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翻译】邪恶游戏

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作者:llaurorall


AO3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51390


翻译:Yulsic X Amy




 


前提概要


小黄文,实打实的。还有手铐情节。还有些噬咬。差不多就是这些啦,作者感到好羞耻!


 




“这个给你,生日快乐!”Fusco把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她,“给你找了一个妓女。”


Shaw深吸一口气,Fusco在一旁的时候她总是这样。“今天不是我生日,”Shaw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这并没有让Fusco那得意的表情消失。Shaw警惕的接过了钥匙。


“Finch说这是你今晚的号码。一个吸毒的女孩,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前提是你不介意她们啃手指甲还有胡说八道的话。”Fusco向NYPD的警队走了过去。他在这之前已经拔下了车钥匙,把号码留在了停在街角的他的车里。“不管怎么说。我闪了。”他抖了抖他的粗眉毛。“佳人有约。”


Shaw瞪了他一眼。总是John和Fusco去处理有趣的号码,而自己总是被留下来收拾烂摊子。照看一个吸毒的可不是Shaw想要的。


“Hey, Shaw!”Fusco丢过来一串钥匙,手铐的钥匙。“你一会会用到,”他眨了眨眼说道。


“干这种倒霉活还只有这么点报酬,”Shaw咕哝道。Fusco的车藏在一个小巷子里,一排垃圾箱的后面。避开了监控,还有小撒那些小跟班。


Shaw悄无声息地坐进了驾驶,瞟了一眼后座。她并不打算跟妓女闲聊一番。尽管她现在是所谓的“护卫队”,就像那种几个月可以赚六位数报酬的。她踩了踩油门,加速离开了犯罪现场。


车里一直很沉默,只有后面女人偶尔挪动的声音。在她们从Queensnoro桥进入皇后区时候,Finch的电话打来了。


“我们的号码怎么样了,Miss Shaw.”


Shaw翻了个白眼。她只能大致看见后排女人的身形,“我没问她她的人生历程,Finch.”


“你可以简单问问她的情况,Miss Shaw.这不会有损于你野蛮人的声誉。”


“随便吧。大晚上的我该怎么处理这个妓女。”Shaw对接下来的沉默皱了皱眉头,“你不会想要这么做的,宅男。”


“Riley正在处理给我们号码造成威胁的一位男士。你只需要照看一下她,直到John能够…..跟你讨论这个事情。”


Shaw哼着笑了一声,“是是是。John正在靠嘴炮说死那个男的。我不想再给号码当保姆了,Finch.”她希望自己是那个朝着罪犯冲过去一顿打的人。最好是用她的拳头。或者是用上次任务她顺手拿到的指节铜套。


“照看好我们的新朋友,Miss Shaw.”


接下来是一阵沉寂,Shaw气得要炸了。她紧握着方向盘的手变得苍白。她用力踩着油门,尽可能的虐待Fusco的车以发泄她现在不能暴打Finch的怒气。她后排的乘客依旧很安静,这让Shaw觉得更不爽。这不是第一次Shaw问自己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的以这荒谬的假身份生活。


她会把车停在一个Fusco能够找回来的地方—一个不会被偷的地方—然后走去安全屋。她的乘客只需要有氧运动这么一小段路就够了。Shaw唯一感激的是这个号码没有像之前的号码那么好奇。这一路没有问平时那些不停的“怎么会”“为什么”这些烦躁的问题还是挺不错的。


Shaw把车停在按小时收钱的那种汽车旅馆的后面,小巷子的一个转角处。唯一的光线来自霓虹灯,投射出蓝色的光。不过Shaw还是无法看清楚号码的脸。她不禁怀疑这个号码值不值得她那已经很微薄的报酬。


“该走了,打工小妹。”没等另一个女人的回答Shaw就已经下车了。她把枪插在牛仔裤的后面,然后仔细巡视了周围的情况。看到另一个女人没有下车的迹象,Shaw不耐烦地敲了敲门,“走了,小姐。我们之中也有人的工作不是靠躺着就能拿钱的。”


但是车里的女人仍然没有从车上下来的迹象。“快给我出来,”Shaw不耐烦地说道,用力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我看上去像是一个司机嘛!”


“你看上去需要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这他妈-”Shaw探身进车,手自动的摸向了身后的枪。这声音很轻,但是很熟悉。Shaw能看见的只有女人闪闪发亮的眼睛,还有那嘴角边狡黠的笑容。不过这就足够让Shaw知道这是谁了。“Root?”


Root嘴角的笑容渐渐拉伸,露出标志性的邪恶的笑容。Shaw渐渐适应了车后座昏暗的灯光。Root的紧身黑短裙下露着一大片雪白的大腿,随意的卷发披在Root裸露的肩膀上。黑色的眼线,艳红的指甲,细跟高跟鞋。


Shaw咽了咽口水。Root仍然带着手铐。钥匙变得灼热,就像一个藏在口袋里面的秘密。


Root举起双手等着Shaw解开手铐,但是Shaw就只是看着她。等着。等着Root把双手举过她的头顶。Shaw顺势滑进了车后座。牛仔裤摩擦着后座的皮革,感受到静脉的跳动。Shaw只是调整了一下连着车门的链条,然后靠在后座上,看着Root.


