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

只是想存个档

Fucking Vampire (十三)

Noramyw:

热水舒缓着紧绷的神经。


Shaw用力地拭着肌肤,但Root那该死的味道依旧在。


“Sameen......”




那天杀的,该死的,吸血鬼的声音!




“Oh, for god's sake!”


Shaw咬着牙,几乎是下意识地揍了墙壁一拳。


鲜血从指缝间落下,滴在不间断流动的热水中慢慢消散。




发泄一下挺好的。


而且现在没有Root的味道了。




Shaw放松地想着,随手关掉了热水,拿起折叠好的毛巾擦干身体。


失血造成的轻微晕眩让她有种奇异的错觉。


Root的声音似乎正变得越来越近。




Shaw嗤笑着脑海里蹦出的念头,一面熟练地从镜子后拿出急救箱给伤口消毒和包扎。


保险起见,她将Reese给的银枪也放在了旁边。


小心些总是好的。




“Sameen....”




“Yeah, what?”


Shaw不耐烦地哼出声来。


几乎是立刻,那个声音停止了。




幻觉的确是这样,当你认真对待它的时候,那鬼东西就消......


Shaw想着,讽笑爬到了她的嘴边。


但下一瞬,镜子里,Shaw的瞳孔却猛地放大。




“我不知道你喜欢晨间性/爱呢,医生。”


一道熟悉的人影正站在她身后。


那女人困倦地打着呵欠,手上还拿着冒着热气的咖啡。




(医生等于早起的类型,她早该想到的......)




“晨间性/爱?”


Shaw扬起了眉,立刻给枪上好了膛。


咔嚓声让Root微微抬了下头,她的目光散漫地扫过来,然后无所谓一般啜了口咖啡喝。




Shaw陡然开始怀疑John Reese是不是和Root联手整自己玩的。




“浴室,半/裸,还有这个可爱的小玩具,这几乎是明示了,甜心。”


Root努力地用着挑逗的活泼语气。


但她嗓音中的疲惫和几乎要闭上的双眼破坏了全部的气氛。




Shaw有一种荒谬的错觉,好像她才是打扰人的那一个。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出现的。但是,现在,立刻,离开我的公寓,或者等我用这个‘玩具’送你出去。”


Shaw保持了冷静的语调。


Root懒懒地伸展着身子,随手把咖啡放在了搁架上。




(她显然一点也没听进去,这个自大的家伙。)




砰——




“我告诉过你。”


Shaw耸了耸肩,依旧拿着枪,目光审视着Root流血的肩膀。


主要是擦伤,甚至没有流血,但伤口没有立刻愈合。




Reese说的是真话,这枪的确能对付吸血鬼。




(叮咚,上当了。)




“事实是这样的,甜心。”


Root安静了几秒钟,突然露出一个近乎愉悦的微笑来。


“你的确可以用那把枪杀死一个吸血鬼,但前提是,不错失机会。”




棕色的,甜腻的,紧紧凝视的目光像是将Shaw定在了原地。




“而你有过机会了。”




极大的力道攥住了Shaw的手腕,几乎是立刻,Root的呼吸咬住了她的耳朵。


吸血鬼微凉的身体将人类死死地压在了镜面之上。


坚硬的水槽顶着Shaw的腰。




“为什么不向心脏射击,亲爱的?”


Root的嘴唇轻轻摩挲着对方的耳廓。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手也逐渐滑向Shaw的臀部。




“我就知道......”




冰冷的枪抵住了Root的喉管。


Root嘟了嘟嘴,Shaw什么时候将枪换到另一只手上的?




“现在,离开,或者我让你的小脑瓜开花?”


Shaw威胁地低声道。


她仍旧知道些小把戏,区区一个吸血鬼难不倒她。




她的臀部被轻轻地捏了一下。


几乎是立刻,Shaw恼怒地狠狠扣动了扳机。




“Shaw,你猜,我给你留子弹了吗?”




TBC

热度(176)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4. Ri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
  5. 赵子坷2012Noramyw 转载了此文字