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AU]一隙人间 · 其四 · 渡你以魄(上)

竹羡:

传送门:其一 ·狩你以名 


            其二 · 沛你以虹 上篇  下篇  


            其三 · 旋你以尘(上)(下)




类型:原创


配对:肖根肖,希寡


等级:普通


预警:人兽、没救的OOC【




各位久等了……【低下羞愧的狗头




-----------------------------------------------------------------------------




    渡你以魄(上)


 


    夜已过半,Hill和Nat站在不远处吹风。月光从每一寸皮肤上碾过去,Root的目光散落在某个不知名的点上,


    而Shaw已经离开了。


    “你还好吗?”一把低沉的声音将她从长久的静默中拉回来。


    “什么?”Root装作不在意地撩了撩头发,终于恢复的目光焦点处是Hill有些担心的目光:“我想你都看到了,这是Nat。Shaw呢?”


    “她有自己的事要办,”Root的双手有些局促地交叠在一起,右手捏着左手食指尖,点头算是对Nat打了个招呼。


    “她走了,显然。”Nat直接了当地说,她扎眼的红发微卷着散开来,赤裸的双脚轻轻踮落在草地,发出轻柔的响声。此刻她妥帖地站在Hill身边,身高的差距让她显得有些小巧,但形象依旧张牙舞爪得过分。


    Hill捏了捏Nat的手,对方回瞥了一眼,Hill不说话了。


    Root笑了笑,目光绕过她们飘向前方,月光在那里断了片,跌进深涩的悬崖。她的睫毛垂下来,在眼睑处投下一个淡绯色的吻。


    萤火跳跃着上升,像气泡一样突然消失在某个高度,不可追寻。


    Nat想了想,抬起手又放下:“关于你的耳朵,我也只是暂时抑制住了,并不……”


    “只要告诉我原因。”Root有些急促地打断了她的话。


    面前的两个人面露难色,Hill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蓝牙耳机,说:“或许下次再见面,她会告诉你的。”


    “谁?Shaw?”Root拧起眉。


    就在这时,草丛里忽然发出一阵骚动,动静不大,但胜在迅速。Root立刻抬起枪,目光瞬也不瞬地盯过去。短暂的寂静后,拱出来一团东西,毛茸茸的,似乎是某种动物。Root有些犹豫,没有开枪,她脑海里回响起Shaw说过的话,她想试着去了解它们,不管是哪一种。


    Nat回头深深看了Root一眼:“这种灵力波动,并不是善类。”


    话音刚落,一声枪响,来自Hill。Root转头有些呆愣地看着她。


    “这么犹豫,不像你。”Hill朝Root挑眉。


    “是吗。”Root面无表情推回保险:“走吧,去看看。”


    她们靠过去,Nat打头阵,但没走两步就被Hill拉到了身后,指挥官一脸前方水深危险的表情,护好了她。


    Nat的唇抿成一条线,斜斜地笑了,没说什么。


    她们发现了它——一只蜷在草地上抖作一团的可怜动物。


    Hill看了一眼,立刻倒抽一口凉气,僵硬地问:“是Shaw的同伴吗?”


    Root&Nat:“……”


    Root扶住额头:“不是每只狗都会变成人,并且犬鬼严格来说不是狗。”


    Hill耸肩:“好吧,那现在怎么办?你们是专业的。”


    Nat抬手挥了挥,一小簇萤火立即围了过来,借着亮光可以看到这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棕色马犬,它蔫蔫地趴在地上,前爪正流着血。


    “奇怪,邪气消失了。”Nat向前一步靠近了马犬,过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回头:“Hill,你用了银弹?”


    Hill很无辜:“Root给我打了八五折。”


    Root摆摆手:“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Nat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好吧,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门道,这伤不容易好,把它带回去再说。”说着朝Hill努了努嘴:“帮把手,抱着它走路会消耗太多体力,我撑不了多久。”


    Hill一听,三步并两步走过去,语气有些急:“如果消耗过多怎么办?”