“这又是机器的计划?”她的声音几乎是在低声怒吼。


“我只是做机器告诉我的部分,”Root慢慢的说道。她挪了挪膝盖,好让Shaw把腿放在中间。不难看出Shaw喉咙中的怒火,即使是在黑暗中。Shaw伸手摸到了枪,把这块冰冷的金属按在Root膝盖的内侧,慢慢地往上移动。沿着Root柔软,雪白的大腿的内侧。打开了枪的保险栓。


“所以这个身份是有多少说服力?”


当枪按在Root的肌肤上,她很快地吸了一口气。“你什么意思?”


Shaw把身子往前靠的更近了一点,把枪放在了Root的脉搏上,靠着窗。Root就那样一直看着Shaw。她能够闻到香水的味道,烟的味道。还有一些微弱的,不是原本属于Root的味道。粗俗的。让Shaw不禁血液沸腾。Shaw更用力地握紧了枪,让枪滑过Root的乳间。


“啊,”Root说道,呼吸声从Root的嘴中发出,“我明白了。”


“所以是什么。”


Root借助Shaw的大腿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告诉我你心里想的,Sameen。告诉我。”


Shaw紧咬着牙强忍着怒气。“有!没!有!人!碰!过!你!”她的下巴因为紧咬着而开始感到疼痛。手掌了留下了指甲的半月形。Root在她身下,温柔的,诱惑的,柔弱的,致命的。


“没有,”Root轻叹一口气说道,“她永远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Shaw重新扣上了保险栓,把枪扔在脚下。Root用手玩弄着自己的卷发,用腿夹了夹Shaw的大腿。“她在听吗?”她的嘴唇慢慢从Root头顶,缓慢移到了Root的耳边。她能够感受到肌肤细微的差别,在Root动了手术的地方。


“只有我们两个,”Root保证道。“你和我。”


Shaw犹豫了。她对这种情况并不陌生。对这种本能的亲密并不陌生。做爱只是愤怒的发泄方式,就像暴力一样。但是跟Root是不一样的。她需要大声喊而不是低声细语。“她”听不见。


她可以按自己喜欢的那样粗暴。选择自己喜欢的那样打扮。这绝不会只是性爱。更何况那时Root的颤抖。为了她。


Root转过头,把脸靠得离Shaw很近。虽然手被拷着让Root不禁感到有点尴尬,但这也是需要的。她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就这样等着。等着Shaw的眼中不再只有恐惧。


“当然了。。。我之前没有做,”她说道,眼神聚焦到Shaw上,“并不代表我将来不会。”


Shaw突然抓紧了Root的头发,“想都不要想。”


Shaw低下头,粗暴地亲吻着Root,而这,仅仅是这个火热夜晚的开始。


“你的号码并没有跳出来,”Shaw不紧不慢的说道,“对吧?”


Root咧着嘴笑着。这是Shaw看到过的最不怀好意的笑容。嘴角带着甜蜜,“没有。但是我刚好有几小时需要打发。”


Shaw差点憋不住笑容。她玩弄着Root的发梢,奇怪的很享受此刻的亲密。“这附近有一个安全屋。不是CIA的安全屋,但是….”


“打包捆绑?”Root的手铐被解开了,顺着Shaw的背滑了下去。Root眼中的孩子气跟之前两人做的事很不符合,但是这就是Root。


Shaw让Root变得这样。让两个人能够依偎在一起。“对。”


 


Shaw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听Finch在说什么。脑中还沉浸在,Root在身上留下的印记,背上的抓痕,大腿内侧的齿痕,身体里的隐隐作痛。这些“光荣”的痕迹。


因为这样,当Fusco悄悄溜到她身边,她几乎没有掩饰她的惊吓。


“所以,昨晚进展的怎么样?”


Shaw过了几秒,回答道,“还行,Fusco。”


“我看起来可不只是还行,”他说着。拉了一下Shaw的领子,肩膀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淤青。Shaw推开了他的手,握紧了另一只拳头。


“不管怎么说,”Fusco说道,“我想你可能想要拿回这些东西。”他把枪递给了Shaw,Shaw急急忙忙地把枪塞到牛仔裤后面。在夹克里一阵搜寻之后,Fusco拿出了另一件东西;一个犯罪现场的证物袋,上面还有一个生物危害的印章。


Shaw盯着袋子好一阵子,没认出来里面是什么,突然她迅速地抢过了袋子藏在自己手臂下面,“我要杀了你!”Shaw咬牙切齿的对他说。Harold正在看着他们两个,同时有一搭没一搭的跟Reese说着话。


Fusco开始狂笑。沾沾自喜得差点忘了Shaw是一个职业的杀手。“好了。好了。黑暗芭比。我会把车的修理费寄给你的。”


在Shaw能够说出一句话之前,他就走开了,仍然忍不住低声地笑。她把证物袋塞到自己的外套里面。但是Fusco还没完。


“下次你要在别人的车里亲热的话,记得事后拿走你妹子的小内裤。”Fusc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我毕竟也是一个警探呢,你懂得。”


Shaw抬头看着天 – 避开Reese和Harold一脸好奇惊讶的表情 – 祈祷上帝来拯救自己。


“我要杀了他,”她说,“在他熟睡的时候。用一把勺子,和一只吉娃娃!”



热度(186)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Shoot-POI百合病友收容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