还得费神哄回来,只好自觉地伸爪子过去垫在Root腰下,好扶她坐起来点。毕竟自己现在这么高,得让着这个一惊一乍的人类不是吗?


    Root却趁机朝她眨眨眼,说:“仿佛昨日重现呢。”


    犬鬼一愣,也跟着眨了眨眼睛。


 


    记忆中半年前的那一轮暖阳,暖润而喧和,是冬天刚过,夏天未到的时候。


    是无数树林中的一片,无数古树中的一棵,无数咒语中的一条,于某个特定的时刻,重叠到一起促成了一段剑拔弩张的开场。彼时犬鬼把Root掀翻在草地上,一脸的杀意,如今时迁事移,眼前依旧是再熟悉不过的脸庞,她却能够准确而小心地护住Root的弱点;她耳朵有伤,她擅长用枪,她体内有只乖戾的猫,她最爱开的玩笑是我腰不好。


    她全都知道。


    Root朝她眨眨眼睛,揉揉她耳朵上被烧焦的那一个小漩涡,说,不剪了,困了。


    犬鬼认命,她抽出爪子,委身趴下,尾巴——虽然被剪得七零八落的,轻轻卷在Root腰间,眼皮也不住往下沉。


    Root顺手捋了捋她那七长八短的毛,瞌睡得厉害,转眼就不说话了。


 


    接近中午,起风了,草地泛起一层一层涟漪,秋色越来越浓,不住筛下几片泛黄的叶子来。


    Root开始觉得有点冷了,她下意识往身边摸了摸,却不见了专属的厚毯子。她睁开眼睛反应了两秒钟,迅速恢复了清醒,皮箱还在,只是她不在。


    毕竟这片森林还是有很多危机潜伏着的,她承认她大意了,但是如果是被袭击的话,她不可能没发现,应该是Shaw自己走动了才是;虽然她们都足够强大,但一旦对方不在,Root还是会忍不住脑补种种情况。


    她沿着溪边快步走着,期望能有什么发现,但是并没有,胡思乱想了十分钟,她得出结论最有可能的就是Shaw回着火点调查了。远远地顺着风,稍许烧焦的气味传了过来,要找回去并不难,打定主意,Root掉头往回走。


    太阳越过头顶,此刻已是正午。


    起火地点依旧是一片狼藉,Root巡视一番,并没有新的发现,她的神经绷得紧紧的,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十米开外的树后忽然露出一截衣袖。


    Root假装弯腰系鞋带,不动声色地从靴子里拔出一柄短刀脱手飞出,一下就将那段衣袖牢牢钉在了树上。


    “谁?”Root问。


    衣袖的主人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放弃了,慢吞吞地从树后挪出来。


    Root愣了一下,只见一个模样十来岁、金色头发的小女孩正扒拉着树皮,静静地看着她。


    “你……”女孩似乎很快平静了下来,稚嫩的声音反问她:“你在找人吗?”


    “……是,我在找一头狼。”Root也迅速恢复了常态,脸上找不到半点着急的痕迹。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你的意思是你跟一头狼在一块儿?”


    “说来话长,你看到过它吗?”Root点点头,向她走过去。


    “没有,”小女孩的眼神飘了飘,装作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掌心的木屑:“我要走了。”


    “你一个人?”


    “其实我是迷路了。”


    Root站定在她面前,低头看了她一会儿,说:“我带你出去,怎么样?”


    小女孩犹豫着,点了点头,眼神却一直望着某一个方向。


 


    树与树之间的空隙稀疏,一高一矮两个人影穿梭其中,时隐时现。


    “你刚刚是叫那头狼Shaw吗,那是它的名字?”走在后面的小女孩好奇地问着。


    “没错,她是我的坐骑。”走在前面的高个子回了一下头,语气骄傲。


    “啊?”女孩一脸惊诧:“你真的是猎人!”


    Root挑眉。


    “那你一定很厉害,”她加快脚步跟了上去:“我也想成为像你一样的猎人。”


    “你已经很厉害了。”Root轻描淡写地回答到,顿了顿,又说:“不过还不够,至少,你没发现我带你走的路,并不是出口。”


    小女孩停住了脚步。


    “交代吧,你对Shaw做了什么?以为我没发现?”Root转过身,眯起眼睛。


    下一秒,女孩拔腿就跑,Root抬腿就追。还没跑远,小女孩像是忽然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猛地跌到了地上,她的语气甚至有点哆嗦,对着空气直喊:“我……对不起……”


    Root皱眉,快步上前:“喂?”


    “你的大狼狗……”


    “什么?”来不及纠正她的措辞,Root发现对方实在反常,一张小脸刷白。


    小女孩往后挪了挪,伸出手指向前方:“就在这里……就在我面前。”


    Root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风吹过,面前空空荡荡,除了树还是树:“不可能。”


    小女孩的声音几乎要带上哭腔了:“我没骗你,它就在这里,看起来很生气,很可怕。”


    Root凝神,一对三角形的尖耳立刻冒了出来,这回她能看见了,有一团模模糊糊的黑影压在Gen的面前,气势汹汹。


    “Shaw?”


    渐渐逼近的黑影停住了,接着这团影子一闪,迅速将Root围了起来,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似乎在说着什么。


    这是一种清晰的,熟悉的感觉,她能肯定,面前这团黑影就是Shaw。


 


    而女孩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她是惊呆了。


    前一秒那头大黑狼还龇牙咧嘴地仿佛要生吞了她,下一秒,就径直越过自己,到那个人身边去了,它长长的尾巴扫过去,抬起爪子一下就把那人包裹住了。


    而那人跟她们刚见面的时候也不一样了,不知何时,她的头顶长出了一对小巧的猫耳,衬得她的眼睛颜色也浅了半分。


    那人好像也能看见它了,不对,是为什么自己反而能看清它。小女孩在一连串超出她理解范围的事件发展中,迟迟回不过神来,呆呆地看着她们交流。


 


    “把你之前念的咒语说给我听一遍。”


    女孩一个激灵回过神:“你在跟我说话么?”