    Root忽然觉得牙后槽有点酸。


    Nat指了指脚下的玫瑰:“下一个月圆再回到这里,我就能恢复。”


    Hill郑重地点了点头,把狗抱进怀里。


    突然,毫无防备地,马犬跳出了Hill的怀抱,它的皮毛发出一层淡淡的绿光,和四周的红色格格不入。


    三个人愣在当场,Nat最先反应过来想拦,但没赶上。马犬低低地看了她们一眼,两双爪子跑得飞快,顷刻间消失在树林中。


    Root皱眉:“怎么回事?它能隐藏力量?”


    Hill蹲下看了看马犬躺过的那片草地,血流过的地方,草木迅速枯萎了。她神色凝重:“你们来看。”


    Nat走过去,表情一滞:“看来我猜错了,有东西在那小家伙的身体里,恐怕是……孤山树魄。”


   “什么魄?”Hill问。


    “孤山树魄。”Root若有所思:“你是说,传说因为被砍伐而产生怨气,附在动物身上引诱人,然后伺机吞噬其灵魂的古老树魂么?”


    Nat点点头:“没错,看样子它往西边去了,要追上很难。”


    “我立刻就回公会布公告,通知其他猎人。”Root提起脚边的皮箱就要走。


    Hill叫住她:“等等,如果有什么情况,”她顿了顿,又补充到:“或者关于Shaw的,保持联络。”


    Root稍愣,继而看了一眼深处的黑暗,抬了抬下巴:“多谢,先走一步。”


    她决然转身,衣领被风吹起,在下巴上拍打了几下,很快就被抚平。她的风衣上似乎还残留着那晚酒吧的气息。而现在,她又要独自一人穿越这片繁华的夜色,融入似曾相识的灰暗中去。


 


    看着Root离去的身影,Hill问:“你说只是暂时控制了Root的情况,为什么这么说?”


    Nat摇了摇头:“因为那不是我能控制的力量,总有一天,她会变成……她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样子,希望那个时候,至少她不用一个人。”


    Hill目光沉甸甸的:“我会注意她的,走吧,天快亮了。”说着又要去摸蓝牙耳机。


    Nat抬眼懒懒地看她一眼,伸手摘下她的蓝牙耳机:“你也一样,需要休息。”


    耳机被摘下来了,而Hill少见地没有动怒,只是捏了捏微微泛红的耳垂:“是,听你的。”


    Nat嗯了一声,声音里透着一丝愉悦。


 


 


    天边泛起灰白,路面像裹了一层软绵的水汽,Root两指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角。路口闪烁着一座老旧的交通信号灯,她踩着刹车慢慢停了下来。


    在信号灯跳转的间隔里,她无法抑制地想起每当这个时候Shaw翻起的白眼,她讨厌一切能限制住行动的东西。Root下意识转过头,副驾驶的位置空荡荡的。


    等待的时间最为难熬。


    思绪像是冲开了一个闸口,记忆鱼贯而入,洗刷着她的每一寸血液压进心脏。这里有她闭着眼睛都知道的右手边门把上一道崭新的裂痕,那是Shaw有一次用力过猛拉坏的。她也知道座位下面有一本美食杂志,Shaw无聊的时候偶尔会拿出来翻,翻得哗啦哗啦作响,直到把她弄的烦了,不得不拿起电话订餐。


    她一脸计划通的笑容,露出尖尖的犬牙;和不耐烦的时候越拧越紧的浓眉。


    这里承载着她们大部分在一起的回忆,由于工作原因,她们几乎都在车子里休息。偶尔住旅店的时候,她曾嬉皮笑脸地邀请她到床上来一起睡,但没成功,Shaw翻着白眼扬言要回车子里去,然后靠着沙发打起了瞌睡。


    以及……


    后方突兀的喇叭声打断了Root的思绪,信号灯已经由红转绿。


    Root慢慢抽回目光,不动声色地深吸一口气,迎着初升的阳光驶去。


 


 


    山林里此时一片绿意盎然。Shaw垂着眼皮看水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脸,她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饿。


    湖面泛起些波纹来,水面下有几尾鱼游过,看着挺好吃,Shaw认真地思考起是否要下水捉鱼的问题,有些无所适从。不得不承认,离开了Root确实让她一下子失去了目标,哪儿哪儿都不对劲。


    正烦着,身后传来细碎的响动,她警觉地站起来。


    一条棕色的马犬从树林里钻出来,它前爪受了伤,一瘸一拐地朝她跑过来。Shaw蹲下来把这只可怜的马犬兜到身前,揉着它的脖子上的毛:“Hey,是谁弄伤你了。”


    马犬呜呜地叫唤了两声。


    “饿了吗?”Shaw想了想,又说:“我也饿。”


    马犬睁着大眼睛看她,又叫了两下,衔着Shaw的皮衣袖子用力往前拉。


    “小心别咬坏了。”Shaw扯了两下袖子没扯下来,这狗力气也太大了,她不得不弯腰顺着力道把外套脱下来,这才挣脱了被带着跑的命运。马犬咬着袖子撒腿就跑,可怜的黑色皮衣在地上拖着,立刻变得灰扑扑的。


    Shaw无奈地在后面跑了几步,她饿得有些狠了,捕鱼大计又被打乱,心情实在不怎么样。


    就在她精疲力尽几乎要变回原形的时候,马犬终于停在一棵枯树边,松开了咬着皮衣的嘴呜呜地叫了起来,像在讨顺毛。


    Shaw走近它,蹲下轻轻敲了两下马犬的头以示教训。马犬黑色的眼睛里显出丝绿来。


    Shaw也没在意,只是移目看了看四周,她察觉到一股陌生的力量正从四周汇聚过来。准确地说,是汇聚到她身侧的这棵枯树上。这是一棵少说有好几十年的大树,不知什么原因被拦腰截断后,中间被掏空,孤零零地直立着,看上去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Shaw皱着眉仔细嗅了嗅,忽然一下子站起身迅速后退了两步。她猛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圈套,然而为时已晚,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她缠住了,Shaw暗叫一声不好,身体却被束缚而无法动弹,更别提变回犬鬼。身后的马犬也伺机跳到她身上,它身体里爆发出的一股巨大力量直把Shaw扑退了好几步,冷不防撞上身后的树墩,脚下树根一绊,转眼就连翻带滚地摔了进去。


    Shaw整个人吊在半空,艰难地抓着枯树边缘,但僵硬的肌肉难以回转,仅仅留下两条痕迹后,她再也抓不住什么,无可奈何地掉进了漆黑的巨大拥抱中。


    而她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视界里那一小片圆形的天空和马犬探出的半个脑袋,双眼一丝明晃晃的绿色。


    Shaw翻了最后一个白眼。靠……诓我。


 


 


    Root刚把车停到工会门口,就接到了Hill的电话,她说Nat感到西北方向出现一股相似的灵力。Root一边道谢一边透过后视镜看去,身后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她挂断电话,调转车头决定独自去解决这件事。


    她将手机随手扔在副驾驶座位上,旁边躺着小半袋苹果。她对食物的要求向来很低,以往也只有Shaw在的时候她会吃的多一些。因为Shaw吃起东西来样子分外专注又可爱,捎带着让她也想尝尝了。


    Root皱了皱眉,意识到自己又在想那头蠢狼,抬手有些烦躁地打开音乐,音律节拍一丝不苟地填满了车内狭小的空间。Root苦笑一下,她的耳朵已经没有大碍了,然而恢复听力的同时,她失去了另一样重要的东西。


    现在,她准备把它找回来。


 


    将车停在山脚,检查完毕子弹数量,时间已然是下午了,她甚至做好了在这儿守一夜的准备。


    靴子踩在碎石和泥土上,周围的每一丝声音都被放大,再放大。似乎昨晚过后,Root的五感就变得更为灵敏了,此刻她可以感受到山间弥漫着的一阵奇特气味,能听到鱼从水中探上来吐了几个泡泡,及至某棵树上的雏鸟破壳而出的清晰碎裂声,四面八方的声音毫无遗漏地钻进她的耳朵,无比清晰。Root仔细留意了鱼类的声音,但视线范围内并没有看到任何湖或者池塘,为了证实这一点,她朝声音的来源寻过去,整整走了半个多小时,一小片湖才出现在眼前。Root惊讶地挑了挑眉,刷新了对自己听觉的认识,说不上来是好是坏。