    “废话,我现在没法跟这只蠢狼说话,你得帮忙把她变回来,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要设下这样的火阵?”


    女孩低了低头,看起来十分愧疚:“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抓怪物,没想到它是你的坐骑,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Root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好吧,你现在能看见她?”说罢又有些怀疑地看着她。


    Gen点点头,一骨碌爬了起来,拍拍手心的泥,从口袋里摸出两张泛黄的纸交给Root,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另一边守护神般表情狰狞的巨狼。


    Root捏着纸张,皱着眉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遍,纸上写的就是一种普通的火咒,没什么特别的,也不会是特别复杂的,不然这小女孩根本发动不了。


    “你念完咒语后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或许有吧,我太紧张了,记不得了,得回去看看。”


    “好,我们回去看看。”Root说完看向四周:“Shaw,能听见吗?我们回去看看。”


    大黑狼点了点头,Gen作为一个合格的传声筒,非常卖力地也朝Root点了点头。


 


    太阳从另一边一点一点地沉下去,她们重新回到着火点。小女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感叹干猎人这一行需要的真不是一般的体力:“喂,你慢点。”


    “叫我Root。”


    “你原谅我了?”


    “并没有,还是说我们都没必要交换名字了?”


    小女孩赶紧说:“我叫Gen。”


    着火的区域到现在还散发着一种刺鼻的气味,久久不散。


    巨狼在四处窜来窜去,而Root则专注看着脚下的草地,她踢踢焦黑残余的草皮,忽然蹲了下来:“这是什么?”


    Gen蹲到她身边,只见地上有几株迅速破土而出的青色的草,在一片焦黑上显得特别扎眼。


    沉吟片刻,Gen说:“我在书上看到过这种草,叫做秋宴草。”


    Root看着她,又看看草,忽然站起来:“这就对了!”


    “秋宴草是为了中和某个区域的灵力而生长的,极其隐蔽,平时主要吸收四散的灵力,以不至于让这个地方灵力溢出,如果贸然烧毁,打破了灵力平衡,可能会造成空间扭曲。我们之所以看不见Shaw,并不是她跑出去胡乱撞到了什么,而是因为当时你圈火阵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一大片秋宴草进来,Shaw是在火圈里的时候就被影响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


    “说实话我不知道,她的实体回到灵的世界里去了。那本来就是她出生的地方,不存在救回来的说法,除非……”Root说着,挽起一截毛衣袖子,露出光洁的手臂:“我把她重新召唤回来,Gen,你之所以能清楚地看到她的样子,是因为你在这方面非常有天赋,也就是说,能够通灵,小猎人,来试试吧。”


    Gen重重点了一下头,顿时充满了使命感。


    黑影也不闹腾了,在她们身边静静地呆着。


 


    一刻钟后,一个图腾在地上成形,Gen弄走树枝上的泥,靠在树边替Root放风。


    Root站在阵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木制十字架叼在嘴里,又用短刀划破手臂,血顷刻成串地滴落下来。


    而巨狼一直不安地绕着Root转来转去,Gen刚想开口提醒,却听见Root平静的声音:“别跑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唯一的办法,给我乖乖站到阵里去。”


    Gen看到巨狼停下了脚步,漆黑的眼睛看了Root一会儿,最终妥协了似地往里面走。


    Root用流着血的手握住十字架,血沿着手臂淌到指尖,染红了十字架。


    她念动拉丁文,Gen听得很仔细也只是一知半解,那是一种她从没听过的十分复杂的咒语。拉丁文念毕,天空骤然乌云密布,Root头顶不知何时消失的猫耳又逐渐顶出,这次还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细长尾巴,Gen再一次惊呆了。


    雷声滚过,一道闪电直朝图腾劈下:“现在,Shaw!”说着将十字架用力扔过去,巨狼一跃而起。


    闪电落下,漆黑的身影完美承受住了那道电光,它威风凛凛的身影忽然变得清晰可见。


    带着Root血气的十字架被犬鬼一口咬下,碎裂成片。


    ——你的契约,我收下了。


 


    重新现身的犬鬼稳稳落在地上,雷声转小,乌云迸开。


    她全身的毛漂亮而又整齐,浑然又是经年那误入人间的神祗,Root却心里暗暗叹息,好看是好看,只是可惜了自己白剪了那大半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台词,Root。”犬鬼睁开漆黑宝石般的眼睛,与背后的最后一道闪电连成一线,缓缓低下头:“你愿意,成为我的主人吗?”


    “当然,”Root上前一步,笑得十分好看:“欢迎回到人间。”


 


    “所以……你们……”Gen结结巴巴地问着。


    “对,好孩子不要学,我现在送你去最近的猎人公会,在那里你可以成为你一直想成为的人。”


    “我想成为你啊Root,我也想有这么漂亮的坐骑。”


    Shaw额间爆出青筋:“我说了我不是坐骑!”


    “太酷了,而且坐骑还会变成人!”完全阻挡不了的Gen的星星眼。


    Root和Shaw同时揉了揉太阳穴,这可确实是说来话长了。


    “走吧。”


    夕阳的余晖下,她们慢慢走出这片森林,三道影子真实而清晰地映刻下来,拉长成一幅永不褪色的画面。


 


    END






-----------------------------------------------------------------------------






欢迎慰问~【?


以及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XD



热度(192)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3. Ri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