    天气有些炎热,Root挽起风衣袖子,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她在湖边站定,闭上眼感受从湖面上吹过来的微风,在大部分无关痛痒的声音中,她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轻微的狗吐舌头喘气的声音。她立刻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追去,却沿途意外地发现一样眼熟的东西——散落在地上的一件皮外套。


    Root愣了愣,随即拔出枪迅速走过去。不会错,地上的皮衣确实是Shaw的,她买的那件。


    这让她一下子有些慌了,所能想到最坏的结果就是Shaw遇到了什么麻烦变回了犬鬼,仓促中把衣服留下了。她拎起衣服,不动声色地放到鼻尖嗅了嗅,令人熟悉而安心的气味。Root垂眸站了一会儿,把衣服收好,她四周是一片低矮的草丛,不远处有一棵只剩半截的枯树。


    枯树……树魄。她想到了什么,快步靠了过去。一条熟悉的棕色的马犬忽然从某处窜了出来,直朝她身上招呼。


    好在她早有准备,敏捷地后跳一步,说话气息放的很稳:“猜猜我还有多少子弹?”


    马犬偏了偏身体,越过Root落到地上,用绿悠悠的目光盯着她看,Root抬了抬枪口:“附在一只狗身上可真不是明智的选择。”她瞥了一眼枯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或许还骗过了某条蠢狼,但不会是我。”


    马犬垂下脑袋咕噜了两声,忽然软趴趴地伏到地上,没动静了。


    一道绿光闪过,Root侧身避让,手里的枪紧盯着绿光的方向,果然,那道光没入了枯树,随后从内里生成一道屏障将虚空的树洞封闭了起来。Root眯起眼:“你把Shaw吞进去了,是吗?”


    枯树中似乎传来一声嗤笑。


    树魄吞噬灵魂需要时间,特别当对象是Shaw这样的犬鬼时候更甚。贸然从外部破坏容易导致内外一起崩溃,如果Shaw能在里面恢复意识,从内部击溃这个麻烦,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很多。但树魄迟迟没有动作,看来是想拖时间了,Root抱着双臂等了一会儿,这鬼地方实在没什么人,连通讯信号都没有,让人有些着急。


    Root绕着枯树走了几圈:“我知道你听得到,不如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她思考片刻,继续说:“你吞噬的这家伙是颗不定时炸弹,一旦她醒了,将你连根拔起都不是难事。不如我来换她,你只需要打开入口让我进去,同时把那家伙送上来,送得远点,怎么样?”


    枯树沉默了片刻,原本覆盖着洞口的绿色荧光从中心出现了一个小孔,慢慢褪开,形成一道入口。


    Root微微一笑:“不介意让我先确认一下那家伙的情况吧?我们可是明码标价。”


    树魄没动静,算是默许。Root打开皮箱取了一小盒火柴,又摸出一瓶白色粉末,将粉末倒在火柴盒中,抽出一支火柴划亮,继而点燃了火柴盒。她松开手,火柴盒自入口落下,她另一只手捏着还在燃烧的那根火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很快,一股白色的烟笔直地冒了上来,通道已经建立。


    “Sameen Shaw!”她立刻喊了她的名字,但是没有任何声音返回。看来Shaw的情况很糟,像这样的召唤术法完全行不通,只能动身去救。


    火柴很快就燃尽了,烟雾消失,那抹绿色立刻封闭了入口。Root冷笑一声,看来主人家生气了:“怎么?”


    枯树发出颤抖的咯吱声。Root将瓶子放回皮箱里,扯了扯笑:“别生气,我这就下去。”她不动声色地在皮箱里摸了一会儿,一边观察树魄的反应。对方不动如钟,似乎不打算再次开放入口了。


    Root耸肩:“好吧。”接着猛地抽出一把铜制短刀,利落地刺进树身中,绿色剧烈地抖动起来,她接连将手中剩下的三把刀分别插入对应的其他三个方向。固定完最后一把刀,她将串在刀柄上的几根红线收紧,显现出一个星形来,切割机一般,绿色沿着红线断裂掉落,入口再次显现出来。


    Root满意地笑了笑:“反悔也没用。”她将枪塞进后腰,一手撑着枯树的边缘,翻身跳了下去,没有丝毫犹豫。


    天边渐渐烧起红色的云,在一声闷雷中迎来了落日。


 


 


    Root的视线在快速侵略的黑暗中变得一片模糊,脚下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洞,但是片刻,拉扯着她下坠的力量逐渐消失了,下坠变成了漂浮,黑暗转为混沌。


    “Shaw!”Root撑着仿佛千斤重的眼皮喊道,声音却被悉数吞噬。


目光所及一片荒芜,游荡着的只有碎片式的零星意识,一旦闭上眼,就会迎来漫长的寂静。


 


 


    Shaw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院子外,脚下的土地贫瘠而破败。她的视线正对着一幢房子,玻璃窗前站着的一个金发女孩引起了她的注意。女孩正在奋力敲着她们之间的那扇玻璃,Shaw犹豫了一会,走上前去:“你……”


    小女孩忽然不敲了,她的鼻尖贴着玻璃,脸上满是震惊。


    Shaw忽然意识到她不是在看自己,顺着小女孩的目光转身,她看到另一个有着棕色发色的女孩正被一团浓黑的雾气吞噬。Shaw皱了皱眉,这是一种力量强大的邪灵,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下意识冲过去想阻止这一切发生,她也的确这样做了,但黑雾在一瞬间消散了,连同那个女孩一起,什么都没有留下。Shaw颓然停下脚步,隔着一条马路向那间屋子回望过去,金发女孩的手紧紧贴着玻璃,慢慢地握成拳,一言不发地站着。


    Shaw张了张嘴,没说话。


    一汪纯粹的黑暗淬不及防地漫上来,夺去了她的意识。模糊中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短促而熟悉。


 


 


    Root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的鼻腔呼吸着的是浓郁的森林气息,头顶是稀疏的阳光,它们从树叶间细细地筛下来,流淌在世界的罅隙中。


    不远处传来一声突兀的枪响,Root心下一惊,反手向腰间摸去,但没有枪。她皱着眉,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


    一个女人从对面阔步走来,Root迅速躲避到树后面,避开了和女人打照面的机会,只是从背影看到她一把扎起的晃眼金发。Root衬思了片刻,朝女人来的方向走去。


    这一切有些熟悉,然而她想不太起来了。她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图腾前停下,图腾内里正巧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四周都是高树。Root低头看着这个图腾,有一种莫名的眼熟,她绕着圈走了两步,忽然顿住了。


    Root很少有这样紧张的时候,她再三回望了金发女人消失的方向,手指不自觉地捏上了衣角,深吸一口气,她迈开步子跨入图腾中。


    眼前景致突变,一棵参天巨树直立在图腾中央,树根下正靠着一个人。那人穿着黑色背心,肩膀上流着血,沿着手臂一直滴到地上。她神色沉静地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


    Root颤抖着往前走了几步,她离她越来越近,近到能够看清她额前被风吹动的几缕碎发,和她低垂的睫毛还在微微的颤动,阳光一丝一丝地融化在她手臂上。


 


    面前的Shaw低着头一动不动,直到化为经久绵长的永恒瞬间。


 


    Root到她面前单膝跪下来,她的眼睛红红的,伸手去触碰沉睡的人的脸庞。


    然而视界忽然晃了晃,在触碰到对方的一瞬,整个场景自她指尖迅速溃散,像粉末一样被抹去又散开了。


    面对忽然回归的苍白画面,Root愣了一会儿,慢慢收回停留在空气中的手。有什么自她眼眶滚落,但并没有在脚下绽放出细小的花朵来,而是一直坠到深处的黑暗中去,Root看着脚边,又一滴液体直接落了下去,她抬起头,下雨了。


 


    天空中开始淅淅沥沥地缀起银丝,衬的整片山谷特别寂静。一只鸟飞停在枯树边缘,四下啄了啄,又飞走了。


 


    一滴透明的液体砸落到Shaw脸上,她皱了眉,撑开沉重的眼皮。


    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像是Root。她动了动手指,然而一分力气都使不上来。


    躺了一会儿,她用尽力气发声:“Root?”声音轻而沙哑。她叹了口气,费劲抬手去揉太阳穴,相信自己是出现幻觉了。


    “是我,Sameen。”Root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身边,短促而带着微微的颤抖。


    Shaw吓了一大跳,瞬间清醒了,墨色中模糊的轮廓确实是Root没错。她捋顺了气,刚要开口,转念一想,又变得有些紧张:“你……的耳朵好了?”


    “当然,你这个大麻烦不在,我好得飞快。”Root声音轻柔,带着一贯的调笑语气,像一个梦。


    黑暗中Root的头顶上方忽然钻进一缕亮光,Shaw眯起眼睛,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她不太适应。借着这份光,她发现Root的头顶有些异样,不由得开口到:“你过来点。”


    Root很高兴地靠过来:“一天不见就想我了?”


    Shaw没接话,盯着她的头顶看,那儿有一双半透明三角状的轮廓若隐若现,分明是一双耳朵。Shaw有些惊讶,又有些释然地问:“你听得到我吗?”


    “当然。Nat,就是Hill身边的那个赤尘,有她帮忙,我现在没问题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下巴搁到Shaw肩上:“还要再近点吗?”


    Shaw的眼皮跳了跳:“不用。”


    她猜测Root的灵力在Nat的引导下冲破了对听觉的桎梏,已经形成一种实体了。不知道对Root自己来说,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而她是不是该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Root。


    耳边传来Root轻轻的笑声:“走吧,这里不能多留。”


    Shaw感到Root抱她抱地有些紧,她嗯了一声,却没有动作,因为她浑身都麻,根本动不了。Shaw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


    Root立即意会,她抱着Shaw,突然感受到一股从四肢百骸散发出来的力量。遵循着这股力量的走向,Root轻松跳了起来,踏着四周的岩壁来回穿梭在虚浮的空中,四周渐渐亮了起来。


 


    细密的雨点接连不断地砸在她们身上,新鲜空气迫不及待地灌进脑袋里,Shaw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她被Root抱着,眯着眼调笑了一句:“真想快点忘记这个时刻。”


    落到地面上,Root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反问:“怎么,救你出来还不乐意?”


    Shaw挑眉:“一向都是我救的你。”


    “所以这回扯平了?”半搂着让Shaw躺平,Root的声音透着疲惫和一丝愉悦,以及微不可闻的颤抖。


    “想得美。”雨刚巧停了,空气清爽而透亮,酝着落日橘色的柔光,Shaw舒服地阖上眼。


    Root躺到她身边,这一刻显得极为安静。她企图伸手去搂Shaw的脖颈,然而触感却是柔软的皮毛,Root无奈地笑了笑,安心圈上犬鬼的脖子,闭上了眼睛。


 


    一旁的枯树像是忽然焕发了新的生机,悄无声息地疯长着。


    太阳已经落山,在新一轮月色的笼罩下,树干上伸展出的枝桠结出月牙色的花苞。然后在某一个时刻,开出白色的花来。


 


    模糊间Root觉得鼻子有些痒,她撑开眼皮,愣了两秒后,眼里陡然换上一片惊讶。


    吸收了Shaw灵力的原因,原本的枯树竟一夜长成了参天大树,无数白色的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像一场春日晴雪。


    脑袋后面的柔软枕头动了动,Root坐起身,拍掉头发上的花瓣,哑然失笑——一条毛茸茸的的尾巴正盖在她腿上,完美替代了被子的作用。她轻手轻脚坐到犬鬼面前,大型犬趴在地上睡得有些不大安稳,哼哼唧唧的。


    Root伸手捧住犬鬼的两边脸颊,柔柔地顺了顺毛。


    犬鬼动了动,缓缓睁开眼,漆黑的双眼中倒映出一整个世界的皎洁来。


    而Root在这世界的中心里看到了自己。她微微笑着,额头贴着她的蹭了蹭。


    白色的花瓣在草地上铺开去,倒映出别样的月色来。


 




     TBC.


-----------------------------------------------------------------------------




    希寡to肖根:出来秀,都是要还的(微笑脸)。




    欢迎讨论~不如下章炖个肉?【?

热度(163)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子坷2012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4. Ri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5. JFM